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大事件:大一学生一拳打碎玻璃背老人冲出火海!煤气罐在身后爆炸

admin 15 2022-05-12 10:01:06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近日,大学生王旭旭

见义勇为的事迹,

在河北邯郸广为流传,

网友纷纷为他点赞!

他却表示:

救人、做好事是应该的……

大一学生一拳打碎玻璃背老人冲出火海!煤气罐在身后爆炸

砸破玻璃!背老人出火海

据媒体报道,

1月12日晚8点多,

王旭旭同学骑电动车回家,

突然看到远处的房屋浓烟弥漫,

火苗蹿出来一人多高,

在燃烧的啪啪声中听到了

有人在微弱的呼救:

“救命呀!救救我!”

听到呼救声后他挺身而出,

骑车冲向火灾现场,

拳头打碎了门上的玻璃,

把外门打开,

用脚踹开了里门,

在黑暗中顺着老人的呼救声

摸索到了老人。

大一学生一拳打碎玻璃背老人冲出火海!煤气罐在身后爆炸

忍着脸被灼烧的疼痛,

王旭旭二话没说,

背起老人就往外冲。

大一学生一拳打碎玻璃背老人冲出火海!煤气罐在身后爆炸

当老人平安得救

刚刚离开屋子不远时,

随即一声巨响,

液化气罐爆炸了,

小屋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安顿好老人后,

王旭旭紧接着拨打了

119报警电话,

救援人员抵达后,

他还引路将他们带到火灾现场。

“救人、做好事是应该的”

当老人的孩子及众乡亲们赶到现场时,大火已基本被赶来的消防员扑灭。

老人的儿女们看到母亲平安无事时,连忙向他道谢,现场的乡亲们也纷纷为他点赞:“小伙子,好样的!”而他只腼腆地了说了一句:“这是我应该做的”,便转身离去。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旭旭表示,当时还具备救援的条件,也没考虑那么多,救人做好事是应该的。

大一学生一拳打碎玻璃背老人冲出火海!煤气罐在身后爆炸

大一学生一拳打碎玻璃背老人冲出火海!煤气罐在身后爆炸

大一学生一拳打碎玻璃背老人冲出火海!煤气罐在身后爆炸

据悉,王旭旭就读于河北建材职业技术学院建筑装饰材料技术专业。今年一放寒假,他就主动请缨,担当起村里疫情防控志愿者。得知王旭旭救人的事迹后,学校还专门发文,号召同学们向他学习。

大一学生一拳打碎玻璃背老人冲出火海!煤气罐在身后爆炸

大一学生一拳打碎玻璃背老人冲出火海!煤气罐在身后爆炸

大一学生一拳打碎玻璃背老人冲出火海!煤气罐在身后爆炸

王旭旭做疫情防控志愿者

王旭旭,好样的!

中国青年报(ID:zqbcyol 整理:张小松)综合:河北建材职业技术学院官微、河北日报、澎湃新闻等。

众大事件:暹罗拾珠|“奉旨倒巴”疑云:一场权力游戏的幕起幕落(下)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秦翊

暹罗拾珠|“奉旨倒巴”疑云:一场权力游戏的幕起幕落(下)

塔玛纳

余震爆发:塔玛纳突然去职

就在不信任辩论结束后两天,巴育总理突然决定,9月7日恢复召开内阁线下会议(7月6日以来一直都是视频会)。由于塔玛纳“倒巴事件”在泰国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媒体自然格外关注出席此次会议的巴育与塔玛纳。

许久没有见面的部长们再度线下相逢,呼朋唤友,嘘寒问暖,格外热闹。塔玛纳与卫生部助理部长萨提座位相邻,正谈笑风生之时,巴育从二人面前经过。二人起身合十行礼,巴育却仅向萨提回礼,对塔玛纳熟视无睹,场面一度极为尴尬。随后,内务部长阿努蓬经过,二人又起身致礼。媒体注意到,阿努蓬右手手指轻触塔玛纳合十双掌,但目光却投向萨提,与他热情寒暄,未与塔玛纳有任何交流。

开会期间,塔玛纳大多数时间也低着头,似乎心事重重。会后,有记者希望采访他,他以嗓子不适委婉拒绝。与此同时,巴威也被记者们追问,“塔玛纳是否会辞去公民力量党秘书长一职?”“为泰党和公民力量党是否会联合组阁?”“巴威大伯是否还想当总理?”巴威的回答千篇一律:“不会!不会!不会!”

9月9日下午,巴育总理参加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七次领导人会议后,提前离开总理府,前往巴威副总理官邸,二人密谈一个多小时后,巴育离开前往一家医院视察。正在听取汇报之时,部下来电报告巴育,塔玛纳在议会大厦宣布辞去内阁职务,巴育闻讯后,未动声色。仅仅过了几分钟,《国家公报》网站公布了拉玛十世国王于9月8日签署的御令,宣布“根据总理的禀奏,为了国家之利益,依据宪法171条赋予的权力,革除农业与合作社部助理部长塔玛纳、劳工部助理部长纳勒蒙二人的内阁职务”。

那么,究竟是塔玛纳辞职在先,还是被国王革职在先?塔玛纳向公众解释,自己于9月8日与家人商量后决定辞职,并于当天写好了辞职信,但私人助理9月9日才提交。不过,负责法务的维萨努副总理表示,国王御令自9月8日零时起生效,自然是国王革职在先。

姑且不去追究塔玛纳是主动辞职还是被撤职,也无从得知他赶在《国家公报》网站刊发国王御令之前几分钟抢先宣布辞职,是否与巴育和巴威二人的秘密交谈有关。但是,从他发表的辞职宣言中,不难发现,他与巴育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这是他无法继续在内阁中任职的最主要原因。

当记者们问道,无法与巴育总理共事是否辞职的重要原因?塔玛纳回答:“道不同不相为谋。”他承认,巴育并未接受他于9月3日下午的致歉,这让他感到非常不舒服。因为自己已经向巴育陈说了合情合理的理由,但是毫无效果。他还主动告诉记者,事实上自己早在9月4日就向党魁巴威请示,希望于9月6日起辞职,被巴威阻止。但是思来想去,最终还是违反党魁的指示,做出了辞职决定。至于与“三胞兄弟”之间的关系,塔玛纳仅表示,自己对巴威依然爱戴如初,其他二人则未提及,他表示,“不至于决裂,但是我已经选择了自己的道路。”

塔玛纳表示:自己一心为国、为宗教、为国王、为人民,以国家利益为重,但自任职内阁以来,政府的环境与风气远远低于想象,所以自己希望回到原点,做一名议员。他说,“我希望为了国家建强政治体系,而非为某些集团的人来做事。最近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思考,我最应该重视的是人民的目光,而非伺候别人。我已经作出决定,要走一条新型政治之路,以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为出发点,我将在政治舞台上奋勇搏击。如果有机会再度回到权力舞台,我将为国尽职。”

耐人寻味的是,他讲到,尽管自己依然是公民力量党的秘书长,尚在考虑是否要辞去此职,但是自己绝对不会再踏入党部一步。自己是从“老家”搬过来的,原先那个“老家”非常温馨,现在要考虑,是否应该要去再建一个新家。笔者理解,他所说的“老家”,应该是他曾经参选议员的为泰党,而“建新家”的意思则是另立门户,成立新党。

有关塔玛纳的突然去职,究竟是巴育禀奏国王将其撤职,还是他主动辞职,巴育的回答简单粗暴:“反正他已经不在了!怎么来的,怎么去的,我不会回答的。我谁都没告诉,这事得由着我,我做我想做的。我的理由就是我的理由!”

值得推敲的几个问题

塔玛纳“倒巴事件”在泰国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直至笔者撰写此文,这一事件仍然占据着泰国各大媒体的重要版面。细究之下,这一事件确实有许多值得推敲之处。

暹罗拾珠|“奉旨倒巴”疑云:一场权力游戏的幕起幕落(下)

拉玛十世国王。人民视觉 资料图

一是拉玛十世国王在此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传言塔玛纳以拉玛十世国王有意更换总理为由,暗中拉拢众小党共同推翻巴育,究竟是否属实?

7月下旬巴育曾独自进宫觐见国王,次日他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自己将干满这一任期,不会辞职,也不会提前解散议会举行大选,表示他已经得到了国王的明确支持。也正因此,巴育才敢对记者们说,“只有我一个人能觐见国王禀告公务”。但是,上半年塔玛纳过生日时,也收到了国王赠送的花篮。以塔玛纳遍布朝野的人脉关系,他与国王之间或许已经建立秘密沟通渠道,“国王有意更换总理”并非空穴来风。倘真如此,拉玛十世国王是一方面安抚巴育,让他继续安心坐稳总理宝座,另一方面则试图借塔玛纳之手腕,以议会投票方式逼迫巴育去职,国王真正的意图值得仔细玩味。

暹罗拾珠|“奉旨倒巴”疑云:一场权力游戏的幕起幕落(下)

他信。人民视觉 资料图

二是他信在此事件中扮演的角色。9月3日,流亡海外的著名反王领袖颂萨·坚姆通过个人社交媒体公开表示,在推翻巴育这一事件中,他信和塔玛纳之间一定存在“交易”。总理府常驻部长助理赛萨功·阿达塔翁宣称,根据情报显示,远在迪拜的一位首字母为T的人士,出资收买议员,让他们对巴育总理投不信任票。

塔玛纳与他信之间颇有渊源,他步入政坛的政治导师是他信在预备军事学校时期的同期生——戴隆·英特拉塔上将。在戴隆指引下,塔玛纳加入了他信阵营,并且曾经参选为泰党议员,与他信算是旧相识。不久之前,他信在一次网络视频直播中,亲切地称呼塔玛纳为“小弟”,并且言语之中对他恭敬有加,让人不禁对二人关系产生好奇。

8月 17日,远进党向外界公开表示,此次反对党联盟举行不信任辩论,远进党原本将目标确定为公民力量党党魁巴威副总理和秘书长塔玛纳助理部长,然而,他信阵营的为泰党却表示,巴威和塔玛纳的“黑材料”都已经过期,不同意将此二人列入名单。当晚,他信就此事批评远进党“政治幼稚,像个小孩,一旦不如意,便开始抱怨”,他对不将巴威和塔玛纳列入不信任辩论一事的解释是:“当今政府的核心是巴育,应该集中火力猛攻巴育。而巴威现在除了副总理一职外,没有监管任何实际事务,骂他有何用?骂塔玛纳又有何用呢?”。

这些情况都表示,他信确实有意维系与塔玛纳之间的友好关系。因此,不能排除他信在塔玛纳“倒巴行动”中也扮演着一定的角色。毕竟,只要是巴育担任总理,他信回国的希望几乎为零。为了实现回国目标,逼迫巴育去职是必经之路。

三是巴威在此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巴威目前是双重角色,既是“巴育-巴威-阿努蓬”集团的核心人物、带头大哥,又是执政联盟第一大党公民力量党的党魁。以塔玛纳为人处世的风格,绕过党魁巴威去实施“倒巴行动”,可能性微乎其微。巴威或多或少应该了解塔玛纳的计划,但是他为何不提前出手阻止塔玛纳?为何不向巴育总理释放预警信息,而是等到巴育做出强烈回应,塔玛纳明显占了下风之时,才亲自出马平息矛盾?巴育为什么前所未有地强调“三胞兄弟”情比金坚,密不可分?是不是在提醒巴威不忘初心?9月3日下午阿努蓬为什么始终与巴威没有眼神交流,是否已经心生隔阂?

据说,8月11日巴威生日当天,“三胞兄弟”共进晚餐,席间传出阵阵笑声,巴威说:“我要是想当早就当了!”而9月3日下午,巴育也曾搂着巴威的肩膀笑着问他:“你真的想当总理吗?”正如前文所分析,塔玛纳倘若“政变”成功,极有可能推举巴威暂领总理之位,下一次大选则直接以公民力量党总理候选人身份参选,理直气壮地就任总理,这或许就是巴威举棋不定的原因吧。

事件的本质与未来的走向

笔者认为,此次事件的本质其实是下一届大选日益临近背景下,公民力量党内对巴育总理和阿努蓬内务部长积蓄已久的不满情绪的一次集中爆发,同时也是塔玛纳对个人职位提升诉求不受巴育重视的无奈之举。

众所周知,公民力量党是2018年为了保证巴育继续担任总理而临时成立的一个政党,山头林立,成分复杂。2019年大选后,公民力量党成功领衔组阁,巴育连任总理。有一点必须要说明,公民力量党之所以刚成立就能获得选民支持,成为仅次于为泰党的议会第二大党,主要原因是巴育在当时强大的号召力。如果不是巴育同意被公民力量党提名总理候选人,公民力量党大选成绩不会如此靓丽。

也正因此,在内阁部长名额分配中,巴育总理将主管经济的副总理、内务部长、国防部长、外交部长等重要席位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不允许公民力量党染指。2020年7月,公民力量党骨干政客成功“逼宫”,颂奇副总理麾下的“四王子”经济团队退出该党,并辞去内阁部长职位。公民力量党部分高层本以为可以填补“四王子”离职所空出的财政部长、能源部长席位,但巴育对其要求却置之不理,而是遴选专业人士补缺。

2021年2月,泰国刑事法院就2013年至2014年间“人民民主改革委员会”发动示威、企图推翻英拉政府一案作出判决,公民力量党的纳塔蓬·提素万(教育部长)、普提蓬·汶纳干(数字经济与社会部长)因此失去部长席位。公民力量党内部担心巴育总理会安排非本党人士接任空缺部长席位,便立刻发起了一场签名请愿行动。90多名议员联名上书巴育总理,希望由公民力量党党魁巴威从本党遴选合适人选填补部长空缺,但最终未果,内阁调整依然由巴育做主。

笔者认为,巴育之所以不待见提名自己作为总理候选人的公民力量党,主要原因有二:其一,公民力量党内派系众多,大多为职业政客,不擅长治理经济,因此政府财政部长、能源部长等席位均由巴育直接邀请专业人士担任,确保治理成效。其二,巴育希望将自己与公民力量党之间的关系保持在2019年大选时的状态,即公民力量党必须依靠巴育的个人声望才能获得选民支持,这样才能确保公民力量党在下一次大选中不敢撇开自己,另推他人作为总理候选人。因此,对大选至关重要的内阁职位——负责任命全国府尹、县长的内务部长一职始终由巴育最为信任的阿努蓬担任,绝不能让公民力量党政客染指。如此一来,即便与公民力量党的政客们决裂,凭借巴育自己的个人威望以及阿努蓬通过内务部与各选区之间的密切关系,也能保证在下一次大选中立于不败之地。

而公民力量党的政客们则认为,2019年巴育能够再度担任总理,他们功不可没,但是巴育没有给予公民力量党应有的回报,不仅内阁席位数量较少,而且职位相对都不太重要。对于政党大选最为关键的内务部长一职,由非公民力量党党员的阿努蓬担任。他性格较为内敛,不喜社交,与议员们交往很少,难以听取议员们的心声,更无法为公民力量党的议员们走入民众,争取民心创造条件。因此,他们希望由公民力量党党魁巴威或者其他管理层出任内务部长一职,为下一次大选做好铺垫。

对于塔玛纳而言,他一直希望能够晋升为部长,并为此积极运作,却始终未果。6月18日,他成功当选公民力量党秘书长一职,为晋升部长创造了绝佳条件。执政联盟其他两个大党——民主党和自豪泰党的秘书长分别担任农业与合作社部长和交通部长。执政联盟第一大党秘书长如果只担任助理部长,而且位居民主党秘书长之下,则与其地位不相匹配。况且党内还有其他党员担任部长,自己如果只是助理部长,也不利于党内管理工作。

在泰国政治史上,党魁担任总理,秘书长担任内务部长的“黄金搭档”屡见不鲜。塔玛纳心里最理想的状态是,直接一步到位,担任内务部长,如若不行,则担任其他部的部长。另外还有一个方案是,由巴威出任副总理兼内务部长,自己则担任内务部助理部长。总之,要么“扶正”当部长,要么就实际掌控内务部。

然而,即便塔玛纳和公民力量党的政客们谋划得再美好,巴育和阿努蓬始终不愿意交出内务部这块“肥肉”。随着下一次大选日益临近,塔玛纳决定不再寄希望于巴育,而是采取行动,踢开巴育这块“绊脚石”。他这种大开大合、不患得患失的性格,决定了泰国政坛上只有他才敢密谋“议会政变”推翻军事政变上台的巴育。他应该已经做好了最差的打算。只不过,他低估了巴育-巴威-阿努蓬“三胞兄弟”的情谊。本来默许他行事的巴威,最终决定站在巴育和阿努蓬一方,导致塔玛纳的计划以失败告终。

至于巴育此次勃然发威,笔者认为,并非莽夫意气,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反而是有两层深意:一是“敲山震虎”,借“平叛”一事,敲打塔玛纳背后的“老虎”——或许是国王,或许是巴威(劳工部助理部长纳勒蒙是巴威亲信),警告他们千万不要在背后搞小动作,想通过“隐蔽行动”推翻自己。二是“杀鸡儆猴”,塔玛纳和纳勒蒙是“鸡”,公民力量党内各派政治力量包括执政联盟其他政党的政客们都是“猴”,告诫他们认清形势,文人政客与军人出身的巴育总理之间,究竟谁主沉浮?一个立竿见影的例子便是,原本也属于塔玛纳集团的执政联盟党鞭维拉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公开向巴育示好,他表示,公民力量党内只有一个山头,就是“三胞派”(巴育-巴威-阿努蓬)。

而随着巴育和塔玛纳之间的裂痕公开化,塔玛纳无路可选,只能被迫黯然离职。尽管他神通广大,朋党众多,但是鉴于他与巴育总理的关系恶化,以及有可能被视为国王的“弃子”,离开公民力量党和巴威这棵大树后,是否还能呼风唤雨,左右逢源,尚未可知。笔者认为,塔玛纳的离开,可能会导致公民力量党内各山头派系之间再度洗牌,或许会有若干议员追随塔玛纳离党,但暂时不会对巴育政权稳定性形成致命影响。

当然,巴育也可以选择不再依靠公民力量党,启动此前成立的备用新党,尽快调整内阁人选,为新党参与大选造势。泰国媒体传言,即将于9月底退休的现任内务部常务次长查猜·蓬叻极有可能退休后入阁,担任内务部助理部长,他也同时被传将出任巴育集团新党“泰国经济党”的党魁。这个党目前的骨干成员主要是一些退休的府尹、前政府官员等。

究竟巴育会做出何种选择,泰国政局会朝何方向发展?巴育会不会提前解散议会,举行大选?执政联盟会不会出现其他政治事件,扰乱巴育部署?这一切现在都还很难预测。况且还有议会外旷日持久的街头反政府示威活动,以及社交媒体上不断抨击政府的“托尼哥”(他信在社交媒体ClubHouse的账号名为Tony Woodsome)。无论如何,这次“议会政变”之后,泰国政治将会发生重大变化。我们拭目以待!

“暹罗拾珠”是泰国问题研究专家秦翊的专栏,在宏大视野下对泰国政情、民情与外交关系做有料有细节的全方位观察和剖析。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栾梦

众大事件:战争、难民和恐怖主义如何相伴相生│阿富汗风云⑫

日前发生的喀布尔机场爆炸恐袭事件表明,虽然阿富汗国内大局初定,但战争的阴影并未远去。当地的难民问题和恐怖主义问题仍是悬而未决的重大挑战,无论对于阿富汗新政权还是周边国家乃至整个国际社会,都是如此

战争、难民和恐怖主义如何相伴相生│阿富汗风云⑫

【财新网】(记者 张兰太)阿富汗局势近几日再起波澜。当地时间8月26日下午,人流涌动、仍有大量阿富汗人急欲搭机离境的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国际机场(Hamid Karzai International Airport)外接连发生两起爆炸,已造成175人死亡,其中包括至少13名美军人员,此外还有上千人受伤。(《美军就机场爆炸案发动无人机打击报复 在阿国际恐怖组织仍猖獗_世界频道_财新网》)爆炸发生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境内的分支机构——“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IS-K)已宣布对事件负责。这一起近年来阿富汗发生的最大规模爆炸恐袭事件表明,虽然阿富汗国内大局初定,但战争的阴影并未远去。

前文已用大量篇幅描述了阿富汗国内数十年来连绵不休的战争,既包括当地各游击队反抗外敌入侵的斗争,也包括阿国各派军阀之间的混战,它们造成阿国满目疮痍、民不聊生。即使在塔利班二度上台已成现实、各派政治势力正协商成立包容性政府、阿富汗国内和平曙光乍现的当下,至少有两个问题仍是悬而未决的重大挑战,无论对于阿富汗新政权还是周边国家乃至整个国际社会,都是如此。这就是难民问题和恐怖主义问题。

战争制造难民,使之流离失所,并非什么新鲜事,古今中外莫不如此。但具体到阿富汗,其难民问题又有一定特殊性:一方面,阿富汗国内战争旷日持久、此起彼伏,这台“绞肉机”不断制造出来的大量难民在阿国边境或者邻国境内已经集中连片,长年聚居于此,甚至形成二三代难民;另一方面,其中的一部分难民又进一步或主动或被动地卷入战争,成为这台绞肉机新注入的“汽油”,使它能够继续发动、运行下去,并制造出新的难民,由此形成恶性循环……这种战争与难民相伴相生的关系,在成立早期的塔利班身上表现最为典型。

阿富汗塔利班于上世纪90年代初在国内军阀混战中异军突起并上台执政,但如果追根溯源的话,它孕育于80年代末巴基斯坦北部一些由沙特阿拉伯资助、提供免费教育的伊斯兰宗教学校,那里宣扬逊尼派宗教观,灌输极端保守教义。当时这些宗教学校招收的学生,大都来自阿富汗反抗苏联入侵的十年(1979-1989年)战争制造出来的难民家庭。他们因生活贫困、衣食无着,无法接受当地显得昂贵奢侈的世俗教育,只能被迫选择这些无偿教育、免费食宿的宗教学校,并被进一步培养成为宗教极端分子和所谓“圣战”的棋子。后来,在苏联撤军、纳吉布拉傀儡政权倒台后阿富汗权力真空之中形成的军阀混战中,曾在反苏斗争中失去一只眼睛的阿訇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率领800多名宗教学校学生于1994年建立塔利班武装,这支“宗教学生难民军”在内战中迅速壮大,纠集数万之众,仅用两年就席卷全国,最终建立政权。但阿富汗国内的战争并没有结束,塔利班在其首次执政期间(1996-2001年),仍继续与以“北方联盟”为主的反塔利班武装作战。再后来,“9·11”事件发生,以美军为首的北约军队入侵阿富汗,塔利班在很快丧失政权后又退回到山地和乡村,开始了与外国军队和阿政府军长达20年的游击战,直到近期卷土重来、二度上台。外界恐怕难以想象,在这三四十年之中,阿富汗大大小小的战争,带来了多少生灵涂炭,制造了多少失去家园、背井离乡的难民!

战争、难民和恐怖主义如何相伴相生│阿富汗风云⑫

当地时间2021年8月22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在机场协助阿富汗民众撤离阿富汗。图/IC photo

联合国难民署8月27日发出警告,到今年年底,将有50万人逃离阿富汗成为新难民。据联合国难民署8月初发布的数据,自2021年年初以来,阿富汗已有近40万平民流离失所,其中超过24万人是5月阿富汗此轮冲突全面爆发以来新增的难民。另外,联合国难民署数据还显示,2020年逃往邻国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有150万人,还有超过78万难民逃到了伊朗。当然,这些年来也有一部分更有选择空间和相关渠道的阿富汗难民最终“远走高飞”、定居欧美。

其实,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阿富汗的政治流亡者就开始逃到巴基斯坦边境,在当地形成巨大的难民营。据统计,十年反苏期间,阿富汗大约有600万人被迫逃离家园沦为难民。另据报道,美国发起的阿富汗战争期间(2001年至今),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直到今天,在巴基斯坦、伊朗等国聚集的阿富汗难民多达上百万人,而当地大大小小的难民营几乎无人问津,仅有一些国际组织提供部分物资援助。

这些生活在难民营里的人自然无法安居乐业,更没有好的教育和就业机会,因而生活贫困,文盲率畸高。同时,当地治安状况差,毒品泛滥,枪支弹药又很容易得到,找不到工作、看不到前途的大批难民似乎只有加入战争这一条路可走,从而成为新的不稳定因素。这是阿富汗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也是当下活生生的现实。

至今仍活跃在阿富汗及其周边地区的不少恐怖主义组织(如“巴基斯坦塔利班”“东伊运”“基地”组织以及本文开头提到的“伊斯兰国”),在某种意义上,正是这里长期以来的难民问题和“圣战”思想交叉影响的副产品。因此,解决阿富汗难民问题,也将有助于清除战争机器和恐怖主义的滋生土壤。

今年6月,分析支助和制裁监测组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份报告显示,长期以来,虽然塔利班始终否认阿富汗存在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但来自多个国家和好战团体的作战人员继续在阿富汗活动,而且其中大多数人至少受到塔利班的容忍或保护。据监测组估计,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保持在大约8000人至1万人,主要来自中亚、俄罗斯联邦北高加索地区、巴基斯坦等地。他们大多与塔利班有关联,但也有不少支持“基地”组织,还有一些同情“伊斯兰国”或与其结盟。

而本文开头提到的爆炸恐袭事件可能表明仍在阿国境内兴风作浪的恐怖主义组织已与阿富汗塔利班分歧扩大、矛盾加剧,至少说明再度执政的阿塔难以完全约束或控制这些恐怖组织。在这种局势下,阿富汗能够消弭国内战祸、实现和平稳定吗?(未完待续)

“阿富汗风云”系列连载首发于“财新mini”,这是财新传媒近期推出的小而美的泛文化阅读精品,由众多有智识、有才华的专栏作家和财新记者供稿。内容涵盖人文、热门话题、读书、艺术、体坛、饮食、故事、人物、心理、朗读等等。来mini频道-财新网阅读更多精品内容吧!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财新传媒】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众大事件:泰安:因泰山“异动”引发的那些历史大事件,是巧合?还是必然?

泰山,被誉为“天下第一名山”,自古就有神山、圣山的美誉!它不但雄伟壮丽,拔地通天,自然风光如画,帝王累次到此封禅祭祀更是将它推崇到无以复加的地位,每逢国家发生王朝更替、天灾、战乱、立储或皇室病殃等变故,必亲至或派遣重臣前来封禅、祭祀,祈求上天护佑王朝永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可以说,在中国历史发展的进程中,泰山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决定性的作用。

泰安:因泰山“异动”引发的那些历史大事件,是巧合?还是必然?

泰山之所以受到古帝王如此的看重,源于古代先民对山神的崇拜,受限于当时对科技文明的认知,认为泰山地处东方,是发育万物之地,具有神奇的力量,于是“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帝王就假借神道利用泰山愚弄劳苦大众,他自诩为“天子”,在泰山顶向上天汇报他的文治武功,向大众苍生宣示他政权的合法性。因此,泰山上的一举一动都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着古帝王那敏感的神经。

泰安:因泰山“异动”引发的那些历史大事件,是巧合?还是必然?

《汉书·刘向传》中说:“祥多者,其国安,异众者,其国危。”意思是说祥瑞多了,国家就安定,灾凶多了,国家就危险。《岱史》中有“泰山气化攸先,其灾祥关系天下国家尤大也!”的记载,寓意泰山是阴阳变化最早的体现地,它所发生的灾凶吉祥等事件,是直接关系到天下苍生、国家兴衰的大事,只要是泰山有灾祥之事,必将影响到朝政。因此,泰山的变化也成为了影响古帝王决断的主要因素。

泰安:因泰山“异动”引发的那些历史大事件,是巧合?还是必然?

宋真宗封禅泰山前,红门宫西侧的垂刀山上突显“降天书”,泰山南麓有醴泉涌现,这些祥瑞的出现,让宋真宗坚定了封禅泰山的决心,虽然他自己知道这是自我导演的一场闹剧,但也应了“祥多者,其国安”的说法,为了王朝永祚,真宗不顾天下人的嘲笑,最终封禅泰山,分封诸神,将泰山神加封为“天齐仁圣帝”,将泰山玉女石像加封为“天仙玉女碧霞元君”,也直接断绝了后世帝王的泰山封禅之路。

泰安:因泰山“异动”引发的那些历史大事件,是巧合?还是必然?

而泰山灾凶的发生则让帝王往往谈之色变,生怕有大事发生,不利于他们的统治,但往往怕什么来什么,世上就怕“巧合”二字!

东汉昭帝元凤三年正月,泰山上突然有大石竖起,高达四、五米,并且有数千只白鸟在大石旁边飞舞聚集。已枯死的柳树又重新发芽,虫子啃食柳叶后形成“公孙病已立”的字迹。符节令(皇帝的秘书)眭弘认为民间必有人成为天子。此言一出,汉昭帝为之大怒,以妖言惑众之名斩杀了眭弘。但是,三年后,被囚禁民间的皇孙刘病己被权臣霍光迎回宫中成为皇帝,世人称其为汉宣帝。

泰安:因泰山“异动”引发的那些历史大事件,是巧合?还是必然?

汉成帝河平元年,泰山桑谷内有老鹰将它们的鸟巢烧毁后坠地,鸟巢内有三只老鹰被烧死。《易传》中说,“人主暴虐,鸟焚其巢”。当时汉成帝刘骜荒淫无道,专宠赵氏姐妹(飞燕、合德),不思朝政,造成外戚专权,埋下了王莽篡权的种子,终于造成易姓之祸。晋武帝泰始四年,泰山崩裂,飞石落下有三里多地。最后的结果是晋怀帝与晋愍帝都当了后汉的俘虏,受尽凌辱后被杀。

泰安:因泰山“异动”引发的那些历史大事件,是巧合?还是必然?

至明朝成化时期,泰山又发生了一件大事,竟直接导致“惊动国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明成化二十一年春二月、三月,泰山屡次发生地震,当消息传到皇宫,给了当时的皇帝宪宗朱见深当头一棒,让他顿时感到非常恐惧。连忙让人占卜,说是“泰山震,应在东宫”。据泰山专家王传明、周郢先生合著的《明代宫廷斗争与泰山之关系》中所说,泰山地震的发生让宪宗再也不敢提易储之事,从而让朱佑樘最终顺利登基,成为明孝宗,创造了“弘治中兴”的盛世,增续了大明王朝数十年国运。

泰安:因泰山“异动”引发的那些历史大事件,是巧合?还是必然?

可见,虽然封建统治者借用泰山来加固其统治,但是反过来,泰山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封建王朝的气运。自然变化,非人力所能为,其实,真正起作用的并不是泰山,而是帝王自身,如果他们时时以民为本,体恤民间之苦,励精图治,不昏庸无道、声色犬马,就不会得到惩戒,甚至覆灭。“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概莫能外!如果真正懂得了这个道理,古帝王还能为泰山的变动而谈之色变吗?

泰安:因泰山“异动”引发的那些历史大事件,是巧合?还是必然?

喜欢这篇文章,就动动你发财的小手,加个关注点个赞,转发出去留个言!期待分享你的建议和观点!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上一篇:众大事件:上海开展社会面清零攻坚九大行动、《新时代的中国青年》白皮书发布丨一周舆情热点回顾(4.16-4.22)
下一篇:众大事件:中国傲视全球的30项高科技(近几年精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