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神教_黑魂太阳神教

admin 7 2021-10-12 08:53:39

你醒啦。

《只狼》通关了吗?感到自己变强了吗?还敢不敢玩宫崎英高做的游戏了?

作为一个黑魂3作+血源全BOSS通关的玩家,我反正是被只狼的难度有些吓到了,幸亏BOSS数量真的不多流程偏短,要是像魂2那样有40多个BOSS,我这个老玩家有没有精力通关也真的难说。不过《只狼》BOSS数量的少,换来的是设计上都非常巧妙,基本上每一个在初见时都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当然这和我这个魂系BOSS都经常交超过30次学费的手残玩家有什么关系呢。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就是我所认为的,宫崎老贼手下都有哪些或设计非常精巧的,或强到让人疯狂吃瘪的BOSS,希望大家看完还能站着走出这道门。

新人永远的老师—咒缚者(黑暗之魂2)

因为我第一款玩的“魂系”游戏,就是《黑暗之魂2》,所以难免会对咒老师有非常独特的情怀。说实话,以给新人的第一印象来看,魂1的大屁股和魂3的古达在视觉上的压迫感就要秒了咒老师,我在初见时甚至以为个头不算大,举着圆盾和一把普通直剑的咒老师就是一个精英怪(的确魂2后期咒老师满地都是)。

然而当这个“精英怪”一动手,玩家基本都知错了,咒老师治好了我的贪刀癌和瞎滚癌,也教会了我什么是真正的“缓慢剑法”。而且作为一个守新手门的BOSS,有盾牌会格挡、近身有忽快忽慢的三连斩、距离拉远了还有蓄力冲锋,在咒老师身上死的几十次中,玩家可以渐渐学到“二人转”的精髓,也能学到面对BOSS不同的技能该如何交替翻滚和格挡,打败咒老师之后甚至会给人一种我已经摸清了《黑暗之魂》套路的感觉(错觉)。

最可悲的是,我居然最近翻资料才知道,原来用场景中的弩车射咒老师是可以逃课的(两箭就能射死).... ...

王城双基—斯摩和翁斯坦(黑暗之魂)

介绍完我的“个人私货”咒老师,接下来就是正常按游戏版本了,先来谈谈《黑暗之魂》吧。魂1的前期我倒是打得挺顺畅的,大屁股、石像鬼这些都比较轻松的过了,直到我遇到了被称为“王城双基”的猎龙者翁斯坦和侩子手斯摩,宫崎英高式的“一个笑嘻嘻,两个mmp”的BOSS设计在双基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胖子斯摩攻击力很高但出招硬直非常大,一招一式的后摇仿佛在勾引着玩家上去砍他几刀,而要是你上钩了,瘦子翁斯坦就会像一条毒蛇一样从阴影中想你发动闪电攻势,而要是想先解决敏捷的翁斯坦,那么攻击判定非常广的斯摩总是能在你分神的那一刻掀飞你。玩家在打的时候要保持两者永远同时在自己的视线内,时刻注意自己的精力槽,更被说两人还有二阶段。

或许是我真的有些抖M,但我对于这种单独一个拿出来都很弱小,但组合起来却能无比扎手的BOSS组合非常喜欢,宫崎英高这种“完美调和”式的设计也是让玩家最心醉的地方。

走哪塌哪—混沌的温床(黑暗之魂)

本次盘点既然是设计最妙的BOSS,那最能体现宫崎英高恶意的BOSS自然也要提一下。要说魂1中最烦的BOSS,我选择实名制投票给混沌的温床,距离篝火的位置又远,体型大,会拍地会喷火伤害又高,他的攻击甚至还能破坏场景让我一度以为我在玩《神秘海域》,在设计上给了初见选手非常大的心理压力。

然而在我交了无数次学费后,我终于懂了宫崎英高的套路之一,像这种演出特别炸裂,看着就没有打过希望的BOSS,总会有一场剧情杀或者一个卑鄙的不死人在等着它。火焰壶大法、上下线大法、知道了该怎么过混沌的温床这段剧情杀之后,它就是一个送人头的。

帅到炸裂—阿尔特留斯(黑暗之魂)

阿尔特留斯是魂系人气最高的角色之一,在魂3里刷到一套狼骑士套装的我更是爱不释手一直穿到现在。虽然作为一个BOSS来说阿尔特留斯并不算难打,但论角色形象和背景故事的丰满,我觉得整个魂系列都无人能出其右。

作为太阳王葛翁座下的四骑士之一,阿尔特留斯和深渊签订了契约,成为“深渊漫步者”,但他真实的目的是为了进入深渊击败深渊之主,纵使有超凡的剑术,但作为一个凡人之躯敢去挑战深渊之主的意志力已经足够让人赞叹。非常遗憾的是,他失败了,而且负了重伤,意识也被深渊所侵蚀,或许这种略带遗憾的英雄故事更能引起玩家的情感共鸣吧。

在魂1的DLC里,玩家就可以穿越回古代,挑战已经发狂了的阿尔特留斯,从他手中继承他的大剑和漫步深渊的能力,代替他阻止深渊对于罗德兰的侵蚀,那一场BOSS战并不难,但打完之后却给人一种不能和全盛时期的阿尔特留斯一战的遗憾感,以及从他手中继承衣钵的使命感。

1+1+1+...+1>1000!—污秽之艾蕾娜(黑暗之魂2)

王城双基的完美配合已经是这个宫崎英高恶意的极限了吗?不,污秽之艾蕾娜说:“我还能叫更多帮手”,说实话再抖M如我,面对污秽之艾蕾娜、大堆骷髅兵、王大锤这样拆出来任何一个都是杂鱼水平,放在一起却让你容错率低到极限都会觉得很恶心。

打污秽之艾蕾娜甚至需要一部分运气,要是王大锤在捶地后能原地迷糊几秒,或者艾蕾娜本体多放点不痛不痒的暗术,你能让对面快速减员,那后续打起来难度肯定会小很多,不过或许是玩家对于艾蕾娜的设计有点不满意,在后来宫崎英高都避免设计这种一个BOSS带几个精英怪的战斗。

没交作业的把作业交一下啊—烟骑士(黑暗之魂2)

和咒老师一样,烟骑士也被广大玩家爱称成烟老师,但和咒老师这样带你入门的慈师可不同,安排在魂2DLC中登场的烟老师差不多是玩家这一周目成果的验收者。喜欢贪刀的、喜欢顶大盾死命怂的、一急就瞎滚以为自己操作入神的、喜欢穿一套哈维尔正面莽的、看见血不满不喝果粒橙不舒服的、不叫NPC不敢打的,这些毛病通通可以在烟老师处彻底治愈。

烟老师设计的巧妙,就在于他看似一板一眼的出招,实则完全克制了玩家在通关路上会渐渐养成的“逃课小毛病”。任何一个玩家,都会在烟老师身上交上不少于20次的学费,但同时我所认识的所有玩家(包括我),在过了烟骑士之后,无一例外都会尊称他一声“老师”。

低周目的无名,高周目的...—无名王者(黑暗之魂3)

太阳神教_黑魂太阳神教

魂3的难度我个人觉得只打低周目的话整个魂血只系列中最低的,一周目很多BOSS甚至小心一点完全可以做到初见杀,连主线最终BOSS薪王化身十八般兵器样样会耍,也只不过是多了点花架子。在古龙之顶地图的终点,等待玩家的就是传说中初始薪王葛温的长子、赫赫有名的“猎龙战神”、太阳神教的创立者也是最强大的太阳骑士—无名王者。

阿勒,怎么你刚唱完名就倒下了?也太丢人了吧,很多玩家对于这个BOSS并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甚至连他的招式都没完全认明白就莽过去了,然后感叹一声“你们说的校长也不过如此嘛”,然后等他们高周目遇到无名王者,才终于知道他“校长”的名号可不是随便说的了。

得益于高周目中玩家和BOSS属性差越来越大,这也终于让玩家认清无名王者的所有招式,并深深刻在自己的DNA里。魂3中我觉得设计最精妙的也是这种难度曲线,对于普通玩家,通关一周目,发掘体验罗德兰的故事已经非常满足,但对于进阶玩家,不断战胜更强大的BOSS是对于自己成果最好的认同,因此高周目才是我们这帮抖M真正的开始。

BOSS“猎”人—教堂之枪(黑暗之魂3)

其实在初见教堂之枪时,我也没觉得这个BOSS有什么特别的或者设计特别巧妙的,直到我突然发现他开始闪现,闪现了一会儿还像电池没电了一样彻底停在那里,那时候也不过以为是我触发了某个BUG。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这个BOSS其实是由玩家扮演的,只要你处在联机模式中,在教堂附近进行入侵,就有可能会被召唤成为教堂之枪,不得不说虽然魂一直都有PVP,但这个让玩家扮演BOSS去打玩家的设定还是非常有新意的。作为打BOSS的那一方,我想许多玩家也更乐于打玩家扮演的BOSS,毕竟万一像我这样,遇上个高PING战士,最后还掉线了,这BOSS不就白给了吗。

别叫我爷爷了,我没你那么丢人的孙—奴隶骑士(黑暗之魂3)

魂3中DLC“环印城”的最终BOSS,也可以说是至今为止整个魂系列的收官BOSS,因为很强而且可以在打DLC“艾雷德尔之烬”的最终BOSS芙莉德修女战中被召唤,让无数被修女姐姐虐到痛苦的玩家可以减负不少,奴隶骑士盖尔自然被爱称为“盖尔爷爷”,当然到了DLC2“环印城”里,守在关底的盖尔也让大部分玩家知道了这声爷爷不是白叫的。

说起来盖尔和烟老师对于玩家有着异曲同工的作用,治疗一些想要偷懒的玩家,摆正你不死人的态度,而他行云流水的攻击动作又给我一种狼骑士阿尔特留斯的怀念感,虽然通关环印城已经2年了,但盖尔爷爷农夫五连依旧深深在刻在我的脑海里。

等我掏出月光大剑,你就知错了—路德维希(血源:诅咒)

终于到了没有盾牌,打怪靠莽(you died)的《血源:诅咒》了,听说你们通关一路用月光大剑用的很爽?血源DLC的第一个BOSS路德维希来教教你们月光大剑真正的用法吧。

本来是教会的第一猎人,可当玩家遇到他时,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可名状的“野兽”,其实在通关主线的一路上,玩家就能从和NPC的零星对话以及一些道具的描述中了解到路德维希的事迹。一踏入DLC的教堂,尸体堆成了小山,还有几个没有死透的在那里哀嚎,当长着8只脚,两个嘴巴,五官完全无法辨认的路德维希从缓缓小山爬下来,只能说那一刻我真的有感觉到克苏鲁神话中“不可名状”的恐惧感。

更别说路德维希作为一个BOSS难度也是非常高的,特别在没有办法顶盾慢慢打的血源里,二阶段将月光大剑当直剑随便挥更加让我觉得,我就是个废物猎人。问遍了我身边的朋友,血源里大家印象最深刻的大部分都是路德维希。

月神注视下的猎人厮杀—杰尔曼(血源:诅咒)

之所以提到杰尔曼这个可以被枪反处决的臭弟弟,还是因为主线的最终决战中在梦境里猎人厮杀的氛围实在是烘托的太棒了。在银白色的月光下,当跨过铁门,漫步在一片花海中,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杰尔曼已经提着镰刀缓缓从山坡上走下来。

(以下省略一万个枪反+处决)当这个教会猎人创建者被玩家打败,惨败而通透的月光开始渐渐变成猩红而浓郁的血色(前提你进入第三结局),真BOSS月神从月亮中缓缓向玩家飘来,不可名状的外形和诡异的叫声都为月神这个BOSS的登场平添一分邪恶和恐惧感。

从克苏鲁神话中诞生的血源,至今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并不在于用枪反和进攻回复体力的游戏机制,提倡玩家主动出击,而是在于宫崎英高每场BOSS战的氛围烘托都做到了极致,至少很多BOSS我遇到都不敢正面直视。

《只狼》真正的集大成者—狮子猿(只狼)

《只狼》的BOSS数量其实也并不少,为什么我却要说狮子猿是游戏BOSS设计的集大成者?其实分析所有BOSS的种类,无外乎是蹭刀磨血好打的野兽型BOSS和打铁更有味道的人型BOSS,而狮子猿刚好第一阶段是野兽型的,第二阶段实际上拿起了刀变成需要打铁的人型。我觉得宫崎英高设计狮子猿的初衷,就是为了让玩家在紧张的战斗中选择性忽视这一点然后交点学费,而等发现这一规律后豁然开朗带来的成就感也是只狼中许多其他BOSS所无法比拟的。

更别说二见狮子猿的时候,它的第二阶段还会召唤一只精英怪级别的巨猿,让玩家就算已经完全摸清楚BOSS,却依然会因为无法兼顾两个敌人而吃几次瘪,虽然只有3个形态,宫崎英高却将其拆分成两个BOSS,既撑起了BOSS的数量,对玩家来说也不会有厌倦的感觉。

太阳神教_黑魂太阳神教

这一招偷懒又不得罪玩家的设计可真是太精妙了。

剑(枪、火枪)圣—苇名一心(只狼)

对比下来,苇名一心的最终BOSS战倒有些逊色了,不过游戏在宣传阶段主张的就是打铁的快感。苇名一心作为人型怪的集合,也的确算是完美的做到了这一点,快速斩击、缓慢剑法、大范围的横扫、精准的突刺、还能放波,根据阶段转换的剑圣—枪圣—雷圣分别对应招架—识破—雷反的套路,而且没有任何可以逃课的办法,玩家想要通过他,扎实的基础功是最重要的。

就像前面所提到的,魂血只的游戏系列中,总会有一个BOSS是玩家技术的验收官,苇名一心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好,我甚至有一种错觉,打过了苇名一心,之前所有的BOSS都不足害怕,这种玩家能感受到自己变强的成就感,也是宫崎英高所有设计中最为精妙的一点,贯穿了魂血只的世界。

无内鬼,速来XX—葛温德林(黑暗之魂)

好了我知道你们并不是真的想被BOSS打趴下而扶着墙出去,进来都是想看“那个”的。那我就要推荐一个非常“那个”的BOSS葛温德林了,这纤细的身材,这白嫩的小手,一颦一笑都优雅而充满魅惑,配上带点神秘色彩和禁欲感的面罩,有了葛温德林这帮不死人还会争着要舔防火女吗?

然而他是男的!!!!

那岂不是更好(错乱)?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新坟不过社_新坟不过社春社2020哪一天
下一篇:不可饶恕咒(不可饶恕咒有哪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