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大事件:1952年,毛主席紧急召见贺龙和邓小平:你处有剧变,不可等闲视之

admin 29 2022-04-28 12:31:24

一、“陆上台湾”1952年6月的一天,一篇内参摆在了中南海毛主席的书桌上。消息出自美联社,题目叫做《傅秉勋在中共后方黑水拉起十万大军》。毛主席看了,心潮起伏,没想到这个傅秉勋动作越搞越大,还生出剧变来。

1952年,毛主席紧急召见贺龙和邓小平:你处有剧变,不可等闲视之

看完内参,毛主席紧急召见了正好在北京的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和政委邓小平。他在谈话中说:“中国有个大台湾,在福建以东;还有一个‘小台湾’,在你们西南,叫黑水芦花。‘小台湾’是通大台湾的,不可以等闲视之。”

毛主席提到的“黑水芦花”是怎么回事?傅秉勋又是谁呢?

黑水,现黑水县,位于四川西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因境内岷江支流黑水河而得名。芦花镇,位于黑水县城附近,解放初曾设芦花县,后改县治为黑水。现在黑水县的著名景点有达古冰川,彩林胜地奶子沟、卡龙沟等。五十年代初的黑水,还没有进行民主改革,控制这一带的,是嘉绒藏族的土司。刘邓贺大军席卷大西南,摧枯拉朽,国民党军队被打得四散逃亡。很多散兵游勇,在川西、川甘边流窜为匪。他们与台湾遥相联系,蛊惑藏族首领和百姓,对抗人民政府和解放军。这个傅秉勋,就是其中首恶。

1952年,毛主席紧急召见贺龙和邓小平:你处有剧变,不可等闲视之

傅秉勋,四川人,毕业于黄埔5期,是郭汝瑰的妹夫,曾在胡宗南部升到师长,跳槽到军阀杨森的部队当了军长。他看到国民党兵败如山倒,起了私心,卷走杨森的军费。蒋介石知道后,大为震怒,将傅秉勋开除国民党党籍、黄埔军校学籍,以携款潜逃罪通缉。胡宗南部被歼灭,成都解放,傅秉勋逃到川西,与保密局(原军统)成都站站长周迅予结拜为兄弟。经过周迅予说情疏通,保密局头子毛人凤要利用傅秉勋,于是在台湾宣布撤销对他的各种处分,还委任他为“反共突击军249路中将副总指挥”,协助周迅予,纠集匪兵,煽动藏族,要在大陆心腹之地,搞出一片“反攻基地”来。不久,周、傅之间产生严重分歧。周“总指挥”倾向于长期潜伏,傅“副总”要直接开干。二人分道扬镳。傅秉勋来到黑水一带,鼓动统治黑水的藏族土司,纠集起3000多人马,对外号称10万,形成与台湾岛东西呼应的“陆上台湾”。

彭德怀率一野进军大西北,消灭了作恶多端的马步芳。马步芳带着妻妾儿女逃去沙特当“寓公”,他的子侄部下,纠集残部于川甘边境,与金川、黑水的国民党军残余遥相呼应。美国“智囊”班子为台湾当局设计了一整套“反攻”计划——“三把刀子和一颗炸弹”;川甘匪帮就是这颗心腹之患的“炸弹”!

二、前车之鉴也许有人觉得,蒋介石几百万军队都被打败了,这些匪兵暴徒不过数万之众,那不是一战就可以荡平吗?事情远不是这么简单。川西地处青藏高原,海拔多在3000-4000米,无数山峰高度5000米以上;黑水县平均海拔就有3500米,山岳耸峙,河流咆哮。在这里行动,高反严重,运输困难,后勤补给是最大的变数。并且,这里生活着很多藏族、羌族同胞,他们被土司和匪徒的反动宣传所蒙蔽,有时兵民难分。还有,去过桃坪羌寨和梭坡藏寨的朋友会看到,全村都是高耸的石头寨子,没有重武器很难攻打,而道路情况又不支持重武器进来。

深谙历史的毛主席,一点儿没有掉以轻心。一方面,毛主席强调必须完成剿匪。他对贺龙强调:“就全国的军事大事来说,本年度最要紧的事情是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抗美援朝,第二件事就是进军西藏,第三件事就是黑水剿匪。”另一方面,毛主席一再叮嘱,要总结历史经验:“乾隆两定金川,川军三次进剿皆失败。这些历史,要好好研究,不能再蹈前人的覆辙。”

1952年,毛主席紧急召见贺龙和邓小平:你处有剧变,不可等闲视之

毛主席说的历史事件是这样的。乾隆时期,清军两度进剿大小金川,用时数年,死伤数万,花费白银近亿两,耗光了清王朝的家底。乾隆自诩“十全武功”,平定金川是其一大功绩,又何尝不是清王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呢?1931年-1932年间,当时占据川西的军阀邓锡侯,为了扩展势力、巩固后方、掠取金矿,派兵进入黑水地域,与当地藏民展开激战,三战三败,最后靠调解与黑水土司达成协议。

再看看最近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世界第一”的美国,用了20年时间,花费上万亿美元,搞不定一个弹丸小国。之前强大无比的苏联,也是在阿富汗折戟沉沙。小小阿富汗,何以成为“帝国坟场”?前车之鉴,值得深思!

三、土司迷途战胜川军的土司,名叫多吉巴桑;藏语中多吉巴桑的意思是“无畏的金刚神”。他还有一个汉名,是蒋介石亲自给他取的,叫苏永和;“苏”取自唐朝镇守汶川的名将苏定远,“永和”意即希望永远亲善友好。

“金刚神”人如其名,那真不是吹的。清朝的雍正皇帝推行“改土归流”,在云南、贵州执行得不错,唯有对川西无可奈何,这里掌权的仍然是土司。土司继承制度是传给儿子,如果绝嗣,就在有血缘关系的子侄中选拔。这曾引起无数纷争。1925年,暴发了部落间大规模的黑水械斗,多吉巴桑有勇有谋,脱颖而出,成为了最后一代梭磨王。那一年,他才15岁!

解放军入川后,多吉巴桑曾与人民政府取得联系。多吉巴桑虽然统治了黑水流域,势力范围覆盖红原、阿坝、若尔盖,但他的思想觉悟、文化修养、阅历见识,还是比较落后的。当傅秉勋来到黑水,将台湾空投的枪弹、电台、黄金、勋章、委任状,还有50亿(旧币)人民币假钞交给多吉巴桑时,“雪山王”的梦想和对金银财宝的贪婪,使他一下子“变身”成为苏永和,就任了“反共突击军249路副总指挥”——傅秉勋自己加封为总指挥。

1952年,毛主席紧急召见贺龙和邓小平:你处有剧变,不可等闲视之

中为苏永和,左一为傅秉勋

这时,傅秉勋也膨胀起来:一方面台湾“反攻大陆”的口号让他们产生了错觉,另一方面,是1951年解放军在大小金川(现金川县和小金县)剿匪中,没有打歼灭战,把很多匪徒赶到了黑水地区,使“249路军”得以扩张。1952年6月,傅部匪徒不知死活,反倒向解放军驻军部队发起了进攻,杀害干部,伏击公安;沙坝留守处一个排全部遇害。黑水剿匪战役,已箭在弦上。

四、贺龙点将贺龙司令员在北京领命后,迅速组织部署。前线指挥官,贺龙点将郭林祥。

1952年,毛主席紧急召见贺龙和邓小平:你处有剧变,不可等闲视之

郭林祥,江西永丰人,16岁参加红军,经过长征、抗战;解放战争期间,他是中原突围中著名“皮旅”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后来还参加过孟良崮等一系列战役,可谓百战成钢。郭林祥时任西南公安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机关驻重庆弹子石。贺龙点名郭林祥组建剿匪前线指挥部,并明确提出了要求:必须打掉傅秉勋,如果让他跑掉,只能说取得半胜,只有消灭傅秉勋在内的全部土匪,才能说你们取得了军事上的全胜!

领受任务的郭林祥经过研究思考,判断傅秉勋遭到打击后,必然向西北的马家军余匪靠拢,决定黑水战役采用东西对进、北线掩护、放开南方的作战方针。这个方案的优点,是好钢全用在刀刃上,不平均分配兵力。对于南方不留兵力,匪徒跑到理县甚至进入成都平原怎么办?很多人不理解,一位军区领导来电表示不同意。郭林祥是个火爆脾气,马上向西南局和军区发电报:我指挥不了,没有经验。虽然后来的战局全按郭林祥的方案执行的,并且效果很好,但他受到邓小平政委的批评:“你太骄傲。”这是后话。

兵力方面,西南军区从贵州、重庆等5个军区(当时是小军区)调来11个步兵团,军委还从空军调来两个运输机团、一个歼击大队、两个轰炸大队,共2.1万人。更重要的是后勤。贺龙放话:去黑水的部队,有什么给什么。有一次贺龙检阅部队,开玩笑说:“这一仗打好了,我派飞机给你们送苹果吃。”后来战役快结束时,贺老总果然派飞机空投了两箱苹果,并附上一封表扬信。整个黑水战役,仅粮食一项,就运进川西20万公斤。那时运输条件差,主要靠四川人民用鸡公车推,一级一级的兵站往前供应!

五、五天报捷郭林祥率领前线指挥部,出米亚罗,翻鹧鸪山,安扎于战略要地马塘。各部队按指定时间到达各自位置。郭林祥发出指令:战斗一打响,各部队必须一鼓作气拼命往前打,不分昼夜往前冲,不给敌人留破坏桥梁道路的时间,否则匪徒切断我后勤供给,我将不战自败!

7月20日早晨7时,黑水剿匪总攻开始。果然,战斗进行中敌人开始破坏桥梁。卡子桥,是由西向东进入芦花的必经之路。前锋连11班作为尖刀班插到卡子桥边时,发现敌人正在拆桥。时间万分紧迫,尖刀班不顾主力能否赶到,立即向敌开火。敌人在桥头建有坚固工事,明碉暗堡,用密集火力向冲上来的解放军战士射击。班长曾法坤胸部、头部受伤,仍爬起来指挥战士向桥对面冲去,终因全身8处中弹牺牲。机枪手王金玉腿被打断,仍抱着机枪,背靠山崖,猛烈向敌人桥头堡射击,掩护战友夺桥。最后全班只剩下19岁的新战士张学易一个人,他头部受伤,鲜血蒙住了眼睛。他用毛巾扎着头,伏在战友的遗体旁打退了敌人多次反击,一直坚持到主力部队赶来。战后,11班被授予“英雄十一班”称号,张学易获“孤胆英雄”称号,参加了天安门观礼,受到毛主席接见。

1952年,毛主席紧急召见贺龙和邓小平:你处有剧变,不可等闲视之

经过一系列攻坚激战,7月24日下午,东西两线部队在麻窝会师,仅用五天时间,就取得了剿匪战役第一阶段的胜利。后来贺龙告诉郭林祥,他正在北京开会,接到前线的捷报,马上告诉了毛主席,毛主席非常高兴。

六、军政双胜麻窝是苏永和的老巢。占领麻窝后,傅秉勋、苏永和等逃入深山。东西对进,麻窝会师,只是完成了战役的第一步,更为艰难的是第二步:清剿逃匪。

负责清剿的8个营,分散在大山之中,有被各个击破的危险。当时通讯条件差,号音听不见,旗语看不见,难以配合作战。并且,七八月份正是川西的雨季,经常发生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高山上仍然是冰天雪地,寒冷异常。后来据被俘虏的空降特务交代,他们逃入深山后,有5个人被冻死。英勇善战的解放军指战员克服重重困难,付出血的代价,到8月中旬,基本肃清了逃匪,取得黑水战役胜利。但傅秉勋、苏永和仍然在逃,未能达成贺老总要求的“全胜”。

这时前线指挥部已经得知苏永和藏身位置,如果派兵突击,完全可以将他一举成擒,或者当场击毙。但考虑到苏永和在当地具有较大的影响力,要保持民族地区长治久安,仅靠武力解决是下策,更需要以德服人。在黑水战役开始之前,周恩来总理指示要学习诸葛亮七擒孟获,“要有十擒十纵、百擒百纵的气度,不服再打。”一句“不服再打”,掷地有声,饱含宽容的气量,充满必胜的信心!

1952年,毛主席紧急召见贺龙和邓小平:你处有剧变,不可等闲视之

苏永和的家人都向解放军投降了。前委立即安排苏永和的妻子高丽华担任了“黑水剿匪生产委员会”副主任,又派苏永和的两个儿子上山,劝导他回家。苏永和部属四散,身边只剩一个跟班,在深山密林中冻饿交加,一度想投湖自尽。正在此时,他的儿子及时赶到。苏永和害怕被清算,不敢回来,要与有姻亲关系的西康藏族自治区主席天宝(藏名桑吉悦希)歃血为盟,保证他的安全。郭林祥对天宝说:“答应他,喝!”苏永和回家后,邀请他去成都参观,还到北京参加了国庆观礼。年底安排他出任阿坝藏族自治州委员、副秘书长。

匪首傅秉勋哪里去了呢?他带着几个人,妄图往西北方向逃去川甘边找马步芳余部马良匪帮。8月底,傅秉勋和他的卫士在安曲独马寨,被协助解放军搜捕的藏兵抓获。傅秉勋知道自己的下场,在过一条小溪时,趁押解的藏兵一时疏忽,故意坠马,溺死在溪水中。

前线指挥部将消息上报贺老总。贺龙把电报带在身上,十一国庆节这天,他登上天安门城楼,将电报交给周总理,总理看后交给毛主席。毛主席看完电报,非常高兴地说:“黑水战役,取得军政双胜!”

七、民族政策在对匪徒军事打击的同时,人民政府和解放军向藏族群众作了大量的宣传工作。空军轰炸机投下的不是炸弹,而是数万张传单和“安全证”。传单上用汉藏双语写着:“只要在大军赶到之前将此证件顶在头顶,人民解放军保证你们的生命财产安全。”

解放军仅用三个月时间,解决了历朝历代难以解决的边疆民族地区问题,黑水汉、藏、羌各族人民,开始过上正常生活。曾被傅秉勋裹挟参加叛乱,当上敌人纵队司令的李德刚,是一个年纪轻轻的藏族小伙,外号“二牦牛”。他向解放军投降后,立即被安排参加黑水各族人民代表会议。4年之后的1956年,郭林祥作为中央慰问团到阿坝州慰问,在会上问:“李德刚同志来了没有?”一个眉清目秀,知识分子模样的青年站起来:“我就是那头‘二牦牛’。”这时他不但学会了汉语,还会黑水、嘉绒、藏语等多种语言。李德刚向郭林祥说:“郭总指挥,是您救了我,我才有今天,不然还不知葬身何地呢。”郭林祥回答:“是共产党、毛主席的民族政策救了你!”

八、指点江山事情还没有结束。前面提到的国民党保密局特务周迅予,既没逃回台湾,又没有落网,哪去了?周迅予是黄埔4期毕业的,很早就参加了军统。国民党逃离大陆前,他两次受到蒋介石召见,被委任为“川康救国军”中将司令,并口头许诺,等“反攻胜利”,让他“主川政”。周迅予与傅秉勋分手后,潜伏起来。而庇护周迅予的人,乃是阿坝的藏族首领华尔功成烈。

1952年,毛主席紧急召见贺龙和邓小平:你处有剧变,不可等闲视之

华尔功成烈为人城府很深,思虑周密,保留着还俗喇嘛和宗教领袖的身份,在川甘青一带颇具威望。党的政策,对苏永和这样参与叛乱的首领都可以原谅,对于华尔功成烈当然是尽量感化争取。华尔功成烈呢?总是处于摇摆观望中,想保住自己在草原的权势地位。他一方面就任了西康(今甘孜)藏族自治区副主席,另一方面暗中收留国民党特务和马家军叛匪。

早在1952年6月黑水战役开始前,毛主席就指点方略:今年集中力量解决黑水问题,对于纠集在川甘边朗木寺附近的马良等几股匪徒,不去动它,最好他们能把甘肃、青海、宁夏的散匪集结到那里去。

这真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妙计!零星剿匪很难很累,让他集结,正好来个一锅端!1953年3月20日,草地剿匪战役打响。以西北军区为主要兵力,四川公安军协助南线防守,并通过做华尔功成烈的工作,在南面黑河一带组成防线。当马良所部匪徒南逃想渡河时,华尔功成烈的武装不允许,结果马匪被西北军区在黑河北岸一网打尽。

九、攻心为上华尔功成烈为了自己的地盘,曾对共产党和解放军有抵触。他说:“我们这里没有土匪,解放军不该来。”郭林祥回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地方,解放军都可以去!”另一方面,组织上对华尔功成烈很尊敬,一律称呼“华副主席”。关于周迅予的下落,华尔功成烈必然知道,郭林祥心知肚明,却看破不说破。

有一天,草原上举行踏青赛马大会,华尔功成烈、郭林祥并排坐在主席台上观看。这时机要科长悄悄递给郭林祥一份电报。这封电报是草地剿匪北线指挥部发来的,上面说,周迅予的儿子被活捉,供出周迅予就在阿坝!

郭林祥不动声色,直到赛马会结束,才将电报读给华尔功成烈听。几天后,又告诉他:周迅予的儿子正在押送回阿坝的途中。华尔功成烈坐卧不安。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一天晚上,他来到郭林祥的住处,对郭林祥说:“郭总指挥,我对不起您,也对不起人民政府,辜负了您的厚爱和信任。周迅予等3人,现在就住在我的官寨里。我愿意把他们交给人民政府。”

华尔功成烈的官寨是一幢五层高楼的四合院建筑,客厅是阿坝最大的房间,书房能容纳200人。郭林祥他们曾在这里开会、吃饭、开舞会,而周迅予他们就藏在底楼仓库里。现在听华尔功成烈说出来,郭林祥不由得吓了一跳,既感叹华尔功成烈的大胆,也自责自己的麻痹大意!

1952年,毛主席紧急召见贺龙和邓小平:你处有剧变,不可等闲视之

第二天晚上,华尔功成烈派人将周迅予三人叫出来,说要转移。解放军和公安人员一个排在路边埋伏,一举将三人擒获,分别捆在三副担架上,直接抬到理县交给了公安机关。三人后来被判刑,并没有枪决,因为华尔功成烈在交人的时候提出三条请求:一是不杀,二是不要说出是自己交的,三是不追究其他人藏匿匪徒的责任。经上级批准,这三个条件都得到了同意和落实。正应了成都武侯祠那句名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有容乃大,攻心为上,民族团结,才是长治久安的法宝!

本文作者:马驽,“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编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众大事件: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老覃在大前天写了《1975年,红线女给毛主席写了封信,毛主席阅后批示:印发政治局》 一文,文中提到,1958年11月28日,毛主席到武昌主持召开党的八届六中全会,曾于12月1日和随广东省粤剧团来武昌演出的红线女有过一次会晤,后来还亲笔题写了鲁迅先生的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赠予红线女。

毛主席和红线女会晤的地点是在东湖宾馆。

那天,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在观在看红线女的演出,被随行的摄影师吕厚民照下了一张相片。

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现在,这张相片被称为“毛主席首张‘眼镜照’”,被东湖宾馆珍藏着。

还有,东湖宾馆梅岭1号楼前有一棵油松,粗壮枝干,翠盖如云,曾在2021年被评为“湖北十大最美古树”。这棵油松,是毛主席1960年5月13日亲手栽种的。

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不用多说,毛主席和东湖宾馆结下过许多不解之缘。

武汉东湖宾馆始建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毛主席称这里为“白云黄鹤”。他从1953年2月16日起至1974年10月12日,曾48次在这里下榻。

每次下榻时间短则十天半月,多则达半年之久。时间最长的一次,为178天。

可以说,东湖宾馆是新中国成立后,除了北京中南海之外,毛主席居住次数最多,时间最长的地方。

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东湖宾馆也因此享有了“湖北中南海”的美誉。

毛主席还在东湖宾馆会见过蒙哥马利元帅、西哈努克、胡志明、金日成、安娜·路易斯·斯特朗以及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人。

1967年7月14日,毛主席曾和周恩来一同入住东湖宾馆。当时,毛主席住在梅岭一号,周恩来住在百花一号。

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老覃昨天在《1960年,卫士李银桥发现:毛主席痴迷上了看小人书,午睡也不睡了》一文中也提到,毛主席习惯于夜间办公,白天睡觉,导致他的睡眠时间很少。为此,卫士们对他的睡眠特别上心。

毛主席入住东湖宾馆的第二天中午,他在床上正准备午睡,夏日炎炎,睡意袭来,眼看就要沉浸入梦乡,突然传来了“呯呯呯”几声枪响。

守卫在外面的卫士们都吓了一大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屋子里的毛主席也受到了惊吓,大声问:“哪个在打枪?”

卫士们赶紧展开调查。

调查出的结果让人啼笑皆非。

原来,时任福建省军管委会主任的韩先楚上将因为身体不好,于上个月离开了福建回到老家湖北治病,治疗后也到东湖宾馆休养了。他的住处,与毛主席的住处仅隔着一道花墙。

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韩先楚并不知道毛主席这时候也在东湖宾馆休养,他心情烦躁,听着枝头的鸟儿叫个不停,就开枪射鸟。

毛主席听说枪声是韩先楚打鸟传过来的,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翻身继续睡觉了。

韩先楚那边却坐立不安。

韩先楚听说毛主席就在隔壁午睡,并且被自己打鸟的枪声惊醒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他想过去向毛主席赔礼,又担心会破坏了毛主席的整个午睡;不过去又觉得于礼不合。

他急得团团转。

待听得毛主席的卫士报告“毛主席已经睡了”,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下午,就在他准备去登门向毛主席谢罪时,毛主席先一步来拜访他了。

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毛主席带来了芒果和鱼,要他尝尝鲜。

毛主席半句不提打鸟的事,只是询问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并关心地问起了他的健康情况。

韩先楚心头热乎乎的。

关于毛主席对韩先楚的欣赏和爱护,老覃前年写过《毛主席为何亲笔批示此人为开国上将?历数他的战功,众皆心悦诚服》一文。文中提到:1955年我军第一次评军衔,按照韩先楚的资历打分,本应是评中将军衔的,毛主席却写了“韩有功,中晋上”六字批示,因此被军衔评核小组重新评审,最终被评为了上将军衔。

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韩先楚的重大战功有哪些呢?

1945年9月,我军全面攻略东北时,国民党恃仗人数占优,武器精良,攻占了我南满根据地的大城市和大部分地区。韩先楚发起了鞍海战役,迫降了海城守敌第184师师部及552团,开创了东北国民党军战场起义的先例。

毛主席当时专门发嘉奖电嘉奖韩先楚。

韩先楚随后与胡奇才联手指挥新开岭战役,全歼国民党号称“千里驹”的第25师!

毛主席再发嘉奖电。

当国民党全力攻占南满,韩先楚力排众议,主张坚守南满,因此有了后面“四保临江”、“三下江南”等一系列轰轰烈烈的军事行动,为解放东北全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韩先楚的最大战功当数解放海南岛。

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解放海南的计划由四野12兵团40军和15兵团43军执行,我军渡海登陆的工具全是木帆船,要靠风力。韩先楚掌握到在谷雨前有北风或东北风可利用,强烈要求在谷雨前渡海登岛。

毛主席同意了他的申请。韩先楚遂于4月17日挥军渡海,于1950年5月1日全面解放了海南岛。

一个多月后,即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美军第七舰队随后粗暴地切断了琼州海峡。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我军先一步解放了海南岛,后果将不堪设想。

对于韩先楚的大功,毛主席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现在我们看,杨得志、许世友、陈锡联和韩先楚这四人担任地方大军区司令员长在20年以上,应该是57位开国上将中最得毛主席倚重的四位。

而在这四人中,韩先楚的资历最低。

韩先楚得遇毛主席,可谓是春风得意遇知音。

1967年,毛主席在武汉休养,突然传来几声枪响,他问:哪个打枪?

有了毛主席的赏识和爱护,他因此得以建功立业展雄才。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娱乐八卦:04.17娱乐八卦
下一篇:众大事件:硝烟散尽,犹记孟良崮!血战74年后,那场伟大的战役无人忘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