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大事件:近50家公司IPO被“中止”!踩雷这3家中介机构,或受乐视波及

admin 101 2022-01-30 18:01:38

近50家公司IPO被“中止”!踩雷这3家中介机构,或受乐视波及

超40家拟上市公司因中介机构被证监会立案而中止审查,涉及4家科创板IPO企业、深市31家IPO企业,以及北交所9家IPO企业。

据了解,上述企业分别“踩雷”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简称“金杜律所”)、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简称“信永中和”)、中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德证券”)等三家机构。

而此次大面积被中止审查,或和乐视网相关。这三家机构涉及的一众IPO项目也经历波折,遭遇中止审核。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不完全统计,受三大中介机构牵连的IPO项目达到48个,其中包括了不少明星项目,如华大九天,中集安瑞科,土巴兔装修,八马茶业、天津同仁堂等。

被中止审查的企业中,处于问询阶段的企业最多,包括了赛维时代、千里马、兴禾股份、东南电子、科源制药等。有的企业处于受理状态,包括了明阳电气、中集环科、联众信息、广东建科等多家公司。还有的企业已经提交了注册申请,包括了元道通信、华大九天、凡拓数创、新巨丰、翔楼新材等多家公司。

就在此前,1月20日,申请创业板IPO的兴禾股份在上会前夜被取消审核,其本应在1月21日正式登上创业板审核委员会接受审核。当时就引发了市场对兴禾股份中介机构或引发监管立案的猜测。

据券商中国报道,此前也有IPO企业被中介机构拖累中止审查的情况,根据惯例,发行人的保荐机构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行政机关调查,尚未结案的,可在保荐机构完成其对发行人保荐工作的复核后,申请恢复审查。此前也有拟上市企业更换中介机构的先例。

大面积中止审查或与乐视有关此次大面积被中止审查,或和乐视网相关。

2021年4月,证监会披露《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乐视网因2007年至2016年十年财务造假,其报送、披露的IPO相关文件及2010年至2016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未披露为乐视控股等公司提供担保事项,未如实披露贾某芳、贾跃亭向上市公司履行借款承诺的情况,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行为构成欺诈发行等违法事实,证监会对乐视网、贾跃亭等15名责任主体作出行政处罚,其中对乐视网罚款2.4亿余元,对贾跃亭罚款2.41亿余元。

中德证券、信永中和、金杜所,均系为乐视网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提供服务的中介机构。其中,金杜律师事务所曾在乐视网2016年定增项目中担任发行人律师;中德证券在定增项目中担任主承销商,信永中和担任审计机构。

1月18日晚间,山西证券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中德证券收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随后信永中和也透露遭到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1月26日,金杜律师也爆出遭遇立案调查。

除此之外,乐视造假旧案风波还在持续发酵,曾为其提供证券服务的部分中介结构已经卷入了一场数额巨大的民事诉讼。

2022年1月13日,山西证券的控股子公司中德证券收到北京金融法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2000位投资者要求乐视网赔偿45.71亿元,同时要求中德证券在内的21家被告承担连带赔偿。1月17日,中泰证券发布了关于公司涉及诉讼事项的公告。

投资者张先生表示,2015年靠加杠杆买入了乐视网股票,因乐视网长期停牌无法卖出,复牌后一直处于跌停状态,直到2018年2月4日,张先生账户余额资不抵债,被券商强制卖出。他根据自己买卖股票差额等简略计算出了亏损额。投资者吴先生认为,目前提起诉讼的2000位投资者只是受害投资者的一小部分而已,如果全部的股民索赔,索赔金额应该是45.71亿的10倍左右。

有律师表示,对于投资者来说,由于乐视网已经退市,上市公司可能不具备赔付能力,而中德证券、中泰证券、平安证券、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华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6家中介机构将成为投资者索赔的主要对象,一旦法院判决,如果由包括中德证券等中介机构承担责任,就意味着有中介机构要掏出真金白银为投资者买单,这将可能成为中国证券史上第一大真正由中介机构买单的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案。

中止审查后多久恢复?根据Wind数据,中德证券有4个IPO项目在审,信永中和有23个在审IPO项目,金杜律所有35个注册制下拟IPO项目在审,12家拟沪深主板上市企业。后续或还有IPO项目发布中止审查公告。

按照规定,对于在审企业,发行人的保荐机构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行政机关调查,尚未结案的,可在保荐机构完成其对发行人保荐工作的复核后,申请恢复审查。

同时对于涉事中介机构的新增项目,一般而言,交易所都会拒收材料,一直到立案结束后才会恢复。

对于复核时间,当前并没有明确规定,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综合往期案例发现,复核时间视不同的项目而定,时间长短不一。

较典型的如比亚迪半导体,早前,其发行律师天元律所因被卷入蓝山科技相关事件中,遭遇证监会立案调查。2021年8月18日,比亚迪半导体中止审核,但不到半个月后,即2021年9月1日,天元律所便出具复核报告,比亚迪半导体恢复审核。

对于此次被卷入乐视案的中介机构相关项目,该资深行业人士进一步指出,“有些调查是针对某个项目或者某个团队,那其他团队可能不受影响。但如果是整个公司,那就不行。”

注册制改革背景下,对中介机构的从严监管是既定趋势。

2019年以来,证监会查处中介机构违法案件80起,涉及24家会计师事务所、8家证券公司、7家资产评估机构、3家律师事务所、1家资信评级机构,涵盖股票发行、年报审计、资产收购、重大资产重组等重点领域。

2021年,证监会依法立案调查中介机构违法案件39起,较去年同期增长一倍以上,将2起案件线索移送或通报公安机关。

(钛媒体APP编辑柳大方综合证券时报、中国基金报、21世纪经济报道等)

众大事件:2021年全球音乐版权交易超50亿美元 在线音乐市场迎分众化

每经记者:温梦华 朱鹏 每经编辑:董兴生

过去一年,虾米音乐关停、腾讯音乐被罚、网易云音乐上市,音乐市场迎来诸多变局。看似独立的事件背后,绕不开的是关于音乐版权的长期争夺战。

版权一直都是在线音乐市场的必争之地。随着唱片式微,独家音乐版权更是一度成为头部在线音乐平台的“护城河”。音乐版权的交易门槛也在此过程中被巨头一再提高,交易价格不断攀升。

过去几年,音乐行业的资金不断流向版权收购。据MBW消息,根据已确认的价格和行业消息,2021年发生的60多笔有关音乐曲库和版权收购的交易,累计交易额超50亿美元。这一数字包括艺术家和词曲作者出售的个人曲库,以及公司(包括活跃的唱片公司/出版商)之间的音乐版权组合收购。

如今,随着国内独家版权时代的结束,在线音乐市场有望打开新竞争格局。当各家平台在音乐版权上的差异越来越小,内容领域的差异化拓展和打法或将成为在线音乐平台探索的新方向。

2021年全球音乐版权交易超50亿美元 在线音乐市场迎分众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VCG111343909003

市场竞争格局生变 坐拥独家版权“躺赚”成过去式网易CEO丁磊此前曾表示:“版权是音乐产业发展的核心。版权内卷则产业发展不可能均衡、不可能充分。版权拆墙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建立公开、公平、透明的版权治理模式,尤其是版权交易体系。”

透明的版权交易体系最大的好处就是减少由信息差带来的价格剪刀差,从而最大程度减少大平台借助雄厚资金构建护城河的现象。随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责令各音乐流媒体平台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版权交易市场终于迎来变革。

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独家版权时代的终结会更有利于音乐作品的市场流通,从而触达更多用户。“加速版权的流通,也能让整个版权市场更有机会迸发出更多的商业机会,这会为整个产业朝更加繁荣和健康的方向发展提供一个更好的社会环境。”

据报道,在上述超50亿美元交易额中,近一半(约23.3亿美元)用于直接从艺术家、词曲作者和/或他们的遗产管理公司中收购,而且这类交易的步伐和价格正在加速。据估算,仅2021年12月,来自艺术家和词曲作者曲库的交易金额就至少价值7.2亿美元。

优质创作者的版权是交易市场的香饽饽。2021年12月,索尼以5亿美元收购美国知名摇滚歌手布鲁斯•斯普林斯汀的音乐版权,创下近几年来个人版权交易的最高价纪录。在国内市场,知名艺人的版权争夺则能大幅影响平台用户数。以周杰伦为例,2018年,网易云音乐因为失去杰威尔音乐(周杰伦歌曲版权公司)的版权而不得不下架周杰伦的歌曲,导致大批用户转移至QQ音乐。

张毅认为,要把这种因坐拥独家版权而“躺赚”的形式变成过去。“这会倒逼曾经以独家版权作为护城河的头部平台或APP开始转变其经营思路。我认为这种改变也会成为相关企业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方向。”

除了购买曲库外,向音乐人支付的版税也是版权交易中的重要一环。2021年初,Spotify、苹果音乐、亚马逊、SoundCloud等在内的数字音乐服务提供商就向MLC交纳了4.2438亿美元的版税费用,后者是美国版权局指定的负责征收和分配由数字音乐服务支付给词曲作者和版权所有人版税的机构。

2021年全球音乐版权交易超50亿美元 在线音乐市场迎分众化

Spotify(上)和SoundCloud(下)界面 图片来源:官网截图

在独家版权时代,音乐人的价值和其所获的利益分配并不对等。丁磊曾坦言,独家版权时代有近一半的音乐人月收入不到2000元,是行业的陪跑者。在后独家版权时代,大批音乐创作人有望提高版权供给量,做大市场蛋糕。

但商业模式的创新更是关键。张毅曾表示,音乐本身的盈利模式比较复杂。“从长期来看,优质的音乐作品能通过音乐本身直接产生销售收益、从音乐作品的差别中呈现出更好的商业价值,才是整个音乐行业更好的出路。”

从资源型转向创新型竞争 在线音乐市场迎来分众化过去一年,独家音乐版权的取消,以及网易云音乐的上市,使得诸多在线音乐平台进入发展快车道。整个在线音乐市场格局再添变数。

2021年下半年以来,网易云音乐加速音乐内容的布局,先后与摩登天空、香港英皇娱乐、中国唱片集团、乐华娱乐等达成版权合作,拥有了谢霆锋、容祖儿、新裤子、痛仰、五条人等众多知名艺人、乐队的歌曲。

网易云音乐招股书显示,公司2018年~2020年三年的内容服务成本分别为19.7亿元、28.53亿元和47.87亿元。内容服务成本主要包括向音乐厂牌、独立音乐人及其他版权合作方支付内容授权费。

“我们一直非常积极地和各个版权方进行谈判,音乐版权方面是丁磊在亲自盯、亲自谈,投入也是非常大的。未来,我们将非常重视版权IP运营,重视产品和技术创新,增强歌曲和人之间的链接,以及人与人之间的链接。”谈起未来在音乐版权上的规划,网易云音乐方面表示。

2021年全球音乐版权交易超50亿美元 在线音乐市场迎分众化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资料图)

以往,在线音乐平台一度是“得版权者得天下”,具有独家音乐版权的平台在市场竞争中具有天然优势,能轻松获得更多用户的青睐。但如今,独家版权的取消,意味着在线音乐赛道上的参与者几乎在内容端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独家版权取消后,整个行业正在从纯粹的资源型竞争转向创新型竞争。”一位接近网易云音乐的版权人士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称,“以前音乐市场更多是头部市场,但现在音乐市场正在呈现分众化趋势。”

在他看来,以前音乐版权的竞争更多是资源攫取的过程,而当下,音乐版权方愿意选择和哪个平台深度合作,用户会被哪个平台吸引,关键在于平台对音乐内容的差异性运营和创新性服务。

每经记者注意到,早在独家版权模式取消前,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也早早将目光瞄准内容领域。

“2021年,腾讯音乐进行了成立五年来最大的调整,升级组织架构、宣布成立内容业务线、定下内容与平台两大核心方向,内容战略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腾讯音乐方面向每经记者表示,在线音乐平台要面向未来,一定要在音乐内容的源头有更深的参与和服务。

虾米音乐关停之前,在线音乐市场的“厮杀”一度让众多音乐平台倒在半途。“不到十年的时间,音乐版权的价格上涨了近百倍,整个行业都受累于高昂的版权成本。”一位音乐行业人士告诉每经记者。

如今,独家版权的取消,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版权大战的成本。上述行业人士认为,不同于国外模式,目前国内音乐市场尚处于从独家音乐版权转化的变革时代,未来版权价格有望趋于对行业发展有利的理性阶段。

每日经济新闻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众大事件:3亿人上冰雪 这个小众运动终于“破圈”
下一篇:众大事件:TVB碰瓷周星驰,竟拯救了垮掉的收视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