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州快哉亭记翻译(黄州快哉亭记翻译一二段)

admin 3 2021-10-09 05:48:40

江出西陵,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南合湘沅(yuán),北合汉沔(miǎn),其势益张。至于赤壁之下,波流浸(jìn)灌,与海相若。

1、西陵:因位于楚之西塞和夷陵(宜昌古称)的西边,故叫西陵峡,是三峡中最长的一个峡; 2、奔放肆大:谓出峡后江流宽阔浩荡; 3、湘沅:湘江和沅江,为湖南境内的两条河流,均入洞庭,洞庭湖在长江之南,故称“南合”; 4、汉沔:即汉水,为长江中游最大支流,源出陕西境,东流经沔县南,称沔水,至汉中,与褒水合流,称汉水,至湖北武汉入长江;汉水在长江之北,故称“北合”; 5、张:开阔; 6、赤壁:指黄州赤鼻矶,在今湖北黄冈,非周瑜破曹之赤壁; 7、相若:相似。

清河张君梦得谪居齐安,即其庐之西南为亭,以览观江流之胜,而余兄子瞻名之曰快哉。

黄州快哉亭记翻译(黄州快哉亭记翻译一二段)

1、清河:古郡名,治所在今河北清河县;张君梦得:张怀民,字梦得,苏轼谪居黄州时的好友;苏轼《记承天夜游》中有“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句;齐安:即黄州; 2、子瞻:苏轼字子瞻,时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团练副使; 3、快哉:亭名。

盖亭之所见,南北百里,东西一合,涛澜汹涌,风云开阖(hé)。昼则舟楫(jí)出没于其前,夜则鱼龙悲啸于其下,变化倏(shū)忽,动心骇目,不可久视。今乃得玩之几(jī)席之上,举目而足。

1、一合:当为一舍,古时一舍为三十里; 2、开阖:开闭,此形容风云变幻不定,时现时隐; 3、倏忽:速疾; 4、动心骇目:即心惊目骇,指景色的奇异; 5、玩:赏玩; 6、几:小矮桌; 7、举目而足:意谓放眼望去诸景毕现。

西望武昌诸山,冈陵起伏,草木行(háng)列,烟消日出,渔夫樵父之舍,皆可指数(shǔ)。此其所以为快哉者也。至于长洲之滨,故城之墟,曹孟德、孙仲谋之所睥(pì)睨(nì),周瑜、陆逊之所驰骛(wù),其流风遗迹,亦足以称快世俗。

1、武昌:今湖北鄂城; 2、指数:用手指一一 数出; 3、此:这,指上述诸景; 4、长洲:泛指江中的沙洲; 5、故城 :指上文的武昌,吴主孙权曾迁都至此; 6、墟:指古城遗迹; 7、曹孟德、孙仲谋:赤壁之战中曹操、孙权为敌对双方的统帅;睥睨:最初是指古代皇帝的一种仪仗,后来有斜着眼看,侧目而视,有厌恶或高傲的意思; 8、周瑜、陆逊:均为东吴大将,周瑜曾在赤壁大败曹操,陆逊曾在夷陵大败刘备,且陆逊曾驻节黄冈;驰鹜:指往来奔驰,从事军事活动; 9、称快世俗:使世俗之人所快意。

昔楚襄王从宋玉、景差(cuō)于兰台之宫,有风飒(sà)然至者,王披襟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耶?”宋玉曰:“此独大王之雄风耳,庶人安得共之!”玉之言盖有讽焉。

1、楚襄王:亦称顷襄王,熊横,楚怀王之子,前298~前263在位; 2、宋玉、景差:战国时楚人,同以辞赋见称;《史记》: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 3、兰台:战国楚台名,在今湖北钟祥东; 4、飒然:形容风吹时沙沙作响; 5、披襟:敞开衣襟;当:迎;庶人:百姓;引文出自宋玉《风赋》; 6、盖有讽焉:大约有讽刺之意在里面。

夫风无雌雄之异,而人有遇不遇之变。楚王之所以为乐,与庶人之所以为忧,此则人之变也,而风何与(yù)焉?士生于世,使其中不自得,将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伤性,将何适而非快?

1、遇不遇之变:指人有着得意和失意的区别; 2、人之变:指人因地位和处境的不同而有着不同的感受; 3、风何与焉:谓跟风有什么关系呢?与:参与;宋玉作《风赋》,讽楚襄王之骄奢; 4、使:假若;中:内心;不自得:指没有自得之乐; 5、病:忧愁; 6、不以物伤性:不因客观外物而伤害自己的情性; 7、何适:何往。

今张君不以谪(zhé)为患,收会(kuài)稽(jì)之余,而自放山水之间,此其中宜有以过人者。将蓬户瓮(wèng)牖(yǒu),无所不快,而况乎濯(zhuó)长江之清流,挹(yì)西山之白云,穷耳目之胜以自适也哉!不然,连山绝壑,长林古木,振之以清风,照之以明月,此皆骚人思士之所以悲伤憔悴而不能胜(shēng)者,乌睹其为快也哉!

1、谪:古时特指官吏降职,调往边外地方; 2、会稽:指收取钱粮赋税等公务,此可指职事;稽:通“计”; 3、余:指公务之余; 4、自放:自适,放情; 5、过人:超过常人; 6、蓬户瓮牖 :编蓬草为户,以破瓮之口作窗,形容生活贫困; 7、濯:洗涤; 8、挹:以器取水,此指观览之意; 9、穷:尽; 10、骚人思士:指失意而深思善感的文人; 11、不能胜:受不住;乌:哪里。

《黄州快哉亭记》全文:

黄州快哉亭记翻译(黄州快哉亭记翻译一二段)

江出西陵,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南合湘沅(yuán),北合汉沔(miǎn),其势益张。至于赤壁之下,波流浸(jìn)灌,与海相若。清河张君梦得谪居齐安,即其庐之西南为亭,以览观江流之胜,而余兄子瞻名之曰快哉。

盖亭之所见,南北百里,东西一合,涛澜汹涌,风云开阖(hé)。昼则舟楫(jí)出没于其前,夜则鱼龙悲啸于其下,变化倏(shū)忽,动心骇目,不可久视。今乃得玩之几(jī)席之上,举目而足。西望武昌诸山,冈陵起伏,草木行(háng)列,烟消日出,渔夫樵父之舍,皆可指数(shǔ)。此其所以为快哉者也。至于长洲之滨,故城之墟,曹孟德、孙仲谋之所睥(pì)睨(nì),周瑜、陆逊之所驰骛(wù),其流风遗迹,亦足以称快世俗。

昔楚襄王从宋玉、景差(cuō)于兰台之宫,有风飒(sà)然至者,王披襟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耶?”宋玉曰:“此独大王之雄风耳,庶人安得共之!”玉之言盖有讽焉。夫风无雌雄之异,而人有遇不遇之变。楚王之所以为乐,与庶人之所以为忧,此则人之变也,而风何与(yù)焉?士生于世,使其中不自得,将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伤性,将何适而非快?

今张君不以谪(zhé)为患,收会(kuài)稽(jì)之余,而自放山水之间,此其中宜有以过人者。将蓬户瓮(wèng)牖(yǒu),无所不快,而况乎濯(zhuó)长江之清流,挹(yì)西山之白云,穷耳目之胜以自适也哉!不然,连山绝壑,长林古木,振之以清风,照之以明月,此皆骚人思士之所以悲伤憔悴而不能胜(shēng)者,乌睹其为快也哉!

清 林云铭《古文析义》评:

全篇止拿定“快哉”二字洗发,可与乃兄《超然亭记》并传。盖“超然”二字出《庄子》,“快哉”二字出《楚辞》,皆有自乐其乐之意。“超然”乃子由命名,而子瞻为文,言其何适而非快。俱从居官不得意时看出,取意亦无不同也。文中一种雄伟之气,可笼罩海内,与乃兄并峙千秋。子瞻尝云:“四海相知惟子由,天伦之中岂易得?”此安得不令人美煞。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sanyo洗衣机怎么脱水(sanyo洗衣机故障现象)
下一篇:空洞骑士王后花园(空洞骑士王后花园机关怎么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