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大事件: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admin 33 2021-12-06 08:01:07

太祖努尔哈赤&太宗皇太极-天聪新政及四大贝勒努尔哈赤少年时曾以采参为生,常到抚顺关马市进行贸易活动。后因父祖被明朝误杀,努尔哈赤遂以先人留下的“十三副遗甲”起兵复仇,开始了其建国称汗、征战一生之路。他先后征服了建州女真其他势力、海西女真诸部和部分野人女真部族,大体上统一女真。1616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天命汗,建立后金,两年后誓师伐明,后金军在四年间接连攻占抚顺、清河、开原、铁岭、沈阳、辽阳、广宁等地,并迁都沈阳。

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太祖努尔哈赤

天聪新政,又称皇太极新政,是后金第二任统治者天聪汗皇太极继承其父努尔哈赤汗位后采取的一系列不同于前任统治者的改革举措,为日后清朝的入主中原奠定了基础。

为清朝宗室爵位中的第三等爵位,位于多罗郡王之下,固山贝子之上。

大贝勒代善,清太祖努尔哈赤次子,元妃佟佳氏所生,1583年七月初三出生,清太宗皇太极之兄。他的后裔可以无限世袭礼亲王王爵,是铁帽子王。天命元年(1616年),后金政权建立时,代善被封为和硕贝勒,称大贝勒,为正红旗旗主。在伐女真各部、征蒙古、攻明朝历次战役,颇见其功。天命五年(1620年),父亲努尔哈赤的小妻塔因查检举代善与大福晋(阿巴亥或衮代中一人)有暧昧关系,“大福晋即以金珠妆身献媚于大贝勒”,但父亲努尔哈赤未怪罪于他,仅废大福晋。

努尔哈赤驾崩后,因为代善拥立皇太极有功,后尊为礼亲王。惟因位尊年长,招皇太极之忌,不断以轻视君上、贪财违法、虐待属人、越分妄行等罪名遭贬斥,终使不问政事。

皇太极死后,为消弭政争,代善排除解纷,奉福临继位,代善对清朝之建立与入主中原贡献极大,顺治五年十月十一(1648年11月25日)死于北京。

代善家族在清朝十二个铁帽子王中雄踞三家(礼亲王、克勤郡王、顺承郡王),其次为多铎家族的两家(豫亲王、睿亲王)。

皇太极早年译名不定,或作“黄台吉”、“洪太极”、“洪太主”、“洪佗始”等,乾隆年间改用现译,沿用至今。他是后金建立者努尔哈赤(尊为清太祖)第八子,在1626年努尔哈赤逝世后继承汗位,年号天聪,当时后金的实际统治区域为现中国东北大部及俄罗斯远东部分地区。在位期间,后金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因持续对明朝发动战争,因此大力发展生产,主导改革,提拔和招揽人才,招降明臣明将,重用汉臣(如:范文程),仿效汉制,提升汉人地位,缓解满汉矛盾,设立文馆,是为清朝内阁的前身,改女真族名为满族,定满语为国语。

世祖顺治-多尔衮摄政努尔哈赤第十四子,皇太极之弟,母为努尔哈赤大妃阿巴亥(乌拉纳喇氏),同母兄英亲王阿济格,同母弟豫亲王多铎。初称台吉。1626年封贝勒,后因战功封“和硕睿亲王”。

顺治朝多尔衮摄政时期,清军入关,对清朝入主中原起了关键作用。今北京故宫东侧南池子大街东侧的普度寺,即原为多尔衮在京城的宅邸。

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多尔衮

及至皇太极去世时,多尔衮兄弟掌有正白旗与镶白旗,共有65个牛彔(一牛彔为300人),占八旗全部210个牛彔的31%,足够和皇太极长子豪格争夺皇位。豪格继承了皇太极的正黄旗、镶黄旗(共40个牛彔)并自掌有正蓝旗(21个牛彔)。多尔衮利用豪格的软弱使其不能继位,又畏于两红旗的实力(代善一人独掌两红旗,共计51个牛彔;济尔哈朗领导的镶蓝旗33个牛彔),不敢自己继位,转而扶持皇太极九子福临入承大统。当时福临年仅六岁,多尔衮和郑亲王济尔哈朗共同辅政,并实际掌权。

多尔衮摄政时期,清军入关,满清入主中原,对清朝开始近300年的统治起了关键作用。顺治帝对他的称呼从“叔父摄政王”到“皇叔父摄政王”(1645年)最后演变成“皇父摄政王”(1649年)。多尔衮爱好打猎,出狩场面壮大,光是猎鹰就有一千多只。府第“翚飞鸟革,虎踞龙蟠,不惟凌空挂斗,与帝座相同,而金碧辉煌,雕镂奇异,尤有过之者”,顺治七年七月下令加派白银二百五十万两,在喀喇河屯(今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滦河镇)修建避暑山庄喀喇河屯行宫(为历史上最早的避暑山庄,位置在今承德市双滦区滦河镇的滦河北岸,承钢医院一带)。种种奢华措施使年幼的顺治皇帝心生不满。

多尔衮自称在松锦之战中劳累过度,元气大伤,得了三种病症:一是怔忡之症,二是中风,还患有咯血症。入关后更是“机务日繁,疲于裁应,头昏目胀,体中时复不快”。顺治四年以后,风疾加重,跪拜不便,随着健康走下坡,因而身心烦燥,容易动怒,“上上下下都怕他,据说就是达官显贵往往也不能直接同他说话,要趁他外出过路时借便谒见。”顺治七年(1650年)十一月十三日,多尔衮有疾,居家烦闷,率诸王、贝勒、贝子、公等,及八旗固山额真、官兵等猎于边外。十二月九日,多尔衮因狩猎坠马,膝盖受伤,涂以凉膏,竟不治死于喀喇河屯行宫(今河北省滦平县)。顺治帝追尊多尔衮为皇帝,庙号“成宗”。

但两个月后,顺治帝因多尔衮当年独断专行且迫害其兄豪格,于顺治八年二月剥夺多尔衮的封号,并掘其墓,斩其头骨,又接连处罚其党羽刚林、巴哈纳、冷僧机、谭泰、拜尹图等。直到乾隆时才恢复多尔衮的睿亲王封号并“追谥曰忠,补入玉牒”,下令为他修复坟茔。

圣祖康熙-鳌拜掌权及九子夺嫡顺治十八年(1661年)顺治帝驾崩,玄烨(康熙,即清圣祖)八岁即位,顺治帝遗诏,由索尼、遏必隆、苏克沙哈、鳌拜四大臣辅政。当时鳌拜在四辅政大臣中地位最低,但因索尼年老多病,遏必隆生性庸懦,苏克沙哈因曾是摄政王多尔衮旧属,为其它辅政大臣所恶,因此鳌拜才得以擅权。

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圣祖康熙

鳌拜结党营私,日益骄横,竟发展到不顾康熙的意旨,先后杀死户部尚书苏纳海、直隶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等政敌,甚至还用诬陷并赐死了同为辅政大臣的苏克沙哈,引起朝野惊恐。康熙震怒,设计擒拿鳌拜,假意与一群小内监在宫内练习“布库”(即摔跤,满族的一种角力游戏),鳌拜以为康熙做的事是小孩子的游戏,不以为意。康熙并联络了兵部尚书王弘祚、兵部左侍郎署武英殿事黄锡衮,要他们在朝廷捉拿鳌拜时,控制京师的部队,避免鳌拜一党作乱。

康熙八年(1669年)五月,鳌拜入宫时,据说康熙帝让鳌拜到南书房谈话,内侍请鳌拜坐在椅子上(但椅脚已被动过手脚),而另一位内侍在其后扶著椅子。康熙命内侍赐茶(其实茶碗用热水煮过),鳌拜接茶,茶碗烫手,砰然坠地。鳌拜低头时,扶椅子的内侍乘势一推,鳌拜跌倒。于是康熙大骂曰:“鳌拜!大不敬!”。立刻命这群专门“布库”的小内监出来,扑向跌倒的鳌拜,将之拿下。康亲王杰书等宣布鳌拜三十条罪状,廷议当斩。康熙念鳌拜历事三朝,效力有年,不忍加诛,仅命革职,籍没拘禁,其党羽或死或革,其婿敬谨亲王兰布降为镇国公。在鳌拜死于禁所后,其子纳穆福后获释。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康熙帝因为鳌拜的功绩,将他平反,追赠一等男。雍正帝复赐一等公,世袭罔替,赐号超武。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乾隆帝宣谕群臣,追核鳌拜功罪,命停袭公爵,仍袭一等男;并命当时为鳌拜诬害诸臣有褫夺世职者,各旗察奏,录其子孙。

九子夺嫡,又称九王夺嫡,是指清朝康熙皇帝的儿子们争夺皇位的历史事件。当时康熙存活下来的儿子有24个,其中有九个参与了皇位的争夺。这九个儿子分别是:大阿哥胤禔、二阿哥胤礽、三阿哥胤祉、四阿哥胤禛、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䄉、十三阿哥胤祥、十四阿哥胤禵。最后四阿哥胤禛胜出,在康熙帝去世后继位。

世宗雍正-改土归流改土归流又称土司改流、废土改流,是指朝廷废除原来统治少数民族的土司,派任流官。始于明代初期的永乐年间,到清朝雍正年间大规模实行。

土司制度是在唐宋时期羁縻州县制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其实质是“以土官治土民”,承认各少数民族的世袭首领地位,给予其官职头衔,以进行间接统治;由于朝廷实力不够,敕诏命令实际上并没有能够得到实施。

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世宗雍正

有些土官以世袭故,恣肆虐杀百姓,为患边境,“汉民被其摧残,夷人受其荼毒。”。甚至土司家族内部发生械斗或是战争: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东川彝族禄氏家族因争夺土府继承权,互相残杀。

为了完全控制西南少数民族,以解决土司割据的积弊的名义,明清两朝的君主,开始酝酿解决这个问题。改土归流一般采取两种办法:“一是从上而下,先改土府,后改土州。二是抓住一切有利时机进行,如有的土官绝嗣,后继无人,或宗族争袭,就派流官接任;土官之间互相仇杀,被平定后,即派流官接任;有的土官犯罪,或反王朝被镇压后,以罪革职,改由流官充任”。

明初的永乐帝,最早在贵州实行改土归流,史称贵州建制。

清雍正时期,国力强盛,朝廷已经有足够的力量加强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统治。雍正四年(1726年),鄂尔泰大力推行改土归流,即由中央政府选派有一定任期的流官直接管理少数民族地区的政务,“改流之法,计擒为上策,兵剿为下策,令其投献为上策,敕令投献为下策。”,“制苗之法,固应恩威并用”。广顺长寨土司向官兵挑衅,竟遭到清军毁灭性的打击,设长寨厅(今贵州省长顺县)。

改土归流涉及的地区和民族有滇、黔、桂、蜀、湘、鄂省的苗族、彝族、布依族、侗族、白族、傣族等。实行改土归流之前,云南土司有47家。实行改土归流之后,不但以汉族为主导的中央集权的朝廷统治得到了加强,各少数民族的文化和政治地位被毁灭性地打击,汉化也进一步加快。中华民国大陆时期,少数地区虽然还残存土司制度,其作用和影响也已大大削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确立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自此彻底废除土司制度。

高宗乾隆-十全武功十全武功是指《十全武功记》所提及的中国清朝乾隆帝统治下的乾隆朝中的十次重大战事。

乾隆十九年(1755年)准噶尔汗国爆发内乱。阿睦尔撒纳率部两万余归降清廷,乾隆帝封阿睦尔撒纳亲王爵,双亲王俸,又命其为定边左副将军,从定边将军班第进攻准噶尔。清军最终生擒达瓦齐汗,准噶尔汗国灭亡。

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高宗乾隆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阿睦尔撒纳叛乱,清廷派兵征讨。阿睦尔撒纳逃亡,病卒于俄罗斯。两次平定准噶尔前后花费二千三百万两。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爆发清缅战争;乾隆帝派云贵总督明瑞进攻缅甸首都阿瓦。清缅战争从1765年到1769年历时四年,前后四次出兵,耗费一千三百多万两,清兵多死于疫病,统帅明瑞亦阵亡。最后一次战争中,清政府任命傅恒再度进攻缅甸。当时有郑昭在暹逻起义,缅甸苦于两面作战。最后缅甸向清军求和而结束战争。

乾隆五十一年年底(1787年1月),台湾林爽文、庄大田等人以天地会名号起事,建立大盟主政权,即林爽文事件。乾隆五十二年,陕甘总督福康安入台进行镇压,林爽文、庄大田相继被俘。前后耗费八百万两。

1792年,廓尔喀(今尼泊尔)再次侵入西藏。清政府命福康安等率兵入藏,败廓尔喀兵。清兵凯旋之际,乾隆帝回忆即位后在边疆地区建立的十大武功,因作《十全记》以纪其事:“十功者,平准噶尔为二,定回部为一,扫金川为二,靖台湾为一,降缅甸、安南各一,即今二次受廓尔喀降,合为十”。乾隆帝因此自称“十全老人”。

乾隆帝好诗、书、画,作品极多,作诗多达四万首(38630首)。其作品多采用“御题”做题跋。紫禁城宫殿内绝大部分的匾额,楹联,亦是出自其御笔。乾隆有在宫中收藏的名家书画上题诗用印的嗜好,被认为有一定的史料价值,但这种行为也破坏了原作品的艺术价值。

仁宗嘉庆-白莲教起事与嘉道中衰清朝乾隆晚期,由于人口增长迅速,土地兼并严重,河南、安徽、江西各地出现大量饥民,其中大约有一百万人前来川楚边境就食。川、楚、陕三省边境,尽是崇山峻岭,辽阔广袤的“南山老林”与“巴山老林。”这些棚民受雇于木厢厂、铁厂、纸厂,受尽各种不平等的剥削,生活极为艰难。

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仁宗嘉庆

而民间秘密宗教白莲教,宣扬弥勒佛未来会“改造世界”的传说,并以“教中所获资财,悉以均分”,“有患相救,有难相死,不持一钱可周行天下”等平均、互助思想在其中迅速流行,从者日众。

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襄阳地区的白莲教首领齐林、王聪儿、宋之清、樊学明等谋划于正月元宵灯节,趁官府疏于戒备之机起事。然事泄,齐林、宋之清等人惨遭杀害。唯齐林之妻王聪儿和刘之协幸免于难。

乾隆六十年(1795年),湖北各地白莲教首领再约定于次年起事,然又为清廷侦知,便以邪教为名大量抓捕教民。一时各地地方官以查拿邪教为名,行敲诈勒索之实,“不论习教不习教,但论给钱不给钱”,任听胥吏多方勒索,“不遂所欲,即诬以邪教治罪”。此举进一步激起了教众的反抗。

乾隆后期,贪渎成风,各种社会矛盾激化,官僚大肆兼并土地,贪官污吏横行。御史钱沣曾奏劾毕沅于甘肃冒赈一案侵蚀公款,及至毕沅在湖广总督任上时,更和湖广的巡抚福宁、布政使陈淮三人朋比为奸。川楚陕白莲教起义刚爆发时,毕沅受权臣和珅指使,为了粉饰太平,对此隐瞒不报。

嘉道中衰是指中国清朝在嘉庆帝(1796年-1820年)、道光帝(1821年-1850年)年间国力衰退的事件。清朝在乾隆帝中后期已经开始走下坡,吏治败坏,武备废弛,国库空虚。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清朝在与大英帝国的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战败,开启西方国家帝国主义及强迫中国门户开放之序曲,清朝国势进一步衰退。

宣宗道光-第一次鸦片战争清朝道光二十年(1840年)至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期间,清朝和英国因为港脚商人以飞剪式帆船在广东沿海武装贩运鸦片而爆发的战争。战争以英国远征舰队炮击清朝为起点,最后以清朝失败,及以签订《南京条约》告终。此场战争是近代西方国家对中国发起的第一次大规模战争,战争打开清朝闭关锁国的大门,也标志中国近代史的开端。鸦片战争是中国由封建社会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之一个历史转折点,使中国社会性质开始发生根本变化。

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宣宗道光

作为这次战争的肇因,鸦片却并没有在《南京条约》中被提及,鸦片进口处于一种理论上仍然非法但实际上被默认的状态,国内的禁烟名存实亡,一直到1858年11月8日中英两国代表签署《通商章程善后条约:海关税则》正式承认鸦片贸易合法化。英国通过一系列外交图谋,花费18年时间实现了这个图谋。在1839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夕,鸦片进口是每年2553吨,吸食人数约人口的1%,到1863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的时候,鸦片进口4235吨,增加了65%。

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鸦片进口合法化了,数量进一步增加,到1880年达到顶峰6500吨,是1839年的2.5倍。此后受价格低廉的本土鸦片竞争,进口量开始迅速减少。1907年中英签署《中英禁烟条约》,到了民国以后洋药已经很少了。

第一次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史开端,打开中国的闭关大门,此后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纷至沓来。

文宗咸丰-太平天国之乱太平天国是清朝道光晚年、咸丰至同治初年间建立的政教合一政权,创始人为洪秀全和冯云山。洪秀全与少年时代的私塾同学冯云山经过多年传播拜上帝会,于道光三十年(1850年)末至咸丰元年(1851年)初与杨秀清、萧朝贵、曾天养、石达开等人在广西省右江道浔州府桂平县(今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桂平市金田镇金田村)组织团营举事,后建国号“太平天国”,史称太平天国之乱,并于咸丰三年(1853年)攻下江苏省江宁道江宁府城(今江苏省南京市),号称天京,定都于此,开始粗暴统治。同治三年(1864年)天京被湘军攻破,湘军同样纵兵屠城、奸淫掳掠,洪秀全之子兼继承人太平天国幼天王洪天贵福被俘虏,及后更因被清朝凌迟处死而成为人类历史上凌迟极刑受刑人之中最年幼者。同治十一年四月六日(1872年5月12日),翼王石达开余部李文彩在贵州败亡,是最后一支打着太平天国旗号作战的太平军部队。

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文宗咸丰

太平天国之乱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战争,亦是伤亡最惨重的内战。总计伤亡人数无定论,各种统计从1000万至7000万人失踪,移民,死亡或受伤。太平天国稳固行政版图在江苏、浙江、江西、安徽为主的江南繁华地区,治下人口大致接近3000万人口。太平军的足迹先后到过广西、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河南、山西、直隶、山东、福建、浙江、贵州、四川、云南、陕西、甘肃诸省,攻克过600余座城市,势力范围遍及十八省。

广义上是指1851年1月11日江宁之战到1872年李文彩部的覆灭。其中依战事年代可分为江宁之战、太平军北伐、太平军西征、太平军一破江南大营、安庆之战、太平军二破江南大营、浙江大战等。

太平天国是一个起义组织,据点为太平(现南京),有些学者认为是由基督千禧年主义为本的社会改革组织。由洪秀全创始,他自称为上帝的儿子、耶稣的幼弟。在19世纪中期,太平天国的军队控制了中国南部大部分的地区,最终拥有大约3,000万人。

穆宗同治 and 德宗光绪-慈禧太后掌权时代慈禧,咸丰帝嫔妃。

慈禧太后与东宫慈安太后在养心殿里一起两宫听政长达二十年,直到光绪七年(1881年)慈安太后过世,慈禧太后才正式独揽大权。独揽大权后,其仿效慈安太后独尊佛教,并将当时的中国佛教循偏门左道并在义和团的渲染之下造成了道教与佛教的融合,造成了道教中的佛菩萨林立,因而遭到正统佛教的攻击并称之为攀佛外道。皇太后晚年沉迷于书写道教中的佛经,并命令昭显寺的僧人传承,僧人们因畏惧她的权势并为了讨好她而拱称他为老佛爷。

慈禧太后在同治、光绪临朝听政,是当时中国最高统治者,包括先前与慈安太后的两宫听政,掌权长达四十七年。期间发动政变两次,立王储两次,推动改革三次。

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慈禧

咸丰帝死后,皇子载淳即位,9月3日发命,明年改元“祺祥”。

顾命八大臣与慈禧产生了严重的矛盾。而当时恭亲王奕䜣已与西方列国达成议和,于9月5日赴热河奔丧。奕䜣与慈禧秘密取得联系,决定策划一次政变。在慈禧的鼓动下,这次政变得到了慈安太后的同意。同年9月14日,山东道监察御史董元醇奏请两宫皇太后两宫听政,慈禧与慈安便召八大臣入议,八大臣以“本朝未有皇太后垂帘”为由拒绝。在奕䜣的帮助下,慈禧取得了侍郎胜保、大学士贾桢等多人的支持。10月26日,咸丰帝的灵柩运回京师时,慈禧命八大臣护送灵柩殿后,自己与慈安、嗣君载淳则先达京师。随后,慈禧便先发制人,利用帝后和咸丰帝的梓宫回京的机会发动辛酉政变,设计逮捕了八大臣,判处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自裁、肃顺斩立决,其他人革职。奕䜣被封为议政王。

自此,八大臣势力被铲除。由八大臣拟定的年号“祺祥”也被废除,11月7日下诏,废除“祺祥”年号,翌年改元为“同治”,出自《书经·蔡仲之命》:“为善不同,同归于治;为恶不同,同归于乱”。同治甲子,载淳在北京紫禁城太和殿登基,颁诏天下,以第二年为同治元年,故称同治帝。十一月乙酉朔,嫡母慈安太后、生母慈禧太后在养心殿正式垂帘听政。登基时,同治帝年仅五岁,故其后一直由慈安太后、慈禧太后临朝称制,史称两宫听政。

执政初期,在议政王奕䜣的辅佐下,整饬吏治,重用汉臣,依靠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汉族地主武装;又在列强支持下,先后镇压了太平天国、捻军、苗民、回民起义,缓解清王朝的统治危机,使清王朝得到暂时稳定。出于维护封建专制统治,她又重用洋务派,以“自强”和“求富”的方针,发展一些军用,民用工业,训练海军和陆军以加强政权实力。客观上对清国的近代化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这一时期,国内起义被平定,两次鸦片战争暂时满足列强的贪欲,外交上没有吃大亏,洋务运动后清王朝的军事实力有所提高,工商业有了初步发展,史称为同光中兴“同治中兴”。

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1908年11月14日),光绪皇帝在北京中南海瀛台涵元殿内驾崩(今考证被砒霜毒死),享年38岁,大行皇帝无嗣,经慈禧皇太后下诏,命醇亲王载沣为监国摄政王,其长子溥仪继承大清王朝皇位,年号“宣统”,慈禧被尊为太皇太后。

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日(1908年11月15日),慈禧皇太后崩逝于北京中南海仪鸾殿的后殿福昌殿内,享寿74岁,结束了长达47年的统治。

1928年6月,军阀孙殿英藉演习之名,率其部下对慈禧的菩陀峪定东陵和乾隆帝的裕陵进行大规模盗掘。盗墓者将定东陵内的珍宝洗劫一空,甚至连慈禧口中所含的一粒大如鸡蛋的夜明珠都被挖走,此案即是轰动全国的东陵事件“清东陵盗宝案”。在清皇室的呼吁下,民国政府派员调查此事。孙殿英对外宣称是报祖上孙承宗之仇,并将其中部分盗取的宝物贿赂蒋宋美龄、孔祥熙等人,案件查办最终不了了之。寓居天津的溥仪只得派人将挖出的遗骨重新敛葬。

宣统溥仪-辛亥革命辛亥革命是指发生于公元1911年(农历辛亥年,清宣统三年)的中国,旨在推翻清朝专制帝制、建立共和制的全国性革命。自1911年10月10日(农历八月十九)夜武昌起义爆发开始,至1912年2月12日清宣统帝退位为止。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清朝统治,结束始自公元前221年秦朝时期共2132年的帝制,开启民主共和新纪元,传播了民主共和观念,不仅结束此前立宪派实行君主立宪的努力,而且对此后中国宪政与法治发展、中央与地方政治关系、国内各民族间关系等有重要的影响。

盘点清朝十帝时的重大事件

孙中山

辛亥革命也是一场深刻的思想启蒙运动。自汉代董仲舒以来的中国思想中,君臣关系是“三纲五常”中三纲之首,皇帝不仅是政治上的权威,也是文化中诸多价值观念的重要依据与合法性的来源。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就在打破了帝制政治的价值观和政治思想的同时,也对于中国传统以儒家为主的诸多价值观的权威性产生冲击,致使在其后的新文化运动中一度出现打倒孔孟、“全盘西化”等社会文化改革思想。文化权威的消失,也造成这一代知识分子产生前所未有的焦虑感,因此如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三民主义、社会主义等具有完整系统的新价值体系,成为了大批中国知识分子的新信仰。

众大事件: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扬名立万》绝对是最近院线电影里最让人惊喜的黑马!相信大家看过后,都会对其中虚构的上海滩凶杀大案——“三老案”印象深刻。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 《扬名立万》电影台词

民国时期的上海,三位权势滔天的大佬被残忍杀害在一间密室中,一群落魄的电影人,通过对凶手作案动机抽丝剥茧的挖掘,还原出动荡的大时代中,小人物的悲欢秘辛。

但其实,历史上的疑案比电影还精彩。

那些悬而未决的谜团就像琥珀,构成了城市记忆、地域传说的一部分,甚至能够带我们抵达历史深处,窥见时代面具之下的真实面貌。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 《扬名立万》预告片

今天小北想给大家介绍《晚清北京的文化空间》一书中钩沉的“春阿氏”案。

北京亦是一座充满了传奇和记忆的老城。

作为辽、金、元、明、清五朝宅京之地,北京不仅是历代公文档策正史、实录、地方志注目的“首善之区”,更通过数百年来文人士大夫的记录或迫忆,积累了大量野史笔记、日记年谱、诗文小说等材料。

《扬名立万》有一句台词:“世界上最可怕的是记忆。记忆就像火苗,只要有一点儿,便有变成燎原之势的可能。”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 《扬名立万》预告片

而这些史料中只言片语的记忆,便是火焰,它们汇聚在一起,照出火光飘摇中一个经历着巨变的北京城。

01

“春阿氏谋夫案”缘何轰动百年

1906年7月19日凌晨,北京南锣鼓巷小菊儿胡同的一个满洲旗人家庭发生了一桩凶杀案。

此家主人名文光,其新婚不及百日的长子春英,深夜被人砍死家中。

因时值亥末子初,文家及院邻门户关锁,人皆安睡,而春英却离奇惨死内室床榻,故春英之妻——新妇春阿氏,就被翁姑视为谋杀亲夫之正凶连夜告至官府,官差遂锁拿春阿氏到案。

放在现在看也属于“密室杀人”了,而此案即时人所称之“春阿氏案”。

而后,“春阿氏案”逐经左翼公所、提督衙门、刑部、大理院受理审讯,历一年八个月之久,最终由大理院以“悬而存疑”方式结案,将春阿氏判为“监禁待质”。1909年3月31日,在被关押了32个月之后,春阿氏瘐毙狱中。

至此,这起旷日持久的“春阿氏案”终告了结,其真相亦和香消玉殒的春阿氏一起,长眠于地下。

虽然“春阿氏案”之真相沉埋于历史烟云中,但此案并未在历史长河中湮没无闻。

相反,它不仅在晚清当年沸沸扬扬、耸动众听,被称为“上至官府,下至小民,以及各省各国,无不尽知”的时事公案。

而且在民国乃至后世被持续关注、不断提及,甚至被列为“清末四大奇案”之一。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 《城南旧事》里的北平

其中,晚清《京话日报》对“春阿氏案”的跟踪报道,体现了清末最后十年北京城里“众声喧哗”的时代潮音,以及北京现代化征程中的艰难性、复杂性和独特性。

我们亦能从中看见时代变迁和社会变更的历史轨迹。

02

舆论环境中的疑案

所谓“舆论环境”,是各种舆论手段和舆论互动构成的社会场域。

如今,资讯发达,信息传播快速,覆盖面广泛。恶性大案、疑案往往会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热烈讨论。媒体报道也在其中起到了监督和引导的作用。

而在清末的北京城,正是“春阿氏”一案开启了“全民议论案件”之风。

《京话日报》创刊之前,北京一地的舆论表达,长期被满清统治者和精英文化阶层垄断,普通人没有发声的空间,舆论环境更是无从谈起。

直到1904年8月16日,《京话日报》亮相,申明面向北京广大民众的办报方针,由此拉开了清末北京下层启蒙运动的大幕。

试图为处于边缘或缺席“沉默的大多数”——北京平民社会,开辟和提供舆论表达的空间;由一言堂的舆论格局变为众声喧哗的自由言论。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 《京话日报》

1906年,风头正劲的《京话日报》进入鼎盛期。

在这个当口,发生在北京内城胡同里的旗人家庭命案——“春阿氏案”,因案情扑朔迷离、疑点重重以及案件处于清末司法变革之际,势必进入一贯关注北京实时、实地、实事的《京话日报》的视野。

报纸对该事件的报道,点出其间令人生疑、叫人不解之处,同时旁涉坊间认为凶手并非春阿氏而是另有其人的传闻,从而突出了案件的“疑案”性质。

……前天验的尸。两家父母,同到衙门打官司,媳妇一见公公,又是唾又是骂,情形很可疑。夫妻既是和睦,为甚么杀害丈夫,真是叫人不解。

有人说不是媳妇害死的,原来文姓有三个媳妇,某媳妇有了不好事,被死丈夫撞见过,恼羞变怒,趁机会把他杀害。

这档子疑案,就看承审官的能耐了。

《京话日报》对“春阿氏案”的分析和推测,很快引起读者的强烈反响,出现了“本馆连接数函”的热烈局面。

对此,《京话日报》迅速做出回应。

它先是启用“告白”栏目,吁请知晓案件内情者向本报提供“能证出真凭实据来”的消息,亮出辨明是非曲直、监督司法公正的舆论立场。

在此告白发表后的第二天,该报又启用“专件”栏目,将从“连接数函”当中选取的有代表性的三封长函,以转述大意和文中夹注的方式刊登,揭出诸多实情:

第一,春阿氏非杀夫凶手,其二婆婆盖九城与某甲有染,二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第二,审案者收受贿赂,对春阿氏及其母亲刑讯熬审,致使春阿氏屈招。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京话日报》通过刊登读者来函,号召、发动读者来信发表意见和提供有利案件侦破的线索,充分肯定和调动了民众参与讨论社会公共事件和政治话题的积极性。

可以说,新闻媒体,把自发状态的民间舆论整合凝聚起来,将“春阿氏案”由街头巷尾地理空间里的私下议论,转化成为大众传媒公共空间中的“公众议题”。

热情空前的读者不仅在来函中披露春阿氏被严刑问招的事实,更由此生发出对清政府司法制度腐败黑暗、司法官员昏聩凶顽的控诉批判,后者被《京话日报》的首要和核心栏目——“演说”发布。

03

《京话日报》停刊:被扑灭的火焰

《刑部虐待犯人的实情》是首篇置于“演说”栏的读者来稿。

它控诉统辖全国讼狱的刑部犹如人间地狱,上至司官、下至皂隶滥用非刑,贪赃枉法,凶残狡诈。

此函大胆直白地揭发刑部虐待犯人的黑幕,读之触目惊心。

而它刊登之际,正值春阿氏案刚过刑部,这很容易令人联想到无钱无势的春阿氏在刑部的处境,质疑春阿氏是否遭遇了非人的虐待后,屈打成招。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的提督衙门把案件信息公布报端,意图形成官府的舆论导向,争取民众的认同。

但人们对官方说辞并不买账,反而激起了更强劲的抨击。

紧随其后被推上舆论审判台的刑部,在面对声势浩大的舆论讨伐时,转而采取了封锁消息、漠视舆论的强硬手段。

针对刑部一手遮天的办案方式和垄断审案信息的专横之举,《京话日报》充分调动报刊应有的知情权和表达权,大声疾呼要求司法程序的透明与公开。

随后,民众纷纷向《京话日报》投函,响应其呐喊,表达了参与社会公共事务和国家政事的公民意识和权利诉求。如下一封来函颇能作为代表:

……刑部守定了秘密宗旨,始终不肯宣布。现在预备立宪,立宪国民,将来都有参与政事的权利,何况春阿氏一案,本是民事。官场要治他的罪,本是给民间办事。既给民间办事,为甚么不叫民间知道呀?

……果真定成死罪,屈枉一人的性命是小,改变了法律,再出这样没天日的事,中国还能改甚么政治呀?我与春阿氏非亲非故,既是中国人,不能不管中国的事。但我是一个女子,又没法子去管,闷了好几天,写了这封信,告诉您知道知道就是了。哎!中国的黑暗世界,几时才能放光明呀?

此函明确地把“春阿氏案”放在预备立宪正在进行的国势背景下来讨论,将案件承审方纳入是否遵照预备立宪国策行事和依照现行法律办案的框架中评判。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故而,《京话日报》不仅具有强调国家、民族利益至上的“国民启蒙”立场,更在后期大力宣传立宪之时,充分鼓动民众参与的积极性与主动性。

不过,就在上则来函见报后的第九天,处于巅峰状态的《京话日报》因突遭清廷封杀戛然而止。

当介于政府与民众、国家与社会之间,并努力促进双方沟通与良性互动的《京话日报》被清廷无情封杀之后,一个王朝的覆灭也不远了。

但此事件因为舆论发酵,在后续的一个多世纪里,又经过小说、诗歌、牌子曲、京剧、文明戏、话剧、评剧、相声、电视剧、电影等诸多文艺形式对其渲染、想象与演绎。

使其一次次抖落历史的尘埃,走入一代又一代人的视野中来。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 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春阿氏》

《京话日报》在对此案的报道中,彰显出自由、民主、平等、法制、理性等现代精神的“公民启蒙”立场,有力地促进了北京下层民众个人意识的觉醒,推动北京社会的近代化进程。

与此同时,在民众的激情坚持下,《京话日报》的启蒙者彭翼仲们以“宁牺牲报馆之营业,以杜绝其将来,维持人道,即所以维持政体也”的果敢决绝,义无反顾地刊登独家新闻《保皇党之结果》,以揭露清廷“市立宪之口惠,逞专制之实威”的本质。

由此可见,民众对《京话日报》所提要求,会产生某种意义上“启蒙者被启蒙”的结果,促使彭翼仲们向着更加人格独立、更加具有批判精神和自由意识的现代知识分子转型。

一个弱女子蒙冤而去,她的生命在一些人眼中贱如蝼蚁,但此事却在历史上发出振聋发聩的回响。这或许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星星之火的燎原之势”。

-End-

编辑:妍书

资料整理自:

《晚清北京的文化空间》,夏晓红 主编

篇目《晚清北京“春阿氏案”的文本解读》,郝凯利

转载及合作请发邮箱:

scb01@pup.cn

##20211202

本期活动

你对电影《扬名立万》中的“三老案”有什么感受?又在“春阿氏案”中受到哪些启发呢?在评论区留言和小北聊聊吧!小北将从留言中选出两位幸运读者,送上今天的主题图书《晚清北京的文化空间》。

《晚清北京的文化空间》

“晚清北京”的意义更在于新旧共生、士庶交涉、旗汉杂居,传统政教与近代文明相交融。

力图交织呈现晚清北京这一特殊历史横断面的文化生态和城市性格。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点击图书封面,即可直接购书

为什么我越来越不爱“滤镜”了?

“怀民亦未寝”火上热搜,文学中的“高低情商”差别能有多大?

校园霸凌,让我失去了整个青春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不输《扬名立万》!震惊北京城的真实大案

呼唤永不缺席的真相和正义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众大事件:虚假宣传、对华“双标”背后,加拿大鹅在中国赚翻了
下一篇:众大事件:你亲身经历过哪些重大事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