众大事件: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admin 10 2021-11-20 16:00:54

8月底9月初,泰国执政联盟第一大党公民力量党秘书长塔玛纳试图联手部分执政联盟议员,发动“议会政变”,通过不信任辩论投票环节,将巴育上将拽落总理宝座。“东窗事发”之后,巴育立刻发起强势反攻。即便公民力量党党魁巴威副总理居间协调,塔玛纳俯首称错,巴育亦未能平息怒气,在未告知巴威的情况下,直接将塔玛纳及其盟友纳勒蒙逐出内阁。这一政治事件可谓泰国政坛的又一次大地震,爆发至今两月有余,仍然余震不断。随着新一轮大选的日益逼近,泰国政坛接连爆发重大事件,政治走向越发扑朔迷离。

一、分裂的9月:巴育-巴威“两巨头”角力,兄弟阋墙9月8日,巴育在未征得巴威同意的情况下,将密谋发动“议会政变”、试图推翻巴育总理的公民力量党秘书长、原农业与合作社部助理部长塔玛纳及其密友、公民力量党财务总管、劳工部助理部长纳勒蒙二人革职。巴育此举令巴威极为不满,据说巴威在私下场合不止一次向身边人抱怨巴育的做法。而巴育似乎也意识到了后果的严重性。9月中下旬,他曾多次向巴威身边工作人员了解其反应,密集前往巴威官邸,试图与他解开心结。事实上,二人官邸相隔不远,以往只有在巴威生日或者新年时巴育才会主动登门拜望,此次一改常态,二人关系耐人寻味。

凭借政变上台的军事强人巴育一直效仿泰国前总理、前枢密院主席炳.廷素拉暖,希望既与职业政客们保持距离,亦能信马由缰,驾驭政局。因此,对于试图推翻自己的塔玛纳、纳勒蒙二人,巴育深感挫败之时,自然希望巴威直接将二人革去党内职务,甚至驱逐出党,以解心头之恨。但是,巴威并未遂其心愿,而是继续留任塔玛纳和纳勒蒙二人担任公民力量党高层。或许是为了在巴育和塔玛纳之间达成某种平衡,巴威9月12日突击任命巴育在军校时期的师兄威.泰哈萨丁上将担任公民力量党战略委员会主席。

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威上将是巴威上将的铁杆兄弟,可能比巴育还要铁

威出身名门,系王族之后,将门虎子。其父曾在江萨总理时期担任陆军副司令、国防部助理部长。巴威担任阿披实政府国防部长期间,提拔威担任陆军司令助理,位列“陆军五虎”,成为2010年巴育晋升陆军司令的有力竞争人选。不过,最终,巴威提拔巴育担任陆军司令,而威则成为陆军顾问委员会主席。威与巴育之间可谓“一时瑜亮”。不仅如此,威也是塔玛纳旧主戴隆上将如影随形的军校密友。巴威此举有两大意图:一是威上将担任战略委员会主席后,塔玛纳秘书长的部分权力将会旁落威上将手中,但鉴于旧主戴隆上将之情,塔玛纳无计可施。且巴威顶住巴育压力,继续让塔玛纳留任秘书长,本就自诩“江湖人士”的塔玛纳自然更应对巴威感恩戴德,俯首听命。二是威上将是巴育军校时期的师兄,也是高级军事将领,巴育内心就算对公民力量党的政客们乃至巴威有万般不满,威的介入在某种程度上会让巴育的行动有所顾忌。

不过,巴威任命威担任的顾问委员会一职,原本系由支持巴育的“三友派”领袖——司法部长颂萨所担任。巴威在做出这一重要人士调整之前,并未与颂萨通气,导致颂萨心怀不满。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道:“我也是与你们同时知道这一消息的!”巴威保护塔玛纳、引入威上将,无疑加剧了本就山头林立的公民力量党的内部分裂,巴威和巴育的矛盾在9月下旬暴露得更加明显。

9月22日,巴育、巴威兵分两路,分别前往碧武里府和阿瑜陀耶府视察水灾。行前一天,塔玛纳以秘书长身份挨个给议员们打电话,要求他们陪同巴威党魁前往阿瑜陀耶,并且统一身着胸前印有代表巴威生辰的“鸡头”图案的夹克衫。在塔玛纳的运作下,共有55名议员随同巴威,声势浩大,而随同巴育前往碧武里的除了阿努蓬等铁杆盟友之外,仅有9名议员。两大巨头的“角力”让许多议员左右为难,不知道应该前往何处,以至于有部分议员选择自己去陪巴威,让自己的父亲去陪巴育。而塔玛纳尽管已经不是内阁部长,在党内依然呼风唤雨,足见其强大的政治势力。

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巴威上将出巡,55名议员陪同

记者在阿瑜陀耶就二人矛盾一事采访巴威,巴威断然否认,甚至放言:“我和总理相亲相爱,手足情深,只有死亡才能让我们分开!”但是,媒体和民众们并未轻信巴威之言,更加相信巴育与巴威兄弟阋于墙。为了平息舆论,巴威专门召集公民力量党议员开会,指定塔玛纳的亲信——北碧府议员派立专门负责协调议员们陪同巴育总理视察。因此,巴育总理之后的几次视察,随行前往的议员逐渐增多。有议员感叹,若非塔玛纳公然挑战巴育,议员们也没有太多机会能近距离接触总理。

尽管巴威试图掩盖与巴育之间产生矛盾的事实,但是外界依然捕捉到了许多值得深究的细节。10月初,各党纷纷披露本党拟提名总理候选人,唯独为泰党和公民力量党两个大党讳莫如深,迟迟未能公布。当记者们追问巴威究竟是否会继续提名巴育作为唯一总理候选人时,巴威表示,一定会提名巴育总理,但是对于是否是唯一候选人这一问题却选择性回避。此前塔玛纳以政党秘书长身份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于这一问题也是避而不谈,显然是有所保留。

此时,另外一则消息甚嚣尘上:巴育有可能放弃公民力量党,转投新党。其实,坊间早就传言,巴育早已暗中指派9月30日刚届退休年龄的内务部常务次长查猜.蓬叻组建了新的政党,并且计划将公民力量党泰国南部的众多议员吸收入党。9月底时,巴育的铁杆亲信,同时也是公民力量党创建者之一——素察上校公开表示,自己将退出公民力量党,加入查猜的新党。加上此前巴育前往素可泰等地视察时,查猜与阿努蓬分列左右,似乎在释放某种政治信号。素察的表态以及种种政治信号令舆论普遍认为,巴育对巴威掌舵的公民力量党已经产生了极度不信任感,为了避免被公民力量党(尤其是塔玛纳)“放鸽子”,他正在认真考虑成立新党,另谋出路。

二、纠结的10月:巴育欲“除塔玛纳而后快”,塔玛纳却再度“化险为夷”整个10月都处于议会休会期。而随着11月议会重新开张,政治斗争的主战场将由“暗战”转移至议会“明战”,政治的不确定性将大为增强。巴育内阁从2020年4月以防范新冠疫情为由实行《紧急事态法》以来,一直饱受争议。毕竟《紧急事态法》主要应对的是军事等领域的传统安全威胁,对于新冠疫情这样的情形并不完全适用。反对党及反政府团体众口一词,认定巴育是用传统安全领域的法律来试图压制各类反政府行为,借以达成巩固政权、弱化民间反政府力量的目的。出于经济复苏的紧迫形势,巴育总理宣布即将于11月正式开放国门,允许部分低风险国家国民在满足防疫条件的前提下赴泰旅行,且无需隔离。届时,如果继续使用《紧急事态法》,似乎不太合适,巴育内阁则拟于11月力推《传染病法案》,用之取代《紧急事态法》在疫情时期的功能。但是,如果这个月内巴育和巴威之间、巴育和塔玛纳之间尚未达成妥协,11月的众议院投票中,会不会出现意外情况?万一塔玛纳鼓动公民力量党众议员们以投票方式不让该法案通过,则巴育内阁必须辞职。

为了避免意外发生,巴育同时下了几步棋。首先,做出与塔玛纳和解的姿态。在巴威的运作下,巴育和塔玛纳二人在巴威官邸私下进行了两小时的密谈。至于二人谈得如何,外界无人知晓。不过,之后塔玛纳再度面临的政治危机,证明了此次密谈的失败。

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披拉潘——巴育总理的秘密武器?

其次,将自己的顾问披拉潘引入公民力量党,担任巴威党魁顾问,以加强对公民力量党内部事务的控制。披拉潘曾多次当选民主党议员,曾在阿披实内阁担任司法部长。他在担任司法部长期间,政绩彰著。2019年,阿披实因民主党大选败北而引咎辞去党魁一职,引发党内派系争夺党魁宝座,参选者包括:朱林、瓦隆、功和披拉潘。最终,由于民主党元老川.立派力挺,朱林获胜成为民主党新任党魁并出任副总理兼商务部长。披拉潘虽然得到了“人民民主主改革委员会”派系的支持,与朱林票数相差不多,但仍败于朱林。其后,瓦隆、功、披拉潘三人均辞去民主党党员,前二人分别自立门户,建立泰忠诚党和勇敢党,披拉潘则加入巴育阵营,成为巴育总理顾问。巴育对他极其倚重,先后任命他具体负责修宪方案制定及泰航集团复兴等重要事务。披拉潘加入公民力量党,事实上是代表巴育处理政党事务。不过,此举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巴育内心尽管对公民力量党的政客们信任不足,但是他在加入新党和继续倚重公民力量党之间也是摇摆不定。

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披拉潘能制衡塔玛纳吗?

再次,通过“公民力量党六部长”推动公民力量党内部人事调整,削弱塔玛纳秘书长权力。10月25日内阁会议之后,巴育与公民力量党6位部长——司法部长颂萨、劳工部长素察、工业部长素利亚、数字经济与社会发展部长猜武、财政部助理部长汕迪、总理府常驻部长阿努查召开了1个小时的闭门会议。其后,6位部长又与巴育、巴威、阿努蓬“三巨头”召开会议,坦言塔玛纳利用秘书长身份背着党魁巴威在党内大搞党同伐异,导致人心惶惶,公民力量党必须立刻进行内部人事调整。包括巴威在内的所有人一致同意,由现有的26名政党执委中的半数递交辞呈,触发政党人事调整机制,启动新一轮执委会选举,以解决内部矛盾。随后,多位执委递交辞呈,猜武、素察等部长则放出风声,巴育总理对塔玛纳怒气未消,塔玛纳即将被革去秘书长一职。

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巴威还是保住了塔玛纳

正当坊间一致认为塔玛纳此次在劫难逃之际,巴威次日凌晨却又临时改变主意,召集党内高层会议,力保塔玛纳。猜武等人力谏巴威切勿心慈手软,并且表示,一旦留任塔玛纳,则巴育总理有可能改投新党。巴威主意已定,高喊“总理如果改投新党,我这个党魁也不干了!”果然,在随后政党大会上,塔玛纳继续担任秘书长,只不过由披拉潘主持通过了政党内部的管理体制微调方案,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塔玛纳的权力。在巴威的力挺之下,塔玛纳再次化险为夷,但此前塔玛纳操纵的“议会政变”令巴育对于即将到来的议会斗争更深感不安。

三、离奇的11月:执政联盟党鞭维拉的离奇停职与前警察总监乍提的离奇退选11月甫一开局,泰国政坛便发生了两件离奇事件。一是11月1日,泰国前警察总监乍提警上将突然宣布退出曼谷市市长竞选。二是11月2日,公民力量党执委、执政联盟党鞭维拉因为一桩陈年旧案而突然被判停职。虽然都是个人事务,但是其背后却有诸多疑点,对于泰国政坛未来走向有着重要意义。我们先谈维拉的离奇停职。

维拉停职一事可以说是10月塔玛纳化险为夷的后续发展。维拉曾经是为泰党议员,他在2012年时曾经伙同87人伪造公文、印信等,在政府教育基建工程中大肆贪腐,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泰铢,此事早已经过最高检察院稽核,证据确凿。也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犯案在身,维拉携众亲信于2018年加入以政变军人集团为后盾的公民力量党,试图以个人政治势力作为“投名状”,逃过此劫。而公民力量党上下均知此事,对于此事一旦进入法办程序后的后果也早有心理准备。此案已经过去9年,但专门负责此案的政治人士法庭一直未予受理。然而,就在此次议会开张前两天,政治人士法庭突然发布声明,在维拉毫无预料的情况下,宣布受理此案,维拉的执政联盟党鞭职务及其议员资格即刻停止。维拉停职后,在巴育总理的推动下,公民力量党遴选北榄坡府议员尼洛接任此职。尼洛尽管是泰北人士,与塔玛纳交好,但是在历次议会斗争中,他对于反对党针对巴育的指责均强力回击,被誉为“巴育总理的忠实护卫”。而维拉则是塔玛纳的忠实盟友,尽管八面玲珑,两头取巧,并未公开得罪巴育总理,但是在议会即将开张之际,他的停职在某种程度上是巴育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党鞭维拉离奇停职

再看乍提警上将的离奇退选。此前,乍提高调宣布参与曼谷市长竞选,并且组织了强有力的竞选班底,耗费巨资布局造势。在近期泰国各大民调中,乍提均名列第二,仅次于原为泰党总理候选人查恰,属于极具竞争实力的市长候选人。此次他毫无征兆地退出竞选,确实令人匪夷所思。根据乍提本人及其团队的公开表态以及坊间传闻,他退出竞选的主要原因包括:

一是原先力挺他参选的公民力量党党魁巴威上将、秘书长塔玛纳改变立场。事实上,乍提此前之所以得以担任警察总监一职,也是得益于巴威的支持。尽管之后因为素拉切警中将事件,乍提与巴威之间似有生隙。而在巴育主管警察事务之后,他更是与巴育渐行渐近,与巴威渐行渐远。但是,在乍提卸任之后,巴威仍然致电他,劝他以独立身份参选曼谷市长,并表示公民力量党将给予坚定支持。乍提本身对此事一直犹豫不定,也曾考虑过加入自豪泰党,参选议员,步入政坛。正是在得到巴威支持之后,乍提下定决心,投入巨资,并且遴选了曼谷50个选区的府议员候选人,背水一战。而公民力量党秘书长塔玛纳也将自己的亲信喜马拉雅派驻乍提竞选团队,担任乍提事务协调中心副主任,协助其竞选。然而,随着全国大选临近,作为公民力量党党魁和秘书长的巴威和塔玛纳认为,公民力量党应该介入曼谷市竞选,因此决定由公民力量党出面遴选府议员候选人,而非放权让乍提自组团队。此举导致乍提失去竞逐市长的民意根基,是乍提决定退出竞选的最为重要原因。

二是巴育总理支持的现任曼谷市长阿萨云警上将决定继续参选。2014年,巴育发动政变上台后,任命阿萨云警上将担任曼谷市长。此前,乍提与阿萨云曾经私下达成口头协议,阿萨云放弃竞选连任,支持乍提参选。乍提承诺,如果当选,则支持阿萨云之子担任曼谷市副市长。但是,巴育总理一直力挺阿萨云连任曼谷市长,阿萨云在公开场合也从未宣布放弃连任。乍提曾经多次表示,阿萨云警上将既是自己在警校时期的师兄,也曾经担任过自己的长官,如果阿萨云希望连任,则自己将退出竞选。由于阿萨云警上将一时难以放弃手中的权力,暗中成立“捍卫曼谷团”,仍然准备参选。因此,为了避免与阿萨云发生正面冲突,乍提决定主动退出。

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乍提警上将也离奇退选

但是,这种说法也有诸多疑点。乍提在今年9月21日接受采访时,曾经表示,自己决定参选曼谷市长,也已经预料到,此战很有可能是“警将之战”,“没想到政治竟然会制造如此大的分裂”。此后,有一次在阿萨云警上将宣传自己政绩的海报旁,贴着乍提团队制作的竞选海报,上面写着“如果是我,我不会这么做!”彼时,各大媒体竞相报道,视之为乍提向阿萨云的公开挑战。可见,乍提放弃曼谷市长角逐并非因为出自对于阿萨云的谦让。

笔者认为,乍提的离奇退选如果结合当前泰国政坛的大局来分析,或许可以看出些许端倪。一种可能性是,由于塔玛纳与巴育总理之间旧怨未消,作为陆军尉官学校的后辈,塔玛纳也希望寻找一些合适的机会,向巴育示好。鉴于巴育支持阿萨云参选,则塔玛纳也转而力挺阿萨云。缺乏大党支持的乍提,自知难以获胜,不如就坡下驴,放出风来,表示自己是感恩之人,不愿与前辈兼老领导阿萨云为敌,主动退出此次选战。

另一种可能性则是,乍提是公民力量党的另一张“王牌”。截至今日,公民力量党高层从未表态,该党会如同2019年提名巴育总理作为本党唯一总理候选人。恰恰相反,从塔玛纳等人的表态来看,公民力量党极有可能会推荐三名候选人,巴育只是其中之一。另外两名候选人中,或许巴威本人会占据一席,而第三位总理候选人是谁?现在从公开信息无从知晓。

乍提下一步将何去何从,他并未透露,只是泛泛地说:“将会继续服务社会”。有记者采访巴威,乍提在退出曼谷市长选举后,是否会加入公民力量党?巴威以一贯的风格回答道:“如果想来就来呗”。这种回答方法基本上可以证实,乍提大概率会选择去公民力量党。他事实上是放弃了地方政治的角逐,转而在更高层面上去参与角逐,甚至成为公民力量党的第三位总理候选人。毕竟,他与巴育、巴威均关系密切,不至于引发矛盾。而且,他在担任警察总监期间,政绩显著。2020年初呵叻士兵在商场大开杀戒,乍提亲自提枪上阵,而且其子也冲锋在前,“上阵不离父子兵”,一时传为佳话。所以,尽管他此前为参与曼谷市长角逐,已经投资不菲,但是也可以视为是为今后参与众议员竞选,乃至角逐总理宝座进行铺垫。

四、泰国政治的下一步走向目前,泰国政坛各力量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趋于白热化。无论是执政联盟与反对党联盟之间,还是执政联盟与反对党联盟内部本身,都加紧布局迎接随时都可能来临的新一轮大选。巴育的种种表现表明,他对继续担任总理仍然非常有兴趣。此前,他南下视察时曾经表示,再过5年,本届政府的很多改革举措成效便可显现。这番言论被视为释放一种信号,即大选可能在一年后举行,巴育依然连任,并且再干满一届四年任期。不过,他能否连任也面临着很大的法律风险。根据泰国2017版宪法第158(4)条款规定,任何人担任总理年限不得超过八年。如果按照巴育实际担任总理时间计算,至2022年8月(巴育2014年5月发动政变,8月拉玛十世国王正式颁诏,任命其为总理)便符合条件,连任梦想自然破灭。但是泰国国内法学界对此也有异议,有专家认为起算时间应为本宪法颁布时间,即2017年。倘若如此,则巴育在2025年前都可以担任总理。当然,力挺巴育的一些法学界权威专家则认为,应当从2019年7月巴育正式当选总理起算。

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巴育还能在台上待多久?

然而,对于这一条款的解释权无疑属于泰国宪法法院,但宪法法院理论上不会对尚未发生的事情进行法律解释。这样便存在较大的风险。一旦公民力量党依然提名巴育作为唯一总理候选人,倘若当选,反对党一定会凭借“八年限期条款”向宪法法院请求司法解释。届时,如果宪法法院作出的解释不允许巴育继续连任,则公民力量党的总理提名无效,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笔者认为,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乌龙事件”,公民力量党无论如何都会提名3名总理候选人。据说,巴威一直在思考这一问题。上文提及的刚被停职的原执政联盟党鞭维拉10月某日将“野猪”府尹纳隆萨(曾因救援被困山洞的“野猪”足球队而获得很高声誉)引荐给巴威,坊间传言,他也是巴威正在物色的未来总理人选之一。

至于巴育会不会放弃公民力量党,转投新党,笔者认为,就目前情况判断,可能性已不太大。一是有传言,原定的巴育新党领导人查猜近期也将加入公民力量党,一旦如此,则表明巴育将会继续搭乘公民力量党的大船参选。二是巴育和巴威、塔玛纳三人近期再度通过视频进行了推心置腹的交流,可能已经达成某项协议。前不久巴威南下那拉提瓦府,塔玛纳随同前往。少年时代曾经在那拉提瓦府求学的塔玛纳公开表示:新一轮大选后,自己一定会动用更多资源,发展那拉提瓦府。这既是为公民力量党竞选铺垫,同时也释放出一种信息,即他将重返下一届内阁担任要职。这或许正是巴育和他之间妥协的结果。

内部矛盾解决后,巴育和巴威将会继续保持至少表面上的团结,利用执政优势,积极推动大选布局。巴育政府决定11月1日打开国门,推动旅游业复苏,如果效果良好,将会对公民力量党的民众支持率产生正面的影响。而且,巴育近期积极在国际舞台上露面,邀请拜登等领导人明年访问泰国,参加APEC峰会,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强化民众对本党和政府的信心。此外,公民力量党近期聚焦民主党大本营泰南地区。巴威在那拉提瓦府参加该党泰南区总部的揭幕仪式,并向民众发表演讲,希望全府人民都能为公民力量党投上一票。而泰南向来是民主党的大本营,巴威不顾友党之谊,撬人墙角,有“图穷匕见”的意味。11月初,2019年大选中曾为公民力量党在泰南选举立下汗马功劳的阿努玛辞去上议员职位,加入公民力量党,协助党魁巴威负责新一轮大选中的泰南选举事务。所以,即便下一届大选依然是公民力量党、民主党和自豪党等党联合执政,民主党的议价能力可能会大幅降低。

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三胞兄弟还能和好如初吗?

鉴于宪法有关大选方式的条款修改已经进入实质操作程序,下一届大选中,众多“一票小党”基本上无立足之地。此前,法院裁决现任公民力量党副党魁兼法律团队负责人派汶(2019年大选时以人民改革党党魁身份参选,当选众议员)解散人民改革党,转投公民力量党,不属于违宪行为。料想众多小党可能会效仿派汶,投入巴威麾下。而上文提及的巴威党魁顾问披拉潘上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拥有5名议员的泰国地方力量党党魁查恰万的儿子呈乔拉入公民力量党。地方力量党仍然将保持独立,但在明年大选之中,会做出何种调整,仍然有待观察。

而反对党联盟第一大党为泰党最近动作也非常频繁,春拉万医生出任新一届党魁。更引人注目的是,他信的小女儿派通坦.西那瓦(翁英)出任该党创新与参与委员会顾问团主席。不出意外,未来她将会成为为泰党提名的总理候选人质疑,显示该党决定继续打“他信牌”,仿照此前“英拉模式”,出奇兵而制胜。此举既是他信召唤旧部,确保北部和东北部票仓的重要举措,也是与同属反对党阵营的远进党竞争年轻选民团体支持的妙招。

山雨欲来风满楼:泰国政治再度进入“多事之秋”

他信的小女儿将复制英拉

近期,远进党与反政府民间团体配合,积极推动修改甚至取缔刑法第112条(即“蔑视君主罪”),对于年青一代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为泰党在此事上颇为犹豫,既想明哲保身,尽量不碰这一敏感话题,但又招架不住年青人在网络上的围攻。他信多次在clubhouse直播中前后改口,最终还是决定支持修改112条。然而,为泰党对于112条的立场调整直接封杀了下一届大选后公民力量党与为泰党联合组阁的可能性。

此外,宪法法院11月11日裁决2020年8月10日“法政联合阵线团体”骨干成员阿侬、彩虹、麦克三人在法政大学发表的有关要求王室改革的公开演说,违反了泰国宪法精神,系“颠覆国体”的行为,在泰国引起轩然大波。接下来一段时间,街头反政府示威游行可能会进入集中爆发期,泰国政治或许会再度动荡。我们将密切关注!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娱乐八卦:为什么自己身边的女孩子喜欢八卦?
下一篇:众大事件:数说中国:这些参会者为何对新疆念念不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