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大事件:【党史上的黄冈粮食之三】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大事件

admin 14 2022-05-13 13:30:46

党史上的黄冈粮食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重大事件

刘邓大军借粮证

刘邓大军筹粮留下的“借粮证”,即当年“晋冀鲁豫驻地行政委员会”的“收据”,证据号码为61130。证上写道:“今借到,潜山县左家大屋聂见田,稻子壹仟零玖拾伍斤,经手人宋兴岐”,日期为“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月二十五日”。

【党史上的黄冈粮食之三】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大事件

“借粮证”

1947年9月16日,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晋翼鲁豫野战军主力,千里跃进大别山,一口气打到梅城(潜山县城关)。10月27日,刘邓大军结束了高山铺战斗后,直开赴鄂皖边的太湖县刘家畈,在那里召开了三纵旅以上,地方工委书记以上干部会议[简称高干会议,当时刘邓都参加了会议]。可以断定,此借粮证就是刘邓陈锡联部下办理的。此借粮证的主人聂见田家住潜山县罗汉乡左家大屋,他看到解放军战士忍饥挨饿,便主动将家中仅有的粮种1095斤,全部借给了部队,解决了官兵吃饭的大问题。

黄安县开展拦米截粮斗争

1925年,黄安(今红安)大旱,农业歉收,农民处于饥饿之中,而地主却与商人勾结,囤积居奇,将大批粮食运外销售,以牟取暴利。黄安党的工作组决定从反粮食外运着手开展斗争。在党的领导下,发动组织群众截拦粮食,经过各方面的协同斗争,七里坪的粮食一粒也没有运走。由此农民更加相信共产党,都积极行动起来参加农村革命活动。

【党史上的黄冈粮食之三】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大事件

全省第一个农民运动

组织黄梅蒋家咀农民研究会

1924年10月,黄梅县农民运动第一个组织——蒋家咀农民研究会成立。

【党史上的黄冈粮食之三】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大事件

1925年3月5日农民研究会改名农民进德会,并于9月正式建立,拥有会员600余人。1926年7月,在此基础上成立黄梅县农民协会,使农民运动在全县迅猛开展,几个月会员便发展到十万之众,促使黄梅县成为鄂赣皖边革命的中心。蒋家咀农民研究会的创立,为我省农民运动由松散性转为有组织领导探索了道路,也为全国农民运动的发展做出了示范。

【党史上的黄冈粮食之三】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大事件

黄冈县农民协会

信用合作社的成立

1927年2月,黄冈县农民协会信用社在团风镇成立并开展服务贫雇农的金融业务活动。

【党史上的黄冈粮食之三】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大事件

黄冈县农民协会信用合作社流通券壹串

它是代表广大农民利益的金融机构,由农民协会管理现金、监督使用,并吸收存款,发放贷款,发行货币。“黄州设立总社,以便县农协就近指挥、监督,团风、新洲、阳逻、仓埠、但店、上巴河等处设立分社,以便农民支取”。

【党史上的黄冈粮食之三】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大事件

黄冈县农民协会信用合作社流通券壹串

为了有效进行经济斗争,占领货币阵地,便利农民借贷、买卖交易,黄冈县农民协会信用合作社一诞生,即发行了“农民协会信用合作社流通券”,通过发行货币来掌握当地金融市场,摆脱高利贷盘剥,保护农民权益。

众大事件:信息、谣言与知识的分立——《大义觉迷录》的故事

信息、谣言与知识的分立——《大义觉迷录》的故事

(图源:图虫网)

每当危机发生的时候,许多学者都会重提信息公开的重要意义。我深知接下来我要谈论的内容会冒犯很多人,所以我应当事先声明我的立场:信息公开很重要!但是很多时候,围绕着信息公开所涉及的问题,还真的和信息本身无关。为什么这样讲?我想先讲个故事。

信息、谣言和公共治理,这几个词汇放在一起,许多学者会立刻提及一本书——孔飞力的《叫魂》。(此书每逢封城,必火)但是我想说的是另外一本,史景迁的《雍正王朝之大义觉迷》。

史景迁的这部在国内不那么有名的著作,讲述的是《大义觉迷录》的来龙去脉。

信息、谣言与知识的分立——《大义觉迷录》的故事

雍正王朝之大义觉迷

[美] 史景迁 著

温洽溢 / 吴家恒 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1年3月

《大义觉迷录》是一本神奇的书,我们都知道清朝皇帝的文字狱很有名,这本书正是雍正年间最大的文字狱案的产物,由雍正帝亲自耗费极大心力编撰的御制国书,到了乾隆朝时却成为一本禁书,停刊销毁。没错,清朝皇帝大兴文字狱最终竟然办到了自己头上。

事件的起因是曾静谋反案。曾静,湖南郴州永兴县人,一个被革除功名的落魄秀才。雍正六年九月二十六日(1728年10月28日),其徒张熙向时任川陕总督的岳钟琪投书策反。这封逆书原件已佚,不过好在有雍正帝的上谕,所以我们能知道其中内容梗概。大体就是中原沉沦,夷狄窃据神器,乾坤反复;践祚者雍正弑兄屠弟、谋父逼母,与禽兽无异,致使天地震怒,鬼哭狼嚎;敦促“天吏大元帅”承先祖(据说岳钟琪乃岳飞后裔)遗志,趁时反叛,为宋明复雠。

按理来说,这样一封荒诞不羁的反书对于见过大风大浪、富甲一方、权倾一时的川陕总督而言,不过就是山野刁民的一场小闹剧罢了,该抓的抓,该杀的杀,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鸡毛蒜皮之事。但岳钟琪却表现出格外的谨慎小心,严查此事,短短六日之内,先后三次向皇帝急递密折,汇报案件的最新进展。

而雍正这边呢,也出乎意料地非常重视。先是命人将案件材料誊抄记录,然后要求岳钟琪继续彻查,最后还动用了“廷寄”(雍正发明的一种秘密沟通信息的方式),令湖南巡抚王国栋、两江总督范时绎和浙江总督李卫协查岳钟琪递交的谋逆名单中所涉之人。

就这样,一件普普通通的秀才造反案向着匪夷所思的方向发展,张熙供出了曾静,曾静又牵出了吕留良——一位早在四十五年前便已作古的文人。案子从雍正六年一直查到雍正十年,最终变成了天字号谋反大案,涉案百余人,吕氏家族凡十六岁以上男子,皆斩立决。

但这还不是本案最奇特的地方,最奇特的地方在于雍正对早先的两位主角——曾静和他的弟子张熙——的“出奇料理”。他不仅力排众议,免二人一死,还不惜躬身亲问,逐一反驳曾静在反书中对他的指控;让审讯官员为曾静详细解释朝廷运作方式;允许曾静翻阅岳钟琪的奏折和雍正的朱批;将一堆刑案抄本交由曾静阅读,让其知道自己是如何秉公断案。雍正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平息围绕曾静案产生的各种“谣言”,而且雍正颇有些当代经济学家的“眼光”,他认为平息谣言的最佳方式就是信息透明,所以他要让曾静尽可能地了解“事实”。

果然,经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曾静真心悔过,写下了认罪书——《归仁录》。但仅仅教化曾静一个人还是不够的,雍正还要斩断天下的谣言,让天下人“觉迷”。于是他将这桩清朝最大的文字狱案所涉的全部谕旨、审讯和口供记录集中在一起,再附上曾静的认罪书,汇编成了本文开篇提到的这部奇书:《大义觉迷录》。这还不算完,雍正从新科进士中遴选出四十人,远赴全国各州县,宣谕此书;并令各州县学官,必须各贮一册,永久存档,“倘有未见此书,未闻朕旨者,经朕随时查出,定将该省学政及该县教官从重治罪”。

这就是曾静案的结局吗?不是。当乾隆坐上帝皇宝座四十三天之后,案件再次发生了反转,乾隆降旨:“曾静大逆不道,虽置之极典,不足以蔽其辜。”

殊不知,乾隆这道圣旨才是真正的“大逆不道”,因为雍正对曾静案生前有谕:“朕之子孙,将来亦不得以其诋毁朕躬,而追究诛戮。”但不管怎样,曾静、张熙立刻再度下狱,两个月后凌迟处死。《大义觉迷录》也尽数收缴销毁,凡私藏者,杀头灭身。

《大义觉迷录》是一个绝佳的案例,它展现了在真实社会制度下,信息、谣言和公共治理之间复杂的互动机制。

在经济学中,研究信息问题有一门专门的分支学科:信息经济学。不过在我看来,信息经济学更像是一门玄学。比方说,为了应对信息不确定问题,信息经济学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将有关信息的所有可能性都表述出来,并且指定每一种可能性的概率分布。什么意思?例如我不知道明天我要吃什么,那么我就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写下来,然后还要指定每一样东西我会吃的概率是多少,最后设计函数进行最优化计算,找到那个我几乎、可能、大概会吃的玩意。也就是说,我要解决我的“无知”问题,我首先要变成一个全知全能的神。可既然我已经全知全能了,我还要学信息经济学作甚?这是一门高智低能人士发明出来的“扮演上帝”的智力游戏,和当下许多所谓的前沿理论一样。

其实在信息经济学出现之前,经济学界早已讨论过相关问题,最有名的大概应该算哈耶克那篇叫好不叫座的文章:《知识在社会中的运用》。在这篇文章中哈耶克使用了一个核心概念:分立的知识(divided knowledge),复杂点的用语就是“特定时空之情势的知识”(the knowledge of the particularcircumstances of time and place)。在哈耶克看来,良好社会秩序的关键就是处理好每个人所掌握的分立的知识。

但是绝大多数学者应该都没看明白这个“分立的知识”指的是什么,否则也就不会有后世的二流经济学家把“知识”问题简化为了“信息”问题。其实哈耶克的这个概念来自于奥地利学派的知识论:首先他说的“知识”绝对不是单纯的信息,否则的话我们手里的智能手机肯定比我们更有“知识”,因为它连接着互联网,储存着海量的信息;其次,这个“知识”也不是通过教育或者技能培训所能获得的——能够传授的知识不是知识。

那么“知识”为何物?很简单,它指的是我们对于外在世界的理解能力,和基于这种理解能力基础上的对外在世界的控制能力:人类社会的发展本质上就是知识进步的过程。

举个例子,人类早在3000年前就已经接触到了石油,但是并不清楚这是什么物质——这就是对外在世界的理解能力,随着理解能力的增强,我们开始用它作为防水材料,照明材料,甚至还用作军事武器;一直到19世纪中期,我们真正清楚了这种物质,并成功发明出提炼方法,但它还是没有成为一种主要能源来使用——因为我们还无法完全掌控这种物质;20世纪中期以后,我们终于能够掌控它,石油也最终成为现代经济最重要的动力引擎。这是一个经济增长的过程,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过程,同时也是知识进步的过程。

所以,大多数经济学家——也包括许多社会科学工作者——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大义觉迷录》的整个事件,就是围绕着信息的获取、传递和扩散展开的,但是信息本身不能说明任何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各人的知识。岳钟琪的格外慎重是基于他的“知识”:对于雍正帝的了解,特别是仅仅十五个月前,他在成都府也陷入过类似事件,外加他作为川陕总督的敏感身份;而雍正帝则面临更多的“知识”:一是大清立国以来一直受到挑衅的“正统”问题;二是川陕作为战略要地,刚刚经历过年羹尧事件的动荡,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雍正精神紧张;三是一直以来对江浙文士的不满,在曾静案发生之前,雍正就已经设“浙江观风整俗使”,专门整顿浙江民风。

同样,各方所为也是根据各自“知识”希望尽可能地掌控事件。岳钟琪想的是向皇帝传达自己的忠心,结果适得其反,反而引起雍正疑心,差点断送性命。雍正则相信以自己九五之尊的身份,应当能够控制事态发展;而要平息天下人的猜忌,必须“诛心”。所以最终决定全案透明化处理,“或者百千亿人之中尚有一二不识理道之人,闻此流言而生几微影响之疑者,是以特将逆书播告于外,并将宫廷之事宣示梗概,使众知之”。

《大义觉迷录》的确是做到了信息公开、透明,但事件绝非按照雍正所希望的样子发展,因为民众也是按照自己“知识”行事:新的谣言又再度出现。而这又是乾隆帝所获得的“知识”,最终促使他一反雍正的“诛心”之策,改用“杀身”,便捷了事。

因此,当斯蒂格利茨们在宣扬信息公开的种种好处时,我们真的应该再多问几个“为什么”。这不是说信息公开不好,只是那些公开的信息转变为民众分立的知识,进而发挥实际的作用,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社会过程。而其中的运作逻辑,说实话,至今我们的专业人士仍然没有搞清楚。所以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是极其难以预料的。

如何处理个人只拥有“分立的知识”?这还真不是看看微信朋友圈的消息,或者宅在家里多读书就能解决的问题。在这个流量为王、大数据横行霸道的时代,信息大爆炸反而加剧了知识的困境,进一步分立了我们对于外在世界的理解和掌控:因为我们不是依据信息而行动,是依据信息的意义而行动。同样的信息,我们每个人的理解,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这取决于我们的能力、经验和信念。

不过哈耶克至少有一点是对的,良好的信息交流沟通机制,是我们目前能够解决知识难题的最佳方法,即我们需要一个良序的信息市场。否则,就会像《大义觉迷录》那样,在扭曲的皇权体制下,无论信息如何透明和公开,雍正的“屠龙术”最终也会变成乾隆的“杀猪刀”。

众大事件: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本周焦点

长沙居民自建房倒塌事故53人遇难

5月6日,湖南长沙居民自建房倒塌事故第七次新闻发布会举行。会上介绍,目前,事故现场救援工作已经结束。截至6日3时03分,事故现场被困、失联人员已全部找到,其中获救10人,遇难53人。另据报道,国务院决定成立调查组,对长沙“4·29”特别重大居民自建房倒塌事故进行调查。话题舆情基本面如下:

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图:话题舆情数据扫描

(来源:人民众云)马某某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采取刑事措施

5月3日,央视新闻客户端发布消息称,4月25日,杭州市国家安全局依法对勾结境外反华敌对势力,涉嫌从事煽动分裂国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危害国家安全活动的马某某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此案正在深入调查中。3日下午,马某某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有关情况被披露。话题舆情基本面如下:

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图:话题数据扫描

(来源:人民众云)

疫情要闻

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

5月5日,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325场新闻发布会通报,自5日起,朝阳、海淀、房山、通州所涉封控区、管控区、防范区和临时管控区的公共交通进行运营调整。朝阳全区及公共交通运营调整区域内工作或生活的人员,实行居家办公和“点对点”闭环管理。为确保上述区域更好落实居家办公要求,减少人员流动聚集,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发布了六条居家办公措施。话题舆情基本面如下:

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图:话题数据扫描

(来源:人民众云)上海通报居委干部索要翡翠作抗疫物资

5月3日晚,有网民发文举报上海“三林镇一名居委干部向爱心居民索要翡翠平安扣作为抗疫物资”,引发关注。5日,@浦东发布 发布情况通报称:经调查,三林新村第三居委会干部朱彩凤,利用工作便利,假借抗疫捐赠之名反复纠缠小区居民,以达到其低价甚至无偿占有私有饰品的目的,造成恶劣影响。三林镇监察办对朱彩凤予以政务立案调查。经三林镇党委研究,决定按程序解除其劳动关系。话题舆情基本面如下: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图:话题数据扫描

(来源:人民众云)奥密克戎疫苗临床首针完成接种

5月1日,由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临床研究正式在杭州启动,并于当天完成第一剂接种。这是全球首支进入临床试验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此次奥株新冠疫苗临床研究将采用随机、双盲、队列研究的形式,在已完成2或3剂新冠疫苗接种的18岁及以上人群中进行序贯免疫临床研究,评价奥密克戎变异株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话题舆情基本面如下:

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图:话题数据扫描

(来源:人民众云)社会热点

教育部发布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

近日,教育部正式印发《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将劳动从原来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中完全独立出来,并发布《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文件指出,2022年秋季开学起,劳动课将正式成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其中,劳动课程内容共设置十个任务群,每个任务群由若干项目组成。①日常生活劳动包括清洁与卫生、整理与收纳、烹饪与营养、家用器具使用与维护四个任务群。②生产劳动包括农业生产劳动、传统工艺制作、工业生产劳动、新技术体验与应用四个任务群。③服务性劳动-现代服务业劳动、公益劳动与志愿服务。话题舆情基本面如下: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图:话题舆情数据扫描

(来源:人民众云)

上海普陀区5人因错转福利院老人问题被问责5月1日,网传上海新长征福利院在转运“死亡”老人时,发现老人仍有生命体征。2日,@上海普陀 发布通报称,已第一时间开展调查,并将老人转运至医院救治,目前老人生命体征平稳。普陀区民政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建东,党组成员、副局长黄耀红,养老服务科科长刘颖华,长征镇社会事业发展办公室主任吴友成,新长征福利院院长葛芳等,对新长征福利院错转老人问题负有责任,造成严重不良影响。张建东被党纪立案,黄耀红、刘颖华、吴友成3人均被免职并党纪立案,葛芳被免职并政务立案。5人均接受进一步调查。话题舆情基本面如下: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图:话题舆情数据扫描

(来源:人民众云)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

近日,网传江苏睢宁一婴儿因无核酸被拒诊身亡。5月5日凌晨,徐州市及睢宁县联合调查组发布调查结果称,4月29日夜,睢宁县患儿石某远因气管内异物,由家人送至睢宁县人民医院就诊,后经睢宁县急救医疗站转诊至徐州新健康医院救治,30日晨经抢救无效死亡。睢宁县人民医院和徐州新健康医院均未要求其提供核酸检测结果。目前,根据调查结果,相关部门已对涉事单位和相关责任人予以严肃处理。话题舆情基本面如下:

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图:话题舆情数据扫描

(来源:人民众云)

罗昌平侮辱英烈案一审宣判

5月5日,海南省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罗昌平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暨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一案依法公开宣判, 判处被告人罗昌平有期徒刑七个月并承担在新浪网、《法治日报》和《解放军报》上公开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话题舆情基本面如下:

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图:话题数据扫描

(来源:人民众云)

整理:人民网新媒体智库编辑:薛宇欣 | 责编:朱玉萍 夏玥

北京发布六条居家办公措施、江苏睢宁通报婴儿在医院死亡事件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30-5.6)

你的每个赞和在看,我都喜欢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众大事件:刑事案件如果涉案人员较多是不是得全部抓获才能判刑?
下一篇:娱乐八卦:05.07娱乐八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