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啊恩快点唔要我的简单介绍

admin 4 2021-10-11 17:53:38

凤英和她老汉每年来谷子地打铁,吃住都在爷爷奶奶那里,哪里吃喝她爹了,现在爷爷奶奶都老了,不能劳动了,爹就不管他们了。凤英就和她老汉商量,想把爷爷奶奶接到自己家里去,为两老养老送终。她老汉把她当宝贝宠着,对她的话言听计从,自然是满口答应。

喜明却不答应了,他的理由是:自己的爹娘得自己养活,让孙女去养活,还不让村里人指着脊梁骨骂死,凤英就说她爹:你以为你现在名声有多好,又仁义,又孝顺,是谷子地里头一等好人!

连闺女也这样说他,喜明就恼羞成怒,坚持不让凤英带走他爹娘,凤英不忍看着爷爷奶奶受罪,就和她爹争论起来,两人争论不休,分不出高低,凤英老汉就得空去找来了老马评理,老马来了后,和喜明说:你要尽孝也可以,这本来就是你的事,明天先去县医院给你爹看腿去,已经不能走路多少天了,你给他看过几次医生?

喜明还在胡搅蛮缠,说:这是我的家事,用不着你一个外人来管。

老马说:是你的家事没错,但在谷子地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说了还算。凡事都讲一个理字,你说说,你哪一个地方占理了。你掰着指头数一数,谷子地多少年了,就出过你这样一个孝子。还不用我管,我管定了!

两人正说着,豆花推门进来了,她也是听到了这边的争吵声,又看到凤英的瘸腿老汉一高一低地往老马家跑,就赶过来了。这个喜明也是太过分了,她早就看不惯了。

豆花就对喜明说:老马说的没错,你要是给你爹看腿去了,我开小四轮送你们去医院。让有够叔老两口跟着你,那就是死路一条。喜明你知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在谷子地,你已经激起民愤了!

爷爷啊恩快点唔要我的简单介绍

这时,喜明的二孙女突然说话了,小姑娘瞪着惊恐的眼睛,一直在一旁观看,她对喜明说:爷爷,你不养活祖爷,我们大了也不养活你。

听听,连一个小女娃都看不下去了!

这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喜明本来就屈理,被这么多人逼到了死角,不再说话,躲到了角落里抽烟,豆花就对凤英说:都收拾好了,我明天送你们回去。

凤英老汉眼巴巴地看着这一幕,一条长腿站在地上,一条短腿吊在半空,手扶住门框,激动地说:老马,好人哪!豆花,好人哪!

送走老马和豆花婶,凤英走在黄昏的村道上,明天就要离开了,看着这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小山村,凤英产生了一丝留恋,这里有过她快乐的童年,懵懂的少年,苦涩的青年,这一方热土,让她留恋让她恨。

遇到了这么一个爹,凤英也是无话可说,且不说丢人现眼,这得让爷爷奶奶遭多大的罪,苦了一辈子的两个老人,临老了老了,还得受亲儿子的气,想想就让人心里难受。那年她遭遇了那么样的一场打击,她爹利欲熏心,姓贺的几百块钱就塞住了他的嘴,在他爹的心目中,那几百块钱,比他闺女的命都重要。后来又一百块钱把她卖给了瘸子。现在的凤英成熟了,改变是改变不了了,只能面对现实吧。

凤英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村口,此时的村口静悄悄,黑黢黢的,有一丝微风吹过,吹起一绺尘土,打了几个旋儿,从远处跑去。一只土狗倏地从她后面蹿到前面,汪地叫上一声,跑出去几步,再汪地叫上一声,又返回她的身后。凤英觉得身后有点响声,站下来前后左右看看,空无一人,就继续在这空荡荡的村口游荡。忽然,就有一双大手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巴,把她拖进了旁边的玉米地里。凤英嘴里唔唔着,在那人的胳膊上抓挠起来,那人却把她抱的更紧了。凤英反抗着,身上的力气却越来越小,最后软绵绵地不动了,任由着那人摆布。后来,居然倒进了那个人的怀里,嘤嘤地哭泣起来,哭的那个人六神无主,手足无措。本来打算拨腿就跑,人却瓷在了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哭够了,凤英默默地站起来,转身而去。

突如其来的横祸,没有让凤英觉得委屈,反倒有一种释放出来的快感。回到奶奶家,一扫她爹刚才带给她的阴霾,心情出奇地好起来,她老汉眼巴巴地看着她,把做好的一碗饭端到她的面前,让她吃饭。这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她俩之间没有爱情可言,更多的是一种亲情和恩情,是对对方的一种责任。他关心她,爱护她,给她尽可能多的物质上的满足。她骂他,甚至打他,他都逆来顺受,毫无怨言。这个可怜的人,比凤英大了二十多岁,总觉得凤英是老天爷派给他的天使,他珍惜她,呵护她,亲她,疼她,在他的心目中,凤英任何的错误,都是那样的可爱,那样的温情。他知道凤英要不是当初那么个情况,怎么会嫁给他呢?凤英跟上自己受了委屈,他就把她当宝贝一样供着,拿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由着她任性。他基本就是一个废人,好在还有打铁的本领,养家糊口的能力还是有的。尽管他对她好,但凤英的心里并不痛快,内心的苦楚无人诉说,她只有埋在心里。

今晚上遇到了这么一档子事,她居然有了一丝兴奋,甚至感激。

这也是一个被压抑着的婆姨!

三棒卖豆腐迟迟未归,豆花站碾道里望了多少遍,也无踪影,三棒今天去的是张家湾,该不会是拖拉机出了毛病吧。豆花现在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要胡思乱想,草木皆兵,往不好的地方去想,就会心慌意乱。

不见三棒回来,豆花就到村口张望,见左梅的二儿子六指挑着一担空水桶走过来,叫了她一声婶,水桶吱扭吱扭响着,朝井台走去,嘴里还吹着口哨。豆花问:六指,你娘在没在家?这么晚了还出来挑水啊。

六指一边往前走,一边回答着甚么,含含糊糊的,豆花并没有听清楚。

第二天早上,豆花把拖拉机开到有够门前,帮着凤英两口子往上搬东西。刚才她开拖拉机走的时候,三棒有点不太乐意,拖拉机是自己家的,又不是公共的东西,怎么能谁都可以用呢。再说了,他还得卖豆腐去呢。

三棒的不悦,豆花看在眼里,就说:要不我赶驴车送他们回去,这一家也够可怜的,喜明又是那副德性。

三棒不乐意归不乐意,他知道嫂嫂心善,不想让嫂嫂为此受累,说:我赶驴车卖豆腐,你开拖拉机送他们回去。

大家手忙脚乱搬东西,六指还是挑着空水桶路过,站在旁边观看,眼睛专往凤英身上盯。豆花就吆喝他:六指,没点眼力,过来帮忙。

六指哎了一声,放下水桶,屁颠屁颠跑过来,和凤英老汉往上抬有够和他的门板,凤英老汉已经累的满头大汗,有够和他的门板又死沉死沉,凤英就过来喝开老汉,自己和六指动手抬起,放下门板的一瞬间,她看到六指的左胳膊上有一块抓痕,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都收拾好了,喜明才踱着方步过来,指着车上他爹睡着的门板,说这门板是他的,不让拿走。凤英就把门板抽出来,扔到地上,含泪说道:爹,我再也不会回这个家里来了。

爷爷啊恩快点唔要我的简单介绍

喜明却厚着眉眼过来和豆花说,他儿媳妇做了人流,明天想要回家,想让豆花的拖拉机去乡政府接接。

豆花没好气地说:没空,自己想办法去!

凤英的公公婆婆也是两个善良的老人,热情地款待了她们,对有够老两口的到来毫无怨言,笑脸相迎,并对凤英满口赞誉,孝顺,识礼,勤快,能干,看得出,这一家人都宠着凤英,凤英在这个家庭里是任性的,幸福的。

豆花要回家了,凤英把她送了很远,拉着她不肯松手,哭诉了她爹的种种不是,豆花就安慰她,她爹就那样的人,谁都拿她没办法,有空了常回家看看,那毕竟是你的爹娘。抽出手来要走。

凤英反而把她拉得更紧了,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豆花问她有甚事了,说出来帮她解解心宽,凤英就把昨晚的遭遇和盘托出,豆花问:知道是谁吗?

凤英说:知道,六指。他胳膊上有抓痕。

豆花说:怪不得我昨晚遇见他时,慌里慌张的,原来是心里有鬼。

豆花觉得这事有些严重,就问凤英准备怎么办,凤英说:我也没想要怎么样他,要追究当时就不放他走,我只是闷在心里憋得慌,又没有个人吐吐苦水,想和婶发泄一下。

豆花唉了一声,抚摸着凤英的头发,爱怜地在她结实的脸蛋上捏了一把,说:咱们婆姨女子啊,一辈子都有受不完的罪过。又对凤英说:这事你老汉不知道吧?

凤英说:他怎么可能知道呢,他知道了也不会有事的,他人善良,是个好人。他有病。

豆花捏了捏凤英的手,说:婆姨人这一辈子,唉!好好过日子吧。开拖拉机走了。

【老马要说:要想了解豆花坎坷的一生,还得从上篇《情欲灰碾盘》看起】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昔怎么读(熹怎么读)
下一篇:小麦花(小麦花粉经离体培养发育成单倍体植株)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