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时期的重大事件:中国近代史常识-民国时期

admin 142 2022-01-26 16:00:45

中国近代史常识在教师资格证考试当中,主要以选择题的形式来考查。知识点相对较为简单,但是仍需要掌握一定的历史常识,这样应对起来才也不会手忙脚乱。

今天就来说一说中国近代史——中华民国时期。民国时期出现很多令当时社会震惊的事件,比如我们常说的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中共一大、国民党一大和国民党北伐,也包含着中国历史最惨烈的战争——日本侵华战争等。

1.新文化运动——德先生和赛先生(口号)

新文化运动的产生背景是由于政治、经济、思想文化、阶级方面的各项冲突所导致的。政治上帝国主义侵略、军阀统治;经济方面要发展资本主义;思想文化方面在辛亥革命之后,民主共和深入人心,另外也有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影响;阶级方面资产阶级强烈要求在中国实施民主政治。

1915年,陈独秀所创办的《青年杂志》标志的新文化运动的开始。新文化运动是由陈独秀、李大钊和鲁迅等受过西方教育(新式教育)的人们发起的一次“反传统、反孔教、反文言”的思想解放运动。

1917年爆发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震惊了全世界,也照亮了中国革命的道路,李大钊先生也成为了中国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人。可由于时代动迁,最后被军阀张作霖以绞刑处死。新文化运动最终起止时间为1915——1923。

2.五四运动——标志着中国从旧民主主义革命迈向新民主主义革命

五四运动,是1919年5月4日发生在北京的一场以青年学生为主,广大群众、市民、工商人士等阶层共同参与的,通过示威游行、请愿、罢工、暴力对抗政府等多种形式进行的爱国运动,是中国人民彻底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爱国运动,又称“五四风雷”。

1919年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的失败直接引发了五四运动。从5月4日开始,北京的学生纷纷罢课,组织演讲、宣传,随后全国多地的学生、工人也给予支持。北洋政府迫于压力,最终决定暂缓在和约上签字。五四运动是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分水岭,直接影响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和发展。

2019年4月30日10时30分,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3.中共一大(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相信看过建党伟业的朋友们对于在嘉兴湖上召开的党会印象应该很深刻,那便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921年6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通知各地共产主义小组,派代表到上海召开中国共产党第—次全国代表大会。7月下旬,除旅法小组因路途遥远未能派代表外,其他各地代表陆续抵达上海。由于当时革命活动处于秘密状态,所以,参加会议的外地代表,统一安排居住在以北京大学暑假旅行团的名义临时租借的私立博文女校内。

1921年7月23日,中共一大在上海秘密召开。因突遭法国巡捕搜查,会议被迫休会。7月底,中共一大代表毛泽东、董必武、陈潭秋、王尽美、邓恩铭、李达等,由李达夫人王会悟做向导,从上海乘火车转移到嘉兴,再从狮子汇渡口登上渡船到湖心岛,最后转登王会悟预订的游船,并在游船中庄严宣告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在船上,中共一大通过了党的第一个纲领和决议,选举了陈独秀为中央局书记,正式宣告中国共产党庄严诞生。

4.国民党一大及北伐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4年1月20日至30日在广州举行。这次会议是在改组国民党和推动国共合作的背景下召开的。按照中共三大的决定,共产党员李大钊、谭平山、毛泽东、林祖涵、张国焘、李立三、瞿秋白等20多人参加了会议。李大钊被孙中山指派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孙中山主持开幕式并致开会词。谭平山任共产党党团书记,并代表国民党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在大会上作工作报告。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标志着国民党改组的完成和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正式形成。实行国共合作,既是国共两党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共同需要,也是两党各自发展的需要。

5.日军侵华

1931年9月18日,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地区。开始了局部的战争,是广义上的抗日战争的开始。接着于1932年1月28日夜发动对上海闸北区的进攻(即一二八事变)。1937年7月7日,日军在今天北京的卢沟桥发动七七事变,开始了全面抗战,1937年8月13日,日本大举入侵上海,制造八一三事变,企图三个月内灭亡中国。但淞沪会战打破了日本的美梦。但由于实力悬殊,1937年11月,上海还是被占领了。上海沦陷后不久,在1937年12月13日,日军占领了国民党政府所在地,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蒋介石被迫迁都重庆,作为战时陪都。随后,全国有大片的国土沦丧,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为止。

14年抗战(包括全面抗战8年和九一八之后的东北局部的抗战)干涸血痕,日军罪行累累,先是在各地制造大屠杀,比如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致使30万同胞惨遭毒手。还有细菌战、三光政策等等。抗日战争,除了西藏、新疆、青海、甘肃、宁夏、陕西、四川、西康(今四川西部和西藏东部)外,其余省份均遭到了日军的蹂躏。

以上便是民国时期中国所发生的部分事件,由于篇幅的原因,我们先说到这里,知识点看起来简单,但是我们要铭记历史,不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忘却。同时也预祝各位考生,在看完本篇文章之后能对民国时期的常识有所了解。

中华民国时期的重大事件:杨三姐告状:真实民国奇案,它成功背后与“青天”无关,纯属偶然

评剧《杨三姐告状》是近现代最火爆的评剧电影之一,这部电影的剧本,几乎完全依据真实事件编写。

该电影讲述的是杨三姐控告姐夫杀害姐姐杨二姐,并成功报了血海冤仇的故事。

杨三姐的姐夫叫高占英,他是河北滦县暴发户高贵章的第六个儿子。他和杨二姐属于父母包办婚姻,幼年时,他便与杨二姐定了亲。

古时讲究门当户对,定亲时,杨家和高家尚属于门当户对。杨家的生计靠杨父弹棉花,而高家的生计则依靠卖杂货。

可人的际遇就是这般奇怪,原本都是小营生,高贵章却因缘凑巧发达了,而杨父却一直只能靠弹棉花挣点辛苦钱。

高贵章有钱了以后,不仅买地置业,还盖起了两座大宅院。他还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了学堂念书,他的六子高占英进了滦县的传习所,成了村里少有的读书人。回村后,高占英在老家办了个私塾,做起了正经教书先生。

儿子做了教书先生后,高贵章颇为得意,可每次想起他当初为儿子定的亲事,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这杨二姐,长相吧,还过得去,可毕竟没读过书。高贵章越想越觉得杨二姐配不上自己儿子,一旁的高占英也看不上杨二姐。

可毕竟有一纸婚约在,婚期到了后,高贵章只能硬着头皮给他们操办了婚事。

“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总是比寻常婚姻多很多磨难。嫁到高家的杨二姐处处受气不说,还经常忍受高占英的各种暴力。杨二姐是个传统女子,她骨子里信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所以即便遭受暴力,她也选择隐忍。

杨二姐的隐忍,换来的是更加蛮横无理地殴打,高占英稍有不如意,就对她拳打脚踢,她的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

看到姐姐经常鼻青脸肿地跑回娘家,杨三姐心疼极了,父亲杨玉清也有些后悔莫及。可眼下这局面,他也只能眼巴巴看着。杨三姐骨子里是个有反抗精神的人,她曾一边给姐姐敷草药疗伤,一边鼓动姐姐离婚,她说:“现在年代不同了,不能过可以离婚,大不了回娘家。”

每次听到妹妹的劝说,杨二姐总是一言不发。

杨三姐和杨二姐感情很好,幼年时,她姐姐就经常背着她到处晃悠,长大些后,姐姐还教她做女工,她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眼见姐姐在婆家受虐却不肯离婚,她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好在,后来姐姐生了个女儿,这时候的杨二姐也很少被打了,杨三姐终于在姐姐脸上看到一些笑容了,可不幸的是,这个孩子很快夭折了,姐姐脸上再次愁云密布。杨三姐发现:这以后,姐姐身上的淤青越来越多,且越来越深了。

就在杨三姐为姐姐担心时,她和母亲竟收到高家报来的噩耗,“姐姐死了!”16岁的杨三姐怎么也不敢相信,从无病痛的姐姐,会突然离世。悲痛之余,她心里也满是疑惑。

杨三姐一直记得,收到姐姐噩耗那天,是姐姐过世的第二天,当天是民国七年(1918年)农历三月十四日。此时,距离姐姐嫁入高家不到三年。

因为当天杨父、兄长不在家,杨三姐只得和母亲前去吊丧。她们母女抵达高家时,杨二姐已经被蒙上了白布,当她们母女试图去揭开白布时,高家人却百般阻挠。这种反常举动,让杨三姐心里更加疑惑了。

抚尸痛哭时,杨三姐发现姐姐的右手中指缠着一块蓝布,这块布是她给二姐新做的一件蓝布褂子上的。杨三姐知道,姐姐对娘家来的东西从来分外爱惜,所以,即便不小心划破手指,她也断然不舍得用新衣服包扎伤口。

杨三姐告状:真实民国奇案,它成功背后与“青天”无关,纯属偶然

杨三姐告状剧照

杨三姐跑去质问姐夫高占英道:“姐姐手指上的蓝布是怎么回事?”高占英有些慌张地答道:“她切菜时候切到手,包扎了。”杨三姐越想越不对劲:切菜应该是右手拿刀,可姐姐受伤的却也是右手,他明显在说谎。

趁着没人之际,杨三姐偷偷揭开了白布,她看到姐姐的嘴角有血迹,她的下体也很不干净。就在她疑惑之际,高家人突然冲进来,以“死者需要安宁”为由,阻止了她。杨三姐强行被带离灵堂时,回头看到的是惊恐的高家人,这越发让她对姐姐的死产生了疑心。

丧礼上,高家人说什么也不让杨三姐再靠近姐姐的尸体,这越发让她觉得蹊跷。

几天后,杨三姐所在的甸子村举办庙会。附近许多村庄的人纷纷赶来参加,几个从高家所在村子赶来的乡亲,碰到了杨三姐,并和她聊起了杨二姐的事。乡亲告诉杨三姐:

“你姐姐死的那天晚上,村子里有人上厕所时就听见从高家传出了这个哭闹声,当时声音还很大,折腾了好一阵子才停歇。”

杨三姐听了后心里直打鼓,回来后,她将自己听到的消息和葬礼上的种种,全部告诉了大哥杨国恩。

杨国恩听了妹妹的话后,也感觉不对劲,他们兄妹俩越想越觉得憋屈。当即,他们决定前往高家质问高占英。

杨国恩和杨三姐到高家一番质问后,高占英想到妻子已下葬,一切都已死无对证,竟厚颜无耻地道:“没错,杨二姐就是我杀的,你们有本事就去告状,就算你们告也赢不了!”说罢,高占英往地上啐了一口,然后扬长而去。

杨国恩见状十分气愤,他额上青筋暴起,抡起拳头就要打高占英,杨三姐一把拉住他道:“先回家,先回家,这里是高家,我们回去想办法!”

回家后,兄妹俩商议后决定:上县衙告状。杨三姐说:“杀人偿命,现在已经是民国了,他杀了人想要逍遥法外,不可能的!”

决定告状前,杨三姐从未想过告状有多难。她当时所处的民国,尚在乱世,军阀混战,列强入侵,处处民不聊生。

杨三姐告状:真实民国奇案,它成功背后与“青天”无关,纯属偶然

也因为是乱世,滦县县衙并没有正儿八经的县长,而只有一个叫牛成的管事,他不仅暂代县长职权,还负责县衙的诉讼案。

牛成这个人是出了名的见钱眼开,凡是他经手的官司,赢的从来不是占理的一方,而是有钱的一方。他坐上现在的位置,完全是凭借姐夫何国柱的帮衬。

杨三姐并不知道牛成的为人,她对官场的种种,更是一无所知。她满以为:只要自己有冤屈,县衙就会像宋朝的包青天一样为她伸冤。

牛成向来看人下菜,见来告状的杨三姐是个穷姑娘,他当时就已打算随便敷衍过去。当他知道杨三姐要告的是本县富户高家时,他立马来了精神。他心道:“这高家出了名的有钱,若真有事,他不得派人送钱打点吗?”

想到这儿,牛成装作很关心案子地盘问了具体,他还嘱咐杨三姐:“此案暂时没有确凿证据,你需设法收集证据才好。”

杨三姐听了这话后,满以为牛成会为自己的姐姐伸冤,当下就高兴得连连道谢。

杨三姐怎么也没想到,她前脚刚出县衙门,牛成就“笑纳”了高家派人送来的500块大洋。另一边,高家托人前往杨家说和,愿意拿出20亩地和一头牛作为补偿,唯一的要求是杨家撤诉。

杨家兄妹再来县衙时,牛成完全换了一副嘴脸,他大声喝道:

“你们既无确凿证据,就是凭空猜想。我看你们分明是看高家有钱,想借此妄告,敲诈钱财,说话不容采信。”

杨三姐据理力争道:“有没有证据,开棺验尸就知道了。”牛成听了却直说他们“无理取闹”,他甚至还给杨国恩定了个“咆哮公堂罪”,并将他押了起来。随即,他还将杨三姐赶出了公堂。

牛成这种简单粗暴式操作,目的就是为了“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以让他们放弃告状。杨三姐岂是轻易放弃的人,高占英亲口承认害死姐姐那天起,她就下决心“一定要给姐姐讨回公道”。

知道县衙有猫腻后,杨三姐决定拼死一搏,她拿着一把剪刀藏在怀里,第三次来到了县衙公堂。牛成一看又是杨三姐,自然十分生气,他决定故伎重演:将她逐出公堂。就在他们要动手时,她掏出剪刀道:“今天你们不受我们的案子,我就死在公堂上!”

当日,若非一个巡长眼疾手快,她很可能会在公堂上受伤。

杨三姐告状:真实民国奇案,它成功背后与“青天”无关,纯属偶然

杨三姐欲自杀

此时的牛成才真正见识到杨三姐的厉害,他心里有鬼自然不敢把事闹大,他只好换了一副嘴脸道:“我们一定会认真审查此案,你且先回去等消息。”

杨三姐以死相逼的事,闹得人尽皆知,牛成迫于压力向高家发出了县衙传票,要求高占英上堂对质。

这一次,高占英也着急了,他不得已花钱请本村村医高作庆开具了一张药方,并让他作伪证,一口咬定杨二姐确实是因血崩而死。

到此时,高占英和牛成的如意算盘算是打出来了:只要他们不开棺验尸,一切都将相安无事。事后,高占英又差人给牛成送了一千大洋的银票。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牛成揣着银票,在公堂上走了个过场,就算完事了。高占英还反咬一口,在公堂上反告杨家兄弟借杨二姐之死讹诈。他大言不惭地说:“杨家兄妹见平时借贷不周,怀恨在心,才借杨二姐之死讹诈。”

牛成与高占英一唱一和,杨三姐终于看透了县衙,她决定:与哥哥直奔直隶省到天津继续告状,连牛成也一起上告。

杨三姐兄妹正准备前往天津时,一位周姓律师找上了门,他告诉他们道:“你们的事,我听说了,你们到天津后,可以去找我的律师同行徐律师,他能帮上忙。”说完,他还将一封信交到了杨三姐手中。

到天津后,杨三姐照着信上的地址找到了徐律师。徐律师看完信后漫不经心地对杨三姐道:“这种事实在太多了,厅长这些日子挺忙的,怕是顾不上你这个案子啊!”

“你看人家姑娘大老远跑来多不容易,你就帮帮她吧!”这时,一直在旁边的太太开口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徐律师最宠爱的姨太太。平日里,徐律师对这个姨太太从来是有求必应。

见姨太太开口为杨三姐求情,徐律师当即表示愿意“试试”。

第二天,徐律师和姨太太带着杨三姐见了天津警察厅厅长杨以德。杨以德是军阀出身,他读书不多却悟性极好。他的仕途顺风顺水,且刚刚升任直隶省警务处处长兼天津警察厅厅长。

杨以德听了杨三姐的哭诉后,很爽快地表示:愿意为她伸冤。杨以德的决定让徐律师都惊诧不已,要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好打抱不平的厅长。

是什么原因让杨以德决心插手此事呢?原来,杨三姐案子里状告的滦县县长牛成的姐夫何国柱,与他早有过节,他早就想找个机会治治何国柱了。看了杨三姐的案子后,他确信:这是个好机会,既可治治何国柱,又可给自己捞个“杨青天”的美名。

杨三姐告状:真实民国奇案,它成功背后与“青天”无关,纯属偶然

杨以德

杨以德的私心,杨三姐并不知情,她以为自己遇到了青天大老爷,忙不迭地道谢。

为了调查案件真相,杨以德微服私访到了滦县。经过一番打探后,侦探出身的杨以德有了自己的判断。

杨以德很快决定带法医前往现场:开棺验尸。高家听说后慌了,素来溺爱六子的高贵章做好了倾尽家产“打点”的准备。他各方找人,想要买通杨以德,以息事宁人。

验尸当日,前来看热闹的人将验尸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杨以德亲自指挥部下掘墓,开棺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棺材盖被撬开时,所有人都惊呆了:杨二姐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但几处致命刀伤清晰可见,法医当场从她的阴部取出了一把尖刀。

法医将凶器递给了杨以德,接过刀的杨以德怒目看向牛成,并抬手给了他一耳光。

开棺验尸后,杨二姐系“他杀”,而非死于血崩的真相浮出水面。但她究竟因何被杀?真相早已被杨以德调查清楚了——

杨二姐嫁到高家后不久,撞破了丈夫高占英和五嫂金玉通奸。金玉生性轻浮,曾做过妓女。杨二姐撞破他们的奸情后并不声张的原因是:她觉得此事关乎高家的名声。另一方面,杨二姐总以为:丈夫是被妓女出身的五嫂勾引了,只要他回头,一切都好说。

杨二姐苦口婆心劝说丈夫与五嫂撇清关系,可就在此时,她竟不小心再次撞见丈夫与大嫂也有奸情。杨二姐这下急了,她更加频繁地劝丈夫回头了。

1918年农历三月十三日晚,高占英刚从情妇金玉那边回来,杨二姐就开始唠叨。高占英本就因为女儿的死,对妻子怨恨不已,他一心觉得女儿病逝,是妻子照顾不当的结果。听她一个劲唠叨后,他心里烦透了。于是,他借着酒劲,拿着刀子冲到妻子面前,疯狂地捅向了她……

杨以德也早已通过调查,找到了直接人证:当晚在烟囱目睹一切的刘二愣子。

刘二愣子是高家的邻居,事发当晚,他出来上厕所,听到隔壁高家传来惨叫。出于好奇,他三两下爬上了烟囱观望。他竟透过烟囱,亲眼看到高占英拿刀子杀妻。刘二愣子吓得赶紧回了屋,一晚上他都睁着眼竖着耳朵听隔壁的动静,他着实被吓坏了。

杨二姐一案,终于水落石出。高占英被带回了天津,可让杨三姐意外的是:高占英竟迟迟未被宣判。

杨三姐不明白:姐姐的案子,人证、物证俱在,为何迟迟不宣判呢?“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案子的妖,一直是同一个东西:钱财。

验尸后,财大势大的高家到处打点,他们甚至还鼓动学界人士出面去游说“杨青天”。

有钱能使鬼推磨,面对金山银山,杨以德开始犹豫了。但他不敢放人,毕竟,这个事情到此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

根据杨以德的了解,《杨三姐告状》的评剧已经在各处上演了,它的火热程度已经超过了多数人的想象。如此情势下,他要再运作,难度就大了。

杨以德对做“杨青天”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接手这个案子的初衷就是借它治治何国柱,至于其他的,那都是顺带的。关键,谁会跟白花花的银子过不去呢!

杨三姐告状:真实民国奇案,它成功背后与“青天”无关,纯属偶然

杨三姐告状

杨以德犹豫的当口,评剧《杨三姐告状》的热度一度蹿升,演出团队唱遍了唐山、天津、北平等地,并直接把“枪毙高占英”这出戏提前编排演出。“处决高占英”已经成了百姓的共同心声,迟迟不肯处决高占英的天津高等审判庭,受到了公众舆论和社会良心的谴责。

杨以德的犹豫,让高家人看到了希望,当他们了解到评剧《杨三姐告状》成了他们营救高占英的障碍后,他们开始打砸了评剧演出现场。可他们越砸,演出人员的热情和民众的呼声反而越高涨。

面对这种境况,收受了高家钱财的杨以德,也已无能为力。高等法院开庭审判,以杀人罪判处高占英死刑,并于1919年10月6日,对高占英执行了绞刑。

经审判:高占英之父高贵章,因案发前逃脱,捉拿归案后另行处罚;滦县的帮审牛成因贪赃枉法,予以解职。

案件告破后,杨三姐名声大振。回到家乡后,她嫁给了本县双柳树村一户姓薛的人家,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但杨三姐却从不愿与人提及自己当年告状的事,这是为何?原来,后来的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告状各环节中的细节,她心里隐隐后怕:原来,当日自己面临的官场,竟是如此黑暗。

此时的她,再想起自己那句“找不到平等,我宁可死在大堂上”时,心里全是悲哀。老年时,杨三姐曾坦言:若非舆论的助推,身在那个年代,姐姐的冤情定不能昭雪!她已明白:自己告状成功,是各种机缘巧合的结果。

1980年,杨三姐得到了党和政府从政治上和经济上给予的关怀和照顾,先后担任了唐山市政协委员和滦南县政协委员。

正是在这期间,她看到了再次重排和上演的《杨三姐告状》,此时的主角扮演者谷文月已经是第4代杨三姐的扮演者了。

杨三姐告状:真实民国奇案,它成功背后与“青天”无关,纯属偶然

老年杨三姐与《杨三姐告状》扮演者合影

演出时,年已78岁的杨三姐在看到戏台上的二姐抱着孩子出场时,两行热泪止不住地流淌。周围人见了忙问她怎么了,她一边抹泪,一边对陪她看戏的人们说:

“跟俺二姐年轻时一个样。看见自己的亲人了,我咋不哭呢!”

此时的人们才真正知道:即便杨二姐的冤屈已经昭雪,可对于杨三姐而言,失去亲人的苦痛,将永远无法抹灭。

1984年,杨三姐逝于滦南县倴城镇双柳树村,享年82岁。她死时,嘴里曾喃喃念着她想念了半生的二姐。

最后闭眼时,她定已看到了幼年的自己和二姐。那时,姐姐正背着她在村头,四处晃荡……

中华民国时期的重大事件:蒋统时期的民国,令人谈之色变的人肉蜡烛事件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发生在民国时的旧上海,原文刊载于1925年的《上海画报》第47期,有据可考,有证人可查(证人已在1980年去世)。后上海女学者赵小韵的自传中也提及此事,也算是目睹者。

蒋统时期的民国,令人谈之色变的人肉蜡烛事件

赵小韵在1925年6月的一天的自传中这样写到:

我结婚以后,身体时常多病,前月产后,格外虚弱,加之我所生一儿,不久殇去,我的心境愈加不顺,我之夫,写信给我,嘱我入医院养病一两月,暂时脱离家庭的环境,我便依了他的话,入沪某私人医院里养病。

我为什么要入这私人病院呢?因为公众的医院,病人太多了,未免有时候嘈杂,这种小规模的医院,与我的病体最宜,不了因此发见一件很惨痛的事,写出来,告诉世界上的人。(后面她的描述过于悲惨,省略)。

事发旧上海的一家失足妇女会所

蒋统时期的民国,令人谈之色变的人肉蜡烛事件

看过旧上海的电视剧的朋友都知道,百年前的旧社会上海鱼龙混杂,娱乐会所遍地,但是就在这么一家会所里,一个失足妇女遭受了非人的虐待,但是她的毅力足以撼动人的内心。

这家娱乐会所的老鸨,因为丢失了几十块钱,怀疑是她手下的一名18岁失足妇女所为。遂进行逼问,但此失足女对天发誓自己没偷,老鸨便用麻油涂抹其食指,用火点燃,想逼其承认。

但是此少女眼睁睁看着手指被火点燃,一坑不声,头上冒出沁密的汗珠。她紧紧咬着牙,看着渐燃渐短的手指。老鸨看她居然受到这样的酷刑还不招供承认,继而用麻油涂上中指开始点燃。。。

这一幕被当时一个逛会所的青年男子看到,对此事表示同情和愤慨,质问老鸨。但是老鸨就是一口咬定是这个少女偷了自己的钱。青年男子得知事情后,给了老鸨100块钱,然后带着这个少女去医院看病。

蒋统时期的民国,令人谈之色变的人肉蜡烛事件

此后,青年男子以1000块钱把该女子赎出。纳入自己家,做妾。

蒋统时期的民国,令人谈之色变的人肉蜡烛事件

青年男子和这个女子几十年来相濡以沫,感情一直很好。女子为他生了4男2女。

1980年,男子因病去世,1天后,女子随去。女子用了自己的一生来报答男人的恩情。男子去世,女人作陪。

他们的后代现在已经枝繁叶茂,在上海也是富贾之家。

中华民国时期的重大事件: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文||芳芳原创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民国年间,时局动荡,战乱频仍,盗墓贼也趁机风起云涌。

  一个冬日的早晨,资深盗墓贼焦四起了床,拿一把茶壶坐在院子里喝茶。这时,“哐”一声响,门开了,一个人倒在门口。焦四走过去,扶起那人,见是一个二十多岁小伙子,腿上负了伤,背上有个包袱。

  小伙子说他叫李山,有件古董要给焦四看看。小伙子一瘸一拐地随着焦四走进房内,解开包袱,拿出一个锈迹斑斑的铜鼎。焦四一嗅,说:“是汉朝的。”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李山点点头,眼里满是叹服。

  “汉朝墓是很难打开的,因为汉墓一般都有墓道石,很难弄断。”焦四道。

  李山拿出一个瓷瓶,往地上倒了一点水,地上冒出烟来,瞬间一片焦黑。这种腐蚀性很强的东西,叫硝镪水。

  焦四赞许地点点头,又察看了小伙子腿上的伤──一个洞眼,是弩箭所伤。李山羞涩地一笑,道:“墓门一开,喳喳一响,我躲得慢了,腿上挨了一箭。”

  焦四心说,是个嫩角。墓道石一断,高手身前早撑起了一张生牛皮,任何暗器都能给挡住。

  焦四拿过铜鼎,问:“多少钱?”李山摇头说:“不卖。”

  “不卖?那你拿来干什么?”焦四放下茶壶,脸上掠过一丝失望。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李山往地下一跪,道:“这是给您的见面礼,只求您收我为徒。”说完,咚咚叩起头来。焦四望望铜鼎,扶起了李山。

  从此,李山就跟着焦四学艺。

  焦四盗墓,从不像别的盗墓贼那样到处挖挖铲铲。他用鼻子嗅:不同的朝代,墓土气味不一样,汉墓时间长,墓土无味;明清用砖,气味较重。

  一日,焦四带着弟子们在一个山上转,远远看到平地上一簇亚麻长得密密麻麻。焦四点点头,见旁边有一个破旧院落,便走过去敲门。开门的是个老实巴交的老汉,焦四问亚麻是谁种的,老汉说是一个远方汉子租了这块地种的。

  焦四笑笑,抓出一大把银元,说想租下老汉的院落,暂时请他到自己府上住住。老汉很惊讶,问为什么。焦四说自己喜欢这儿清静。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老人拿了银元,跟着焦四一个徒弟走了。焦四带着几个徒弟进了房,关了门,开始挖洞。目标,直冲亚麻地。

  大家连挖了十天左右,一个石墓出现在眼前。他们打开墓道,将里面的玉雕、陶瓷统统运走。然后,焦四命徒弟们先把墓内收拾得如未动过一般,又用土填死了地道。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事后,大家才明白,种亚麻的人也是盗墓贼。他种亚麻是为了掩人耳目。焦四早就闻到了古墓的气味。

  焦四虽然是个盗墓贼,对外的身份却是古董商,而且在古董界名声很大,因为他鼻子一嗅,就能断出年代,比那些看裂纹、看题款的人强多了。

  焦四的库房中有很多稀世古董。库门外,设着各种机关,除了焦四,没人能进去。

  有时,焦四会从库房拿出一些古董,供大家鉴赏。

  一次,焦四拿出一棵翡翠白菜,上面有一只大蝈蝈,翘着须子在饮露水。

  “这是绝世珍品,当世无二。”焦四拈着胡须,夸耀道。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李山盯着这棵翡翠白菜出了神。焦四注意到了,故意重重咳嗽了一声,李山一惊,回过神来,赞道:“真是稀世之宝啊!”

  焦四望望他,继续说道:“大家说,盗什么人的墓最划算?”徒弟们议论纷纷,有说皇帝的,有说太后的,也有人说富豪大贵的,只有李山微笑不言。

  焦四望望李山,示意他说说自己的看法。李山一笑,道:“盗墓贼的墓。”大家瞪大了眼,很是不解。

  焦四满眼喜色,一翘大拇指道:“高!盗墓贼盗墓一生,阅宝无数,总会选两件绝世珍品给自己陪葬。”然后,他指着那棵翡翠白菜道:“这件宝贝就是从白一手墓中盗来的。”

  白一手是焦四之前的绝世高手,一生所盗宝物不计其数,但都是到手便挥霍一空,死后只留下一棵翡翠白菜做压墓之宝。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盗墓贼的墓值得一盗,可又很难盗。他们常年盗墓,对各种盗墓技艺烂熟于胸,自然在自己的墓中设下了更难破的机关。

  白一手死后,所有的盗墓贼都想盗他的墓,但又都知道这绝非易事。几个盗墓贼一碰头,决定采用一种新的打洞方法──在白一手墓旁打一直洞,比平日的要深一些,然后横挖,到了白一手墓下,再向上挖。墓底是墓的软肋。

  等大家终于进了墓,顿时傻了眼,墓中宝物早就被盗一空,包括那棵翡翠白菜。

  看来,早有高手破墓而入。这高手是谁?大家纷纷猜测。谁也没料到,这位高手就是焦四。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您是怎么进去的?”弟子们纷纷问道。

  焦四摇摇头,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

  这之后不久,焦四忽然病倒了,弥留之际,他叮嘱弟子们要把那棵翡翠白菜给自己陪葬。

  焦四害怕自己的墓被盗,把墓中的机关一一设计好,才放心地咽了气。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一个漆黑的夜里,焦四的墓地静悄悄的,一个黑影摸了过来,四周察看了一番,俯下身铲挖起来。焦四精心设计的机关竟被这人轻松破解。盗墓贼进了墓室,掀开棺盖,晃亮火折子一看,棺材里空空如也。

  盗墓贼头上的汗“刷”地冒出来,湿透了遮面巾。他左右张望起来。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有人道:“别找了,我在这儿呢。”

  黑影浑身一颤,回过头来,只见焦四提着一盏灯笼,微笑地望着自己:“李山,说说吧,你拜我为师,究竟有何居心?”

  黑影长叹一声,掀了面纱。这人果然是李山。

  原来,“李山”不姓李,姓白,是白一手的儿子。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白一手不愿意让儿子入他这行,所以自小就把他寄养在外地一个朋友家里。得知父亲病故后,白山急匆匆往回赶。可是,他不但没赶上葬礼,还迎来一个让他气愤的消息──父亲的墓被盗了。

  别人不知道是谁盗的,但是白山知道。

  白山从父亲的书信中隐约知道,他有一个得意弟子叫焦四,学会了他所有的盗墓技艺。父亲常在信中夸奖这小子是一个天才。

  白山清楚,像父亲那样的高手,他设计的墓,如果不是自己人动手,是不可能这么容易被盗的。他当即决定到焦四那儿卧底,偷回父亲的镇墓之宝翡翠白菜。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焦四冷哼一声:“你小子一来,我就认出了你。”

  白山冷笑一声,心说,吹,难道也是嗅出来的,那不成了狗鼻子。

  焦四望了一眼白山:“我在师父的一张照片上看见过你。”

  “你想要翡翠白菜?”焦四问。白山昂着头,慨然道:“不。如此珍贵的国宝自当上交政府,岂能落入贼偷的手中?”

  焦四仰天大笑,道:“好!有你父亲的风范。你可知道,你父亲为何要做盗墓贼?”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白山不由一愣:“这……”

  原来,白一手并非为了发财而坏人阴宅的下三滥小贼。他素来是个胸怀家国、心忧天下的汉子。眼见战火不断,时局堪忧,盗墓贼趁机兴风作浪,大批大批的国宝流入外国人之手,白一手心疼不已。他多次向国民政府反映,无奈没人理会。

  于是,他只好自己动手。他的做法很简单,凡是被盗墓贼盯上的古墓,还不等盗墓贼动手,他先动手把墓中古董转移一空,妥善保管起来,等到了太平年间,他再把这些古董交给政府。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就这样,为了保护国宝,他做了盗墓贼。后来,白一手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就想收个徒弟帮帮自己。他收的徒弟,就是焦四。

  临死前,他把那棵翡翠白菜交给焦四,道:“为了掩人耳目,就说葬在我的墓中了,让他们去偷吧。”然后,紧紧拉着焦四的手,道:“盗亦有──道──啊!”说完,断了气,可眼睛仍大大地望着焦四。

  焦四知道,师父不放心古董啊,他跪下,庄重发誓:“师父,放心吧,弟子定会完成您的遗愿。”从此,焦四也像师父一样做了盗亦有道的盗墓贼。

民间故事:民国时期盗墓风起云涌

  后来,他也想收个徒弟。那天白山一上门,他便一眼看中。为了让白山露出真面目,他便假死了一回。

  焦四很庄重地把翡翠白菜拿出来,交到白山手上,对所有的弟子说:“我没教给你们别的,只有师父死前说的一句话──盗亦有道。”

  白山望着手中的翡翠白菜,两眼一酸,良久说不出话来。

请您留下脚步点个关注:您的关注是我不断更新最大的动力,谢谢!

中华民国时期的重大事件:《民国第一大案》12:民国时期,枣庄地区土匪军阀勾结欺负老百姓

“就你这日驴性子,这辈子也就是条狗了。”

“你个老龟孙子,还敢骂老子!”

陈大麻子耍起鞭子再次向孙桂良身上抽来。

《民国第一大案》12:民国时期,枣庄地区土匪军阀勾结欺负老百姓

孙美恒和二弟孙美昌刚赶着骡车到县城,从宋老爷门前路过。

宋老爷坐在门口摇椅上闭目养神,嘴里吧唧着一个银质水烟袋,两旁还站着两个扛着枪的家丁。

宋老爷六十来岁,长须冉冉,长得慈眉善目跟个好东西似的,其实他不是。

一队官兵从门前走过,官兵头儿涎着脸跟宋老爷打招呼:

“宋老爷,您又歇着了!”

“歇着呢,你们上哪去?”宋老爷微微睁开眼,把头稍稍一偏。

“这不又要剿匪了,忙着去各家筹集军饷呢!”

“不来家里坐坐?”

“不坐了宋老爷,您老人家歇着吧!”

孙美昌转脸对孙美恒说:“你看看人家宋老爷,官府压根就不敢上人家里要钱。”

“不光宋家,咱峄县高崔宋黄四大家族官府根本就不敢惹。高家势大就别说了,崔家儿子在胶东当道尹,宋家是吴大帅的远亲,黄家跟宋家是亲家,后台都硬得很。就苦了咱家这样有点小钱又没后台的。”

“等小五跟崔家的梓童小姐成了婚,咱跟崔家也是亲家了,看他官府到时候还敢讹咱!”

前面就是韩贵的营部,兄弟二人下了车,孙美恒跟营部卫兵打了声招呼,卫兵跑去向韩贵报告了。

韩贵正和陈大麻子在军牢里,刑架上的孙桂良浑身是血,垂着头。

“断气了……”韩贵把手放在孙桂良鼻子下好半天,又拍拍他的脸。

“这老东西真不抗揍,我还没抽尽兴呢他就死了!”

陈大麻子嘴里骂着又对着孙桂良的尸体抽了几鞭子。

“我这就派人给孙家儿子传话,让他们拿钱来赎回尸首。”

“咱把人家老子给弄死了,人家还肯给咱钱?”陈大麻子不可思议地说。

“报告营长,孙家的大少爷和二少爷来了。”营部卫兵进来奏报。

“你看他们带钱来了吗?”韩贵眯着老鼠眼问道。

“我看他们二少爷抱着个小匣子,里面应该装的是大洋。”

韩贵贴着营部卫兵耳朵嘀咕了几句。

营部卫兵从院里出来。

《民国第一大案》12:民国时期,枣庄地区土匪军阀勾结欺负老百姓

孙美恒赶忙上前:“小兄弟,我爷呢?”

“你爷他好好的,俺们营长待他不孬,刚刚还给他吃了俩鸡腿俩鸡蛋!俺们营长正跟他拉呱呢,等会就出来了。”

“多谢韩长官照顾……”

“带钱了吗?”

“在这呢,两千八一个不少。”孙美昌把钱匣子递给卫兵。

《民国第一大案》12:民国时期,枣庄地区土匪军阀勾结欺负老百姓

“等会儿吧。”卫兵接过钱匣子转身便进了院。

没过一会儿,两个官兵抬出来一个担架,担架上面盖着一块白布,看模样,白布下应该是个死人。

孙美恒兄弟二人见状连忙避让,两个官兵竟然直接把担架放在了他们面前。

“二位兄弟,你们弄个死人放我们跟前干吗?”孙美恒问。

“他是你爷。”

孙美恒骇然大惊,赶忙弯腰掀起白布,果然是爷!

爷的面孔已经没了血色,两只眼睛瞪得溜圆。

“爷!”孙美恒惊叫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二弟孙美昌直接吓晕了过去。

“爷你怎么了爷!你醒醒啊爷!谁干的,这是谁干的!”孙美恒扑到爷的身上痛哭道。

韩贵、陈大麻子从院里走了出来。

“大少爷节哀,你家孙老爷子畏罪自杀了。”韩贵一副惋惜的样子。

“怎么可能,我爷他犯了什么罪,竟然畏罪自杀?!”

“通匪,不光是你爷,你们全家都跟抱犊崮的马子有来往!”陈大麻子上前恶狠狠地说。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血口喷人!”

“老子名叫陈兴仁,外号大麻子!”

“陈大麻子?!你不是死了吗?”孙美恒吃惊地说。

“老子命硬活下来了!要是老子死了,谁来揭穿你们孙家通匪的滔天大罪!”

“你……你无耻!”

“大少爷,咱这上头有令,通匪可是要枪毙的,不过你别担心,你对兄弟我那么好,兄弟我肯定不会见死不救,不过,要想消灾,可得破财啊——”

陈大麻子抢话道:“先拿一万大洋来消消灾,不然把你全家老小都得砸了!”

“什么砸了砸了的,你现在可是堂堂官军副营长,不可以再说马子的黑话!那叫枪毙!”韩贵呵斥完陈大麻子,又俯身拍拍孙美恒的胸脯,“大少爷,回去你们弟兄仨好好商量商量,破财免灾啊兄弟。”

“要钱还是要命,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陈大麻子丢下一句话,转身和韩贵进了营部大门。

飞来横祸,人财两空。

回家的路上,两个

《民国第一大案》12:民国时期,枣庄地区土匪军阀勾结欺负老百姓

兄弟仿佛也死了,垂着头任由骡车自己前行。

孙桂良安静地躺在车里,再也没了生息。

“咱爷的事儿不能让小五知道。”孙美恒红着眼眶说。

“为什么哥?”

“这要让小五知道咱爷叫人害死了,他不得翻了天啊……”

“就小五那性子,非得去跟韩贵他们拼命去不可。”

“得想个办法把他支走。”

“支哪去?”

“先把他弄青岛去,让崔小姐看着他,然后我再回来给咱爷出殡!”

“爷……爷……”

到孙庄村口时,兄弟二人把骡车停在村口的土地庙门口,擦干眼泪回了家。

刚到家门口,孙美瑶正从院里出来。

“怎么那么久才回来?我正准备去县城找你们呢,咱爷呢?”

“咱爷去青岛了。”孙美恒说。

“上青岛干吗去了?”

“咱爷不是让崔翰林帮咱在青岛弄个宅子嘛,崔府的管家老吴今天从青岛回来,正巧在县城遇见了咱爷,他说崔翰林给咱看了一处大宅子,价钱还不贵,让咱爷赶紧去看看合不合适,免得晚了叫别人买去了。咱爷他心急,连家都顾不上回直接买了票去青岛了。对了小五,咱爷还说要咱弟兄俩也赶紧去,咱们现在就走吧。”

“有那么着急吗?”

“不着急就叫别人买走了,现在青岛的宅子很抢手呢!”

孙美瑶突然发现一直没说话的二哥眼圈红红的,好像哭过了似的。

“二哥你怎么了?”

“没怎么,刚才让风迷了眼了。”孙美昌赶忙说。

孙美瑶看看头顶纹丝不动的树叶,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二哥:“咱爷到底去哪了二哥。”

孙美昌支支吾吾没说出话来。

“我都告诉你了是青岛,你怎么还不信呢,今天就还下午一趟去那的火车,咱们赶紧去吧小五。”孙美恒有些急。

“大哥我没问你,二哥你说!”孙美瑶直勾勾盯着二哥。

(未完待续)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娱乐八卦:娱乐八卦:郑爽复出了?赵丽颖王一博闹掰?吴磊换团队?
下一篇:中华民国时期的重大事件:中国近代史常识-民国时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