镛怎么读(吴良镛怎么读)

admin 2 2021-10-11 14:43:40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这是金庸的武侠世界,也是我们心中那个快意恩仇、策马扬鞭的江湖梦。

而这个汉字,用来形容金庸其人其文,最是恰当。

这个字读yōng,是“镛”的繁体字。但无论繁简,他们都是标准汉字。后文为阅读方便,都写作“鏞”。

金庸本名查良鏞,想必是在取笔名的时候,将自己的名字之中的“鏞”一分为二。

鏞是古代的一种乐器,就是大钟。《说文解字》里记载道:“大钟谓之鏞。从金庸声。”事实上,最先表示这个意义的字是“庸”。而关于庸字的字源本义,向来有多种说法。

一说本义为“墉”

甲骨文最上面是倒写的“人”,中间是倒写的“其”即“箕,底部象“井”形夯地桩,所以本义是用泥土夯筑的护城墙郭。

二说本义为“鏞”

上部为“庚”,表乐器;下部为“用”作声旁。或认为下部是放置大钟的木座。庸假借为使用之义后,本义为假借义所取代,分化出从金、庸声的“鏞”字。

三说本义为“用”

《说文解字》:“庸,用也。”甲骨文字形上部为“庚”,乐器之象;下部为“用”,有说象木桶。乐器、桶都可使用,表示庸的本义与使用有关。

取“大钟”之意,第二种说法相对贴切。《诗经.商颂.那》:“庸鼓有斁,万舞有奕”。甲骨卜辞里也有“其奏庸”和“叀庸奏”,这里的“庸”明显是指乐器。而“使用”这个意义比起“乐器”和“夯土墙”更加虚化抽象,从汉字本身发展演化的规律来看,更有可能是后人将“庸”假借为此意义。

话说回鏞,在《书经·益稷》有记载云:“笙镛以间,鸟兽跄跄。”笙也是一种管状的乐器,在笙镛吹奏相协之间,鸟兽仿佛像人一样,翩翩起舞。

我们常说礼乐礼乐,在我们的文化里,礼乐是不分家的。乐是外在听感的享受,内在便是礼的滋养。在笙镛奏响的音乐里,鸟兽化德,相率起舞,跄跄然也。

有一个成语——黄钟大吕,出自宋陆九渊《语录下》:“先生之文如黄钟大吕,发达九地。真启洙泗邹鲁之秘,其可不传耶?”

相传黄帝的乐官伶伦制定了十二律,黄钟其中阳律的第一律。大吕为阴律的第四律。黄钟、大吕合在一起,便用来形容音乐或文辞正大、庄严而高妙。

黄钟也是一种乐器,是天子祭祀时的礼器。《大晟乐书》记载:“黄钟者,乐所自出,而景钟又黄钟之本,故为乐之祖,惟天子郊祀上帝则用之,自斋宫诣坛则击之,以召至阳之气。既至,声阕,众乐乃作。”

镛怎么读(吴良镛怎么读)

曾侯乙编钟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 金庸开始写武侠小说, 前后十多年, 他笔无停辍, 共发表了十四部作品。他的武侠小说先是在香港流行,七八十年代风靡大陆。马云也是金庸的忠实读者,他甚至给自己取了个花名——风清扬。

金庸的作品,你可能没看过小说版本,但多少也看过相关改编的影视作品。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虽然有些夸张了,但也能从中窥见金庸先生作品的受欢迎程度。

金庸的小说,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呢?在金庸先生去世后,互联网上掀起了一次大讨论:金庸小说有多大的文学价值呢?

李海鹏

就是个爽文,拿来消磨沉闷无聊的上学时光。

金庸小说所包含的历史的、社会的内容的深度和广度,在当代的侠义小说家中是极为突出极为罕见的。

冯其庸

而我认为金庸的作品就像陆九渊说的那句话——先生之文如黄钟大吕,发达九地。鏞本就是大钟,而金庸,其人其文便如鏞。

他的小说,给沉闷压抑的现实生活注入一丝乐趣,但在娱乐中,又有严肃的思考,武林江湖就是社会, 英雄宵小都是人性。

读他的小说,便仿佛生在那个波澜壮阔的“江湖”,年少无畏,激扬意气,侠义不灭,英雄长存。

敝帚字珍

汉字文化博大精深,

我们常用的汉字只有不到3000个;

新华字典收录汉字约8000个;

现在的电脑手机等终端,

可显示汉字约30000个;

2005年的国家标准GB18030-2005,

镛怎么读(吴良镛怎么读)

收录汉字7万多个;

而最新的国际标准10646,

收录汉字9万多个。

汉字再多,

如果不认识、在电脑上打不出来,

这些汉字文化就都丢了。

我们要做的,就是和您一起,

寻找汉字的文化。

欢迎您关注:敝帚字珍。

码字不易,点个赞吧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郑州到苏州高铁_苏州到杭州高铁时刻表查询
下一篇:嘲笑的意思_嘲笑的意思怎么解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