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大事件:群氓的狂欢,失控的乌合之众,公众舆论喧嚣背后——理性声若蚊蝇

admin 34 2021-11-27 02:30:57

群氓的狂欢,失控的乌合之众,公众舆论喧嚣背后——理性声若蚊蝇

作者:陈安庆(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

“情绪传染时代”,新媒体是公众舆论情绪化表达的一片沃土。极端化的公众舆论喧嚣背后是中间理性声音的声若蚊蝇。如今这个时代,只要点开微信、微博上的热帖,对底下的留言评论稍加关注,不难不被当中的"戾气"所震慑。每当出现互联网舆情,评论留言往往歧见纷纭、党同伐异,常使人有置身乱局之感。特别是出现社会重大事件的时候,网络上会迅速集结几股势力,大家各怀立场、尖锐对立,并不遗余力地攻击谩骂。群氓的狂欢,失控的乌合之众,公众舆论喧嚣背后——理性声若蚊蝇

当然,如有足够耐心在这些留言中披沙拣金的话,偶尔也会发现一些有思想的声音。但这类声音实在微弱,很容易就会被那情绪的狂潮所吞噬。这种虚拟世界中的"戾气",还非常有"传染性",一般人如果经常浏览这些网络热帖,很轻易地就会被煽动起来加入"战斗"。而在生活中、人际交往中稍一受挫,也时不时会情绪失控,爆发冲突。受众卷入、评论互动,情感代替了思考。从公众舆论中,可以看得到“刻板成见”与“偏见”。在实务操作上,公众新闻生产形成了不同于专业新闻机构的独特规范,以个体经验为导向。在新闻理念上,公众新闻生产主张真相来自多方信息的汇集,用透明性替代客观性。公众新闻生产被专业新闻机构选择性吸纳,却也被限制对硬新闻的参与。在新闻文化上,公众新闻生产带来了新的制度性角色、认识论和伦理。 “信息茧房”效应的破与立中,人群越来越偏执、极化和盲目。群体行为和群体性事件的社会心理机制 ,建议大家看两本书:一本书是勒庞《乌合之众》,另一本书是莫斯科维奇《群氓的时代》。群氓的狂欢,失控的乌合之众,公众舆论喧嚣背后——理性声若蚊蝇

群氓的狂欢,失控的乌合之众,公众舆论喧嚣背后——理性声若蚊蝇

我们不得不承认勒庞对人类群体心理特征的描述至今仍闪耀着深刻的思想光芒,尤其在草根极端民粹主义价值大行其道的今天。勒庞和他的《乌合之众》所揭示的人性幽暗一面,“给予古典民粹神话基础的人性画面以沉重一击”,提醒那些仍在互联网极端民粹化道路上苦苦求索的人们,保持一份审慎、冷静和清醒。勒庞认为,个体的智力、道德、禀赋等属性虽然有差异,但是本能和情感具有相似性,这就导致群体中个性化的元素消失,个人的智力和个性被拉平甚至被削弱,取而代之的是群体的情感本能驱动。异质性被同质性淹没,无意识的属性占了上风。结果是,群体的道德非但不优于个体的总和,反而背道而驰,降低了文明的水平。“孤立时,他可能是个文雅人;一旦进入群众,他就成了野蛮人,靠本能行事。他率性而为,狂暴,凶猛,也像原始人那样热情和英勇。作为孤立的个体时,词语和形象可能对他起不了作用。”“同质性”的情绪感染起作用时,会有一种催眠或催化的效应,导致个人的主体意识消失。群体里的个人的情感和意念完全一致,自觉的个性化为乌有。催化效应可以让参与其中者获得一种群体狂欢的满足感,此时,道德、伦理、法律等结构性、约束性概念统统化为乌有。由于受激情的主导,比如受国家大事的影响,成千上万孤立的个人有可能获得心理群众的特征,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偶然的事件就足以使他们聚在一起,其行为立即获得群众的特征。一旦经过催眠效应后,群体心理将呈现出与个体心理不同的逻辑。“群众可能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也可能有献身、牺牲和无私的壮举,这是孤立的个人根本不可能表现出的极崇高行为。由此,勒庞得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结论:“群体中一个人的智力不如孤立的个人,单从感情和感情所激发的行为来看,群体中你表现的好坏取决于环境,完全取决于群体中你所接触的暗示。”群氓的狂欢,失控的乌合之众,公众舆论喧嚣背后——理性声若蚊蝇

首先,他们冲动、易变和急躁,其情感变化莫测,难以驾驭,转瞬之间,可能从最血腥的狂热状态转变为极端的慷慨和英勇无畏,他们很容易扮演刽子手的角色,同样很容易慷慨赴死。他们也容易在相互的情绪感染中产生的集体狂欢,萌发不切实际的念头。其次,他们容易轻信,易受暗示影响而变得无所畏惧。他们总是在无意识的边缘徘徊,随时听命于一切暗示,心怀狂躁情绪,不受理性影响,丧失批判能力。因为人多势众,“不可能”的概念根本不存在。“孤单的个人很清楚,他靠单枪匹马难以焚烧宫殿或洗劫店铺。即使面对这样的诱惑,他也容易抵挡。一旦成为群体中的一员,他会意识到人多势众的力量,这足以使他产生杀人越货的念头,并且会立即屈从于这种诱惑。群氓的狂欢,失控的乌合之众,公众舆论喧嚣背后——理性声若蚊蝇

他们情绪夸张而率直,只有极端的情绪才能打动他们,鼓动者深谙此道,必然滥用强硬的语言,主观武断,“他们会夸大其词,言之凿凿,不断重复,绝不诉诸理性,所有这些,都是鼓动者发表成功演说的不二法门。”最后,他们总是偏执、专横和保守的。他们只熟悉简单而极端的感情,面对他人的意见、想法和信念,他们或全盘接受,或彻底拒绝,将其视为绝对的真理或绝对的谬论。在多数情况下,他们容易产生权力崇拜,“他们崇拜的意见领袖被视为英雄,永远像个恺撒,他的权杖吸引着他们,他的权威威慑着他们,他的利剑让他们胆寒”。也因此,极端的声音,更能够产生轰动的效应,更能让人在群体的漩涡中自我意识降低,呈现公众舆论表达上的非理性。公众舆论使得两边的极端声音响彻云霄,而处于中间的理性声音则声若蚊蝇。网络舆情事件会引发热议、质疑与广泛地监督,皆是因为人们的心理需要未获满足,而引发的心理失衡现象。这种失衡又会移情到公众舆论的表达中,造成表达上的非理性,影响舆论生态。人为了追求自身的内在一致性,原本所被知觉的相对平衡的心理状态,会在集群心理的作用下,受到认知、感觉、知觉、表象、思维等内部心理机制和外部环境的双重影响,产生心理失衡。公众舆论表达的心理失衡,其实体现在两个层面上,一是舆论表达客体的认知失调;一是舆论表达主体的认知失调。众声喧哗的公众舆论表达是人在心理失衡后,通过改变自己的态度和行为释放张力进行的心理补偿。认知失调给人带来的不良情绪,是科技赋权下媒介变革对人心理层面的影响。在没有边界和限制的虚拟社会中,人在潜意识释放的状态下,建构一个自己理想的社会角色,就成为了可能。现实中越是处于弱势和劣势的人,在虚拟空间中扮演的角色往往越高大,他们会通过建构一个全新的角色,有意或无意地获得自我意识的认同。群氓的狂欢,失控的乌合之众,公众舆论喧嚣背后——理性声若蚊蝇

新媒体是培植公众舆论情绪化表达的一片沃土。在这样的舆论生态中,情绪化的表达屡见不鲜。人们在现实生活中不敢说的话和不敢表现的状态,都可以在没有边界和限制的情况下,通过自己建构的社会角色,毫无顾忌地暴露出来,从而拥有空前的平等感和安全感。这些感觉强化了人的表达意愿,激发了他们表达的冲动与渴望。人们在现实中受到的委屈和压抑情绪,会通过新媒体的平台,在已经形成的舆论场域中表达出来,尤其是在一些网络社交平台中,真实和虚拟难以区分,虚拟空间中的社会角色扮演和社会认同实际上是现实身份的人格复制与补偿。偏离思维驱动下的理性,带有浓厚的情感和情绪色彩。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变革加剧了贫富分化与城乡差距,再加上快节奏生活的压力以及社会的集体焦虑,让不同阶层的人们都产生了“弱势”体验。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公众都会从弱势群体的角度出发,达成舆论的共识,偏激性的语言会占据人们认知的制高点,在激情状态下,使情绪受到意识广度的限制,造成极端的表达。- END -

# 推荐好课 #1、南方周末评论写作课:做一个独立思考者

2、南方周末虚构写作:成为小说家的20堂课

// 推荐文章 //

“安阳王”背后还有什么?

“狗咬人”确实算不上新闻

我目睹无数个优秀的记者,被沉在了海底

张文宏:感谢今天不灭的烟火

几乎所有传统媒体,这次都保持了“得体的沉默”

从莆田杀人案,看懒政的恶果

一篇调查报道扳倒了湖南政法高官,为什么不是官媒?

传统媒体最大的危机

没事骂记者,有事找记者,找完了再骂

我们学新闻学法律,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好想读一篇发自成都的深度报道

杭州“瞒豹”未了,又瞒报盗墓大案,真是“丢了先人”

凤凰大败局,和它留下的那些高光时刻

北医三院张煜再度发声:总得有人站出来尝试澄清真相

傲慢的特斯拉不需要公关

一家上市公司的危机公关可以有多烂?

2021年第一天,又有8家纸媒停刊,感言“结束使命”

腾讯内部公关手册曝光——史上最实用公关攻略!(福利)

传媒老友记,20万+传媒人社群,传播创造价值;

原记者论坛,由国内多位媒体人和公关人联合发起的传媒社群,已受邀入驻今日头条、腾讯、百度百家、网易、新浪财经、阿里UC、一点资讯、界面、脉脉等平台。①有情怀的社群,有深度的阅读,有角度的观察,有态度的互动;②部分文章转载,标注来源作者,只为分享价值,无关商业利益;③如有异议、投稿和建议,请联系:reporterbbs@163.com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众大事件:“重大灾难”!已致44人死亡!以色列发生严重踩踏事故!目击者:拥挤到无法移动,突然就发生了……
下一篇:众大事件:这些年的传销大案盘点:龙爱量子、云联惠、善心汇、青岛大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