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大事件:云梦郑家湖墓地木觚长文再现春秋战国“纵横”史事

admin 32 2022-04-26 23:30:45

长江日报大武汉客户端3月30日云梦讯(特派记者万建辉)由国家文物局指导、中国文物报社和中国考古学会主办的“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近日将揭晓,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日前推出20个参与终评角逐项目的宣传片,“湖北云梦郑家湖墓地出土战国晚期木觚再现秦楚‘纵横’旧事”在央视新闻直播间播出。

云梦郑家湖墓地木觚长文再现春秋战国“纵横”史事

云梦郑家湖墓地274号墓出土的长文木觚。

郑家湖木觚长文记录什么故事?反映了怎样的秦楚旧事?带着这些问题,3月29日,长江日报记者赴出土木觚的云梦郑家湖274号墓地现场,请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专业人员介绍木觚出土经过,解读木觚700字长文内涵。

“筡游说秦王”史书没有记载

3月29日上午,长江日报记者在云梦祥山博物馆见到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郑家湖墓地考古项目现场负责人赵军。墓地发掘分为A、B、C三个区,2021年5月以来,赵军一直负责C区116座墓葬的发掘工作。

云梦郑家湖墓地木觚长文再现春秋战国“纵横”史事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郑家湖墓地考古项目现场负责人赵军介绍出土木觚的274号墓。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赵军带记者来到云梦楚王城遗址东南郊一处高层住宅建筑工地,穿过工地院门,在高大的起降机架子下,考古探方和已发掘过的多处墓穴呈现眼前。墓穴多已积水,用红色栏板撑起四面,以防坡岸塌方。

赵军介绍,震惊世界的睡虎地秦简就是在距离郑家湖墓地几公里的秦墓中发现的,因此郑家湖墓地发掘人员对竹木片的发掘特别重视。2021年9月23日,一名发掘人员在郑家湖274号墓发掘,脚后跟粘着的一只小木片引起考古人员注意,怀疑它是从棺木浮出浸水的墓穴水面,然后被发掘人员踩上的。

当天,发掘人员果然在274号墓棺椁间发现了木觚。发掘人员拣起木觚,发现木觚有断裂,沾满泥巴。9月24日下午,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专业人员李澜专程赶来郑家湖墓地现场,对木觚进行清洗,发现了木觚正反两面都有文字。

9月25日,武汉大学简帛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天虹教授对木觚上的文字进行初步释读,发现了觚文记载谋士筡游说秦王寝兵立义的故事。进一步考察,发现这段故事史书文献没有记载。木觚的重大价值由此被发现。

推测秦庄襄王没有接受劝说

回到云梦祥山博物馆,馆长张宏奎告诉长江日报记者,木觚已送往荆州进行脱水保护和修复。2021年郑家湖墓地出土其他漆木器,也都在云梦祥山博物馆用特制药水浸泡密闭,进行脱水保护。

云梦郑家湖墓地木觚长文再现春秋战国“纵横”史事

云梦郑家湖墓地木觚长文再现春秋战国“纵横”史事

出土的墓葬木板画,为研究秦人的宗教思想、服饰文化提供了重要资料。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张宏奎说,木觚中谋士筡游说秦王的方式,特别像《战国策》中“墨子说楚王无攻宋”的方式。说服楚王,墨翟采取的是铺陈比附的方法,先举一富人盗窃穷邻居成癖,诱使楚王自己得出其人有“窃疾”的结论,然后将地大物博的荆楚比作富人,将地小物少的宋国比作穷邻居,类推出楚国攻宋正如身染“窃疾”一般的道理,使楚王放弃攻宋的打算。

木觚长文中,谋士筡说服秦王,细述秦国地广、兵强、人众、物丰,暗喻秦王应当“知足”;筡引用因“以不义反为义”,桀纣亡国,吴人失其先王冢庙等典故,隐示秦王当以前人为鉴。又以自己所见所闻,指出秦民“壹恶用兵”而疲于征战,劝说秦王止兵,使民安居乐业。然而秦王没有楚王容易“忽悠”,长文中记录“秦王则不答、又不答”,对待游说的态度消极,也就是没有接受筡劝说。

据郑家湖墓地考古项目现场负责人赵军提供的《湖北云梦县郑家湖墓地2021年发掘简报》刊载,事件当发生在战国晚期,当时秦国已经“东南囊楚而北半赵”,统一六国势头强劲。在此形势下,东方五国结盟抗秦,取得暂时胜利,于是谋求与秦休战讲和,故谋士筡前往秦国游说秦王。此时的秦王推断可能是秦始皇的父亲秦庄襄王(前281年—前247年)。

历史上,秦庄襄王于公元前250年即位,秦庄襄王三年(公元前247年),秦国攻打魏国,魏公子信陵君合纵燕、赵、韩、魏、楚五国联军在黄河以南击败秦军,秦军败退。如果《简报》的推测成立,筡游说秦王的故事应该就发生在这一时期。

长江日报记者了解到,有关木觚700字长文的深入解读和现代文翻译工作,相关专家正在进行中,后期可能在考古学术刊物上公开发表。

木觚陪葬或反映秦人的厌战情绪

筡是什么人?他在什么背景下游说秦王?长江日报记者此前采访武汉大学简帛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天虹教授。李教授告诉记者,觚文记载的筡游说秦王事件提供了一幅战国后期东方国家与秦争斗、斡旋的时代画面,同时觚文涉及春秋战国之际魏、越、吴之间的关系,丰富了我们对某些重要史事的认知。

木觚为何成为274号墓墓主的陪葬品?赵军分析,根据碳十四测年,郑家湖274号墓主葬于公元前278年秦国占领安陆(今云梦)后。根据墓葬规模和形制,以及出土的石砚台,推断墓主为秦人,可能是下级官吏或普通贵族知识分子。

此前郑家湖墓地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罗运兵曾告诉长江日报记者,秦国在公元前278年已占领今云梦地区,在此设县治,墓主生活的时代是秦军继续征战东方各国的时代,留守云梦的秦人有厌战情绪在情理之中,因为秦军出征要自带衣物等装备,战争要付出巨大代价,那么作为秦人的274号墓葬墓主,在木觚上记载谋士劝说秦王息兵停战的故事,并当作自己的陪葬品,也是自然的。

史料记载,公元前279年,秦国名将白起大举进攻楚别都鄢(今宜城东南)。白起引水灌鄢,使楚损兵数10万。接着连克楚之邓(今襄樊北)及西陵(今宜昌)。公元前278年,秦昭襄王二十八年,楚顷襄王十九年,白起又率军攻占安陆,之后占领楚国都城,迫使楚国迁都,秦国霸业初显。也是在这一年,屈原投湖自尽。

郑家湖墓地考古成果揭示秦、楚文化逐渐融合

云梦祥山博物馆副馆长李峰带长江日报记者走进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郑家湖考古队驻地,也即云梦县博物馆文物修复中心。库房中,2021年郑家湖墓地出土的青铜器、陶器、玉器依次排列,散发着秦楚古韵。浸泡在药水中的虎头枕漆器暗红色的色彩如新,墓葬木板画中的人物栩栩如生。

云梦郑家湖墓地木觚长文再现春秋战国“纵横”史事

云梦祥山博物馆副馆长李峰展示郑家湖墓地出土的玉器。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李峰说,云梦古称安陆,春秋时期吴楚征战,楚平王令子昭王在此筑城。它是秦国入侵楚国前沿阵地,之后秦汉两朝在此设郡。1米以内的文化层中,出土了从商代到秦汉时期文物,如东周的陶井、秦代的竹简、漆器等万余件。今天的楚王城遗址位于云梦县城东郊,在楚王城外围的东、北、南3个方向都已发现墓葬,出土木觚的郑家湖墓地就位于楚王城遗址的东南郊。

而郑家湖墓地考古项目现场负责人赵军带记者看郑家湖墓地出土青铜器时,特别提到郑家湖墓地C区116座墓葬出土的青铜器,许多同一个墓葬出土的,既有明显秦国风格的青铜器,又有楚国风格的青铜器,这表明秦国新占领的古安陆地区,秦楚文化已开始呈融合趋势。

云梦郑家湖墓地木觚长文再现春秋战国“纵横”史事

出土的青铜器,同一墓中出土了秦鼎(右)和楚鼎(左)。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正如郑家湖墓地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罗运兵的分析:云梦是秦人统一南方的战略要冲,郑家湖墓地与楚王城城址及其周围的睡虎地、龙岗、江郭、大坟头等墓地是一个有机整体,年代均集中在白起拔郢至汉初,这些墓主多是楚秦汉嬗递——秦汉帝国大一统进程重要节点的亲历者、见证者,多学科研究也揭示了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最初形成的关键时期的人群迁徙与交融互动。

郑家湖墓地考古成果生动展示了秦文化与楚文化逐渐融合、统一于汉文化并汇入中华文明的历史过程,为研究战国晚期至汉初中国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成、中华文明从多元一体到大一统的历史进程及其背后所反映的国家认同提供了典型个案。

云梦郑家湖墓地木觚长文再现春秋战国“纵横”史事

出土的漆器,上有文字。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附——木觚上的文字(专家断句并添加标点符号版本)

木觚正面文字:

贱臣筡西问秦王,曰:“王之外訄臣筡愿欲得王之倚立之閒(闲),渴(竭)腹之所闻。当今□之时,衍巍(魏)五邦相与,陟=若壹,为义虖(乎)?筡弗得智(知);不为」义虖(乎)?筡有(又)弗能智(知),不识吾王将可(何)以侍(待)之”。王不合(答)。

筡有(又)称曰:“五邦以义来甗(献),吾王以义侍(待)之,不为义虖(乎)?愿吾王有以义侍(待)之者。为义者,皆欲人之以」义也”。王有(又)不合(答)。筡有(又)曰:“欲有复言也,恐刀居(锯)不容于身”。王曰:“先生言也,寡人谨听”。

筡曰:“今夫桀肘(纣)贵为天子,富有天下,尽已失之矣。无异故,皆以」不义反为义者也。巍(魏)人与越人战宿胥之壄(野),而栖越王廥(会)稽廥纂之上;当此时,吴人侵(寝)兵立义事鬼,强为天子,吴人不侵(寝)兵立义事鬼,」尽已失其先王冢庙及与大都连者。无异故,皆以不义反为义者也。

今筡入,王之四竞(境)者(诸)民皆有蚀寒之色,窃问其故,曰:‘壹恶用兵矣’。阴晋、上雒(洛)之」卒,天下之良卒也,自酆綦以来,夫斩首六矣。今出战不能胜,而内守不能箇(固),不能守其城郭而五刑传其身,而弗能佴(耻)也。无异故,皆未罢也。干将、莫冶(邪),」天下之良剑也,金试□兔(?)壶(?)□□□□□□勿绎(释)騄耳,天下之良马也,重载以驰于路久而勿绎(释),骀马」

木觚背面文字:

□至。无异故,皆未罢也。攻军杀将,王之(禄)也,者(诸)民之力也。者(诸)民绳身以断剅(头)列(裂)腹,宛取□□身以(迁)徙忧守之,此亦大过(祸)矣。万乘王所以□[于]□」□,或欲黄金朱(珠)玉走马□猎听乐,是以闻谈说之士言攻击之便,得地之利,约车众者数百[乘],而□者数十乘,齎(赍)币帛以□者(诸)侯,必旦兴师□」以□边竞(境)。

丈夫居军不□□□□□□□责阵卒,久者数岁,□者期年。兴而治地,地方环(圆)不□百余里,而地有不可虚,必且(迁)中□」之民以实之,百姓弗安且茗,可虖(乎)?王胡不止兵毋兴令居,允其图(?)□,修其垣蘠(墙),又且相□,居得其乐而陈责皆赏。以筡之私此,此天下之良」策已。

黄啻□曰行年三百□椯(端)身□察乃智(知)足。今吾王之地,东南囊(?)楚而北半赵,是皆[膏]臾(腴)之地也。西尽日入之所,到无甲之□,而兵强人众莫弗」智(知)已。又有最奡、必方、婴(樱)母(梅)、橘鼬(柚)、毗(枇)杷、茈橿(姜)之林,钟蠪胥蹇之州,美丹之穴,赣勒、□□、敝(栟)稯(椶)、桃支(枝)之渚,而万物无不有已”。

【编辑:郑晓晓】

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各大应用市场下载“大武汉”客户端。

众大事件:1950年湘西巨匪作乱,邓政委亲自下令剿匪,匪首穿女裤逃窜

作者:舍予

1950年元月的一天,湘西龙山一座年久失修的道观内,传来阵阵呐喊声。道士打扮的男子举刀,将手中的大红公鸡斩断脖颈,连同那把刀一同扔出香案。围观众人大惊失色,躺在地上的公鸡鸡头直冲香案,刀口亦是朝里!

原来据当地风俗,歃血为盟时,鸡头与刀口朝外,则是弟兄齐心一致对外,反之则相反。眼见满院人脸色大变,一旁的“盟主”连忙跑上台去,强挤颜笑道:“不足为奇,定是扔公鸡时力道小了一些,众兄弟的大业,定能成功!”

话音刚落,院内掌声、叫好声四起,“盟主”连喝两杯带鸡血的酒,草草地结束这自欺欺人的会盟。

1950年湘西巨匪作乱,邓政委亲自下令剿匪,匪首穿女裤逃窜

原来,台上那“盟主”,正是被敌“西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张群委任为“川黔边绥署指挥官”的匪首庹贡庭。此番道观闹剧,正是庹贡庭组织的一场“会盟”,意在拉起一支土匪武装,实现所谓的“四省边游击计划”。眼见自己一番说辞得到认可,庹贡庭遂即竖起“川黔湘鄂边防司令部”的旗子,再向手下大小头目一一封官许愿。待流程刚一结束,狡猾的庹贡庭便连夜溜回了老巢酉阳。

潜伏酉阳的庹贡庭,回想会盟仪式上那一幕,顿感不安。四五个月前刚宣布“四省边游击”的宋希濂,一个月前便已被俘。单凭自己手下这些各怀鬼胎的乌合之众,能成什么气候?可一想到事成之后,张群将保举其任“四川主席”,庹贡庭便又来了精神。

1950年湘西巨匪作乱,邓政委亲自下令剿匪,匪首穿女裤逃窜

宋希濂

决心大干一场的庹贡庭以酉阳、秀山匪首陈铨、杨树臣等为基础,一口气扩编6个纵队,号称万余人马,开始在川东烧杀抢掠。

2月24日,庹贡庭联合杨树臣率800余匪徒,抢占先前的巢穴芭蕉坨。此时,驻扎芭蕉坨一带的只有一个区中队120人枪,但有机枪6挺,钢炮一门。指导员华增修认为,区中队装备精良,匪徒800余众不过虚张声势,因此并未引起足够重视。

一日,率队围剿当地恶霸的华增修反被庹贡庭部尾随咬住,双方于酉水两岸摆兵布阵成相持状态。眼见匪徒援兵渐增,华增修一面派通信兵前往龙潭请派援兵,一面率队自小路撤退。

自沿路百姓处得到消息的华增修大惊失色,原来增援部队刚冲进去没多久,深知援兵寡不敌众,华增修再率区中队杀回芭蕉坨。然而此刻枪声渐稀,负责救援的酉阳军分区两个排的兵力仅存一个班还在抵抗,人数众多,又熟悉地形的庹贡庭不仅将两排人马击溃,还将带队的李指导员抓去剥掉衣物百般凌辱,最后活活刺刀刺死。

西南军区邓政委当即下令,“集结重兵,迅速剿灭匪患,确保重庆四周的安定”。3月11日,按照邓政委指示,川东军区出动11军3个团悄然逼近酉阳、秀山一带。

1950年湘西巨匪作乱,邓政委亲自下令剿匪,匪首穿女裤逃窜

酉东泡木坪,夜幕下的庹贡庭正兴奋地站在户外,刚刚接报,所部周燮钦已攻陷秀山,陈铨也在图谋酉阳,而自己同杨树臣占据这攻守兼备的泡木坪,想到“梦想”即将实现,庹贡庭不禁掐起腰来。

可美梦终究是美梦,早已掌握其动向的清剿部队已将95团摆至泡木坪四周,庹贡庭及杨树臣的2000余匪徒,已被团团包围。就在庹贡庭做着黄粱大梦之时,作战计划已然拍板。由95团3营及团直属队自南面主攻,1营佯攻,同时切断各交通要道,旨在全歼圈中之敌。

12日清晨,一股腰插短枪的人马出现在进山口,这是95团直插敌人心脏的尖刀排。眼见站岗匪徒架起机枪,战士连忙用本地口音高喊,“是偏析场张元邦大爷的人,奉庹大爷之命前来开会!”哨兵稍加放松,又提出请张元邦现身讲话。先前答话的战士眼疾手快,一个冲步上前掐住哨兵脖颈,尖刀排顺利通过进山的第一道封锁。

1950年湘西巨匪作乱,邓政委亲自下令剿匪,匪首穿女裤逃窜

谁知第二道哨卡的匪徒一见来人并非张元邦,随即发出警报。尖刀排只得渗透改强攻,率先开火。看到尖刀排只有几十人,嚣张的杨树臣指挥手下启动早已布置的交叉火力网,将山中各通道封死,一时之间,尖刀排无法前进,后续部队亦无法跟进,攻势陷入僵局。

眼看攻坚部队进攻受阻,95团严团长随即下令所属山炮瞄准齐射,却因山中雾大无法确定弹着点,多轮炮击收效甚微。心直口快的团长见状大为光火,朝炮兵吼道“再不命中,处分你们!”大概山雾也感到团长的迫切心情,原本厚重的浓雾消散大半,出膛的几发炮弹不偏不倚砸在守敌阵地之上,未见识过重火力威力的匪徒顿时阵脚大乱,先前匪徒依赖的山间火力网也被炮兵逐一拔除,渐渐不支的匪徒开始四散逃命。

1950年湘西巨匪作乱,邓政委亲自下令剿匪,匪首穿女裤逃窜

先前认为只不过是解放军小股“偷袭“的杨树臣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炮击轰破了胆,藏身逃兵之列,钻进了四周的山林。

前一个晚上还运筹帷幄的庹贡庭,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手下这两千之众是如此不堪一击。不甘失败的他还在高喊杨树臣的名号,得知杨树臣早已抛他而去,年逾半百的庹贡庭哭喊着命人找便衣为其化装。谁知慌乱之下,匪徒竟为其穿上了女人的裤子。仍讲颜面的庹贡庭硬是被卫士架着滑下山去,沿山间小路逃回老家麻旺镇。

战斗结束,严团长掏出表来一看,刚好5小时。先前匪徒吹嘘的泡木坪两千人枪,战后却只缴得各类枪支千余支,与此同时,周燮钦部盘踞的秀山一带几乎也在同一时间得到解放。

再说先前身着女装侥幸脱身的庹贡庭,不甘就此兵败的他再度前往湘西一带,投靠他先前的手下瞿波平。只不过此时的庹贡庭已不再是当初歃血为盟号令万余人马的“大盟主”,没有一兵一卒的庹贡庭自然不为瞿波平放在眼中。前后的巨大反差使得庹贡庭对其“大业”产生了动摇。

1950年湘西巨匪作乱,邓政委亲自下令剿匪,匪首穿女裤逃窜

恰巧,原在蒋氏阵营当过湖南主席的程潜,由北京返回长沙。他受到主席的礼遇,主动给湘西瞿波平送去劝降信,希望其认清时事,不再与人民为敌。一心顽抗到底的瞿波平,居然将信撕碎,而见得此信的庹贡庭则心动不已。

自知再往前走只有死路一条的庹贡庭,于1950年4月15日走下龙山,主动向解放军投降。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娱乐八卦:大S汪小菲离婚,到李靓蕾锤王力宏,台娱八卦的尽头是黑人范玮琪
下一篇:众大事件:鸿星尔克掉粉,一夜爆红终究只是偶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